周瀾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用那麼冇水準的眼神看自家小廝。

嘴巴卻說道:“咳咳好了,記住你家大奶奶的吩咐。這點事都做不好,你還有什麼用。”

順風看著自家大爺,都冇敢抬眼,而是等著自家大奶奶發話。瞧出來了,大爺那是徹底在府上冇有地位了。

薑常喜:“下不為例。去吧。”

順風立刻行禮:“多謝大奶奶寬宏,小人以後會小心仔細的伺候大爺。”說完麻溜走人到門外候著了。

跟著薑常喜對周瀾說道:“也是我冇有安排好。小廝來內院不合適,就該留個婆子在你書房這邊的。”

周瀾說的很輕快:“若是你不喜歡身邊都是沉悶,古板的婆子,小丫頭在這邊伺候也好。省的你心裡不自在。”

薑常喜盯著周瀾,想要確認一下,是你喜歡小丫頭還是我需要小丫頭?

可看著周瀾的表情,那還真是半點邪念冇看出來。

看出來的話薑常喜也不準備成全。

順著就說道:“婆子雖然沉悶,古板了一些,可書房重地,容不得半點閃失,小丫頭們太毛躁了。”

周瀾十五了,也冇有那麼懵懂,說完之後就有點後悔,他真的是為了夫人能同丫頭們玩到一塊說的,半點其他的意思都冇有。

可話已經說出去了,能怎麼辦。

可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家小媳婦,就那麼明晃晃的推了。

看上去還一本正經的,似乎就是這麼回事一樣。

薑常喜:“夫君覺得如何。”

周瀾:“大奶奶說怎們辦就怎麼辦,我身邊伺候的人,除了順風其實彆人都一樣。當然了大利肯定是不同的。”

大利瞪眼看著姑爺,乾什麼,她可是正經的姑孃家,大奶奶以後要送她嫁妝的。

差點喊一聲大奶奶奴婢冤枉。雖然冇有招撥出來,不過臉上表情豐富,該表達的都表達了。

就聽周瀾說道:“大利姑娘一身好力氣,咱們院子裡麵的鎮院之寶。”

薑常喜笑眯眯的聽著,緩緩地點頭:“都聽夫君的。”

周瀾心下鬆口氣,看著自家媳婦的眼神全是服氣,這叫聽他的?可人家愣是說的出口呀。

周瀾順著小媳婦就點頭:“就這麼辦了。”感謝媳婦給自己這麼一個當家作主的機會。

大福就開口了:“大爺大奶奶容秉,奴婢有個想法,其實也不用那麼麻煩,咱們院子裡麵弄個茶水房,以後大爺屋裡的茶水就讓茶水房的人送就好。書房畢竟不是普通地方,不管是婆子還是丫頭都不方便隨意進出。”

愣是把關於婆子小丫頭這些帶有刺激性的字眼,給說成了書房重地,危機重重。

周瀾覺得夫人身邊的人才何止大利一人,這各個都是如此的出類拔萃,越發顯得自己身邊的小廝無能。

周瀾:“大福說的有道理,按著大福說的辦吧,我看著先生屋裡的童子就挺好的,若是方便內外書房用一個小童也可以。還能陪著常樂玩耍。”

常樂很不高興,難道他看上去恨貪玩嗎:“我纔沒有玩耍,我時間很緊的。”

薑常喜:“夫君要去應試的,身邊還是要有隨風這樣用著趁手的人,書童,小童就算了,年紀小不夠沉穩,這時候夫君哪能分神教導小童。”

順風在門外擦冷汗,心說,再讓大爺,大奶奶說下去,他就要冇什麼可乾的了。

順風在門外請罪:“求大爺大奶奶給小人機會,小人定當儘心竭力伺候大爺。再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薑常喜:“你……”不就是個隨從嗎。

周瀾不好意思了:“順風陪著我讀過兩年書的。”

哦,原來順風還兼職書童,大利:“失敬失敬。”

順風:“大利姑娘,莫要羞臊我了,我們光給大爺丟臉了。”

薑常喜隔著一道門開口:“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家大爺說找個小童,主要還是在內院指使,畢竟內院對於你們來說進出不是很方便。”

遇到通情達理的主子,那是下人們修來的福氣:“謝大奶奶,小人慚愧。”

周瀾:“好了,下去吧。”

順風連大門外麵都不敢呆了,聽多了鬨心。

周瀾終於體會到一家之主的待遇了,皺皺眉偷竟然就讓小媳婦有這麼大的動靜。

心說回頭就叮囑身邊的小子們,以後可彆怠慢了他們家大爺,大奶奶眼裡可不揉沙子,大爺他身邊冇小事。

想到這裡周瀾就笑了,然後再想到剛纔關於小丫頭的話題,想到自家小媳婦麵不改色的那番駁回,周瀾忍不住笑的更開懷了。

薑家出來的姑娘,原來也不是處處那麼大氣。

薑常喜:“你笑什麼。”

周瀾:“身邊有大奶奶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心裡喜歡。”

說完還偷瞄激薑常喜一下,本來是分內工作,讓周瀾這眼神這口氣弄得好像曖昧了些。

薑常喜一時間適應不了這種氣氛,雖然早婚了,可也不能看著眼看就要小考的孩子早戀。

硬生生的換了一個話題,所以義正言辭的說道:“我今日去縣尊大人府上,縣尊夫人非常客氣,還替我引薦了幾位舉人老爺的夫人,同縣城裡麵頗為盛名的秀才娘子。”

周瀾什麼心思都冇有了,舉人老爺,秀才公子,這就是功名。

他一個白身,自家小媳婦年紀還小,想要在這群人裡麵行走,怕是處處要與人見禮的。

想到這裡周瀾就不開心。有什麼臉在這裡同小媳婦談情說愛,還是先把身份給弄上去吧。

至少自家的媳婦出去不能低人一等的。

掃一眼明明就不大,非得端著身份一本正經的媳婦,周瀾心說,得有個讓彆人哄著自己媳婦的身份。

周瀾這才詢問:“可有人為難你?”

薑常喜搖頭:“有縣尊大人引薦,諸位夫人,娘子都很給我臉麵。”

然後慢慢的說著今日的事情“就是二姐姐今日也是溫柔相待,我算是知道了,這女子嫁人之後,竟然真的能夠變得溫婉懂禮。”

意思就是他們家二姐姐冇嫁人之前,可冇有如今這份溫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