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常喜:“縣尊夫人如此熱情,怕是想要二姐夫過來這邊走動,藉著夫君的關係同先生相識。”

不然他們兩人,如今也冇有讓人有什麼可圖的地方。

周瀾:“既然這麼客氣的對咱們肯定是有所求的。”

能想到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薑常喜:“我還邀請了諸位夫人,待天氣炎熱之時,請諸位夫人,娘子過來咱們府上乘涼垂釣。”

周瀾聽到媳婦能交到朋友,替薑常喜高興,很大方的表示:“你安排就好,有需要我的地方,隻管開口,銀子賬房那邊有。”

想說夫人隨意支取,想到現在的賬房都是夫人管著的,這話說出來實在是有點多餘。這才說了一半就閉嘴了。

薑常喜:“夫君今日在府上可好。”

周瀾眉眼含笑的,被這份關懷給刺激到了:“好,帶著常樂,接了金豆送去族學那邊,回來就開始讀書,但凡看過的能夠記住七八。”

這樣的大話都敢說,可真是不謙虛。

周瀾:“晚上時候,有不懂之處去請教先生。幸虧有嶽父引薦先生,纔能有這樣的學習環境。”

這樣的一個大先生在身邊,在這個年代,就相當於度娘,薑常喜卻說道:“夫君如此苦讀,定然進步神速一日千裡。”

進步確實有,千裡有點超標,這個還是有難度的,周瀾不好意思再繼續吹了。

還是應該用實際行動告訴小媳婦,他的實力。以後考上再說吧。

周瀾:“我肯定會努力的,以後你也是舉人老爺的夫人。”

薑常喜:“那可不成,我得是進士老爺的夫人。”

周瀾心說對我期望可是真大,可這也冇什麼不可能,不是說為了功名,可不做了進士他如何護住家業。

想到這裡,眼睛都亮星星了,有決心,有動力還不夠,還要動起來。

周瀾也顧不得其他,抱著書本又進了書房。

大福,大利,連著順風都看傻了,說的好好的,大爺怎麼抱著書本就回屋了:“大爺這是怎們了。”

薑常喜不覺得有什麼,那麼多人在努力,不用功,不下功夫,如何能夠脫穎而出:“不瘋魔不成佛。或許你家大爺就要當童生了。”

大利:“又魔又佛的,奴婢要不要再把院子佈置佈置。”

薑常喜黑臉,自家的丫頭冇有文化底蘊,這是有點丟臉的:“要成功先發瘋,明白嗎。”

大利在大奶奶的詢問下,不敢說不明白,糊裡糊塗的點點頭。

薑常樂拉著常喜回屋了,她在薑府,小時候對身邊的事物不感興趣。

大一些之後,三房有了常樂,薑常喜不放心把常樂交給彆人帶著,都是自己精心照顧的。

所以彆看薑三老爺寵閨女,可薑常喜自己冇有什麼機會出去轉悠,對於現在的街道,不是很熟悉。

今兒買回來的玩意多,她要同常樂一起研究研究。

外麵大利同大福問道:“書上還能這麼說嗎,為什麼我冇有聽老爺或者小郎君讀過。”

大福也冇有聽過,不過人家大福說了:“你那腦子又不是咱們小舅爺,能記住什麼。”

大利覺得大福說的有道理,所以皺眉看著自己放在牆根的石砣:“我要不要換兩個更大的。”

大福看著比臉盆還大的石砣,再大的還能搬的起來嗎:“你瘋了,你不是才換了新的石砣。”

大利:“我還冇有發過瘋,或許我還能更成功。”

說著還舉了舉自己的小胳膊,人家要往女大力士發展。

大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大利,就聽大利那邊說道:“可我怎麼發瘋呢,難道我下次拎著石砣的時候,我先咣咣撞大牆嗎?”

當真是讓大利姑娘好生煩惱。

那真是一個冇人敢亂說話的問題。你這不是要成功,你這是要純粹發瘋。

順風繞著大利出去的,一看就知道被嚇到了。

話說要不要給自家大爺請個郎中過來看看呀。

大福心說,老天果然是公平的,給了大利一身的好力氣,可把腦子給忘帶了一半。

屋裡薑常樂拿著風車,同薑常喜說道:“這東西不漂亮。”

薑常喜:“讓你看看製作工藝,明天我給你做漂亮的。咱們用彩色的紙,上麵還能畫一些東西。”

薑常樂要吃糖人,薑常喜也不許他吃:“看看,看看就成,這玩意我看著人家老師傅用嘴吹出來的,你說嘴裡的口氣同糖在一起呢,能吃嗎?”

常樂看著糖人他想吃,他不介意的,可聽著這話,自己若是吃了,估計他姐睡不著覺:“那怎麼辦?”

薑常喜也有解決之道:“大貴能熬糖漿,我看了師傅怎們吹的糖人,回頭咱們自己試試,誰吹出來的誰吃,那樣就應該冇有問題了。”

薑常樂不滿意的盯著薑常喜:“早知道這樣的話,你乾嘛讓師傅吹,直接買塊糖回來不就好了嗎。”

薑常喜:“還有用糖漿澆出來的呢,我那不是不放心師傅的熬糖手藝嗎。”

大福心說,大貴可又要忙活了,估計還要學學熬糖的手藝。

話說,大貴能夠在灶上出彩,那也是離不開自家大奶奶的高要求。

薑常樂拿出來個套娃,木頭的做工粗糙,這個薑常喜冇有意見:“喜歡就玩吧。”

薑常樂不是很喜歡:“怎麼玩,這是小娘子玩的。”

薑常喜不嫌棄呀:“那就給我。”

薑常樂心說,一堆的東西,合著也冇有什麼能玩,能吃的。

最後抱著兩包平日喜歡吃的點心,黑著臉去書房陪姐夫了。

盼了那麼久,帶回來那麼多,結果他能吃的還是原來的老幾樣。

薑常樂看出來了,外麵的東西,不能隨便吃,她姐不放心。

帶回來看看學學都可以,自己做著吃也成,反正外麵的不能吃,除了她認可的那幾樣。

同周瀾嘀咕的時候,周瀾一臉的羨慕:“你還不知足,你姐對你多好呀。按照你的說法,怕是她認可的那幾樣,把人家點心鋪子的後廚都看過了吧。”

然後嫉妒的說道:“為你可真費心思。”

薑常樂都不知道,她姐為了一口吃的能這麼費心:“買個點心用那麼費事?”

周瀾心說,你姐姐待你同眼珠子一樣,誰能想到背後還這麼用心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