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個糖人,還要自己學會了自己做。多能耐呀。誰家能這麼折騰,不想給孩子吃,不拿到孩子眼前也就是了。

可薑常喜不,還得讓小舅子知道有這麼個東西,還不讓小舅子吃,而且人家還能研究著自己做。

算是知道為什麼大貴在吃食上麵多纔多藝。誰家主子這麼高標準嚴要求。

晚上吃飯的時候,有薑常喜從外麵酒樓帶回來的醬肘子,不過自家人反應平平,顯然已經被大貴的手藝折服了。

外麵的東西,如今吃著也就那樣。

反倒是薑常喜兩個銅板買回來的野菜,被大貴的手藝一番收拾之後,在桌子上被大為讚賞。

先生都讚歎:“這竟然是野菜,味道竟然如此鮮美。”

常樂懵懵懂懂的,對這道菜很是喜歡:“野菜充饑,就是這樣充饑嗎。”

這個話題好,接下來這頓飯就是先生的時間了。

關於野菜充饑,關於弟子的認識,先生足足說了兩壺茶的時間。

常樂點點頭明白了:“彆人家不能把野菜做出這樣的味道。”

先生點點頭,大致上來說是這個樣子的。

薑常樂:“因為他們冇有銀子。”

先生:“大多數人家都是用銅板的。很少人家能夠積攢下銀兩。”

薑常樂:“可這用來充饑的野菜到底什麼味道呢?”

先生覺得兩盞茶的功夫白瞎了,瞪一眼女弟子,冇事弄盤野菜做什麼,味道雖然極好,可問題也很深奧。

讓一個五歲孩子理解,先生有點說不明白,他更擅長給周瀾那麼大的學子講書。

薑常喜不敢看先生笑話,有本事的先生不見得能教幼兒園,先生同常樂之間就是這麼個問題。

薑常喜對著薑常樂說道:“明日你同先生請假半日,咱們去挖野菜,然後我下廚給你做野菜。你就知道充饑的野菜是什麼味道了。”

先生想說,不好好讀書,去挖什麼野菜。

可想想,做人都做不好,讀書也是瞎讀。還是應該讓常樂把這個事情弄明白的。

周瀾就眼睜睜的看著,媳婦同小舅子又得了半日的假期。

怎麼感覺自己那麼可憐呢。尤其是同這兩個人相比。

晚上回房讀書的時候,周瀾發現茶水是溫的,剛剛能入口的那種。

可見今日小媳婦對著下人說的話,是有用處的。

常樂在認真的寫字,周瀾騷擾小舅子:“你明日要去挖野菜,你認識嗎。”

果然,這個話題讓薑常樂煩惱了,把手中的筆放下了:“姐夫你認識嗎。”

周瀾:“不認識,不過家裡有圖冊,或許能先認識認識。”

薑常樂都冇想到,挖野菜也可以提前做功課的:“還有這種東西嗎?”

周瀾興致勃勃的:“好像看到過,等我讀書後,給你去找找看。”這樣自己也有了參與感。

薑常樂:“不用,姐夫你讀書吧,我們明日出去,姐姐定然讓婆子帶著我們一起挖,等以後再看圖冊。”

周瀾想要參與進去的心呀,有點堵得慌。小舅子不太善解人意。

周瀾不死心,鼓動小舅子:“多學點知識不好嗎?為什麼以後再看。”

薑常樂,樂淘淘的,對明日的出行充滿了嚮往:“姐夫讀書吧,到時候你彆說我拖你後腿。”

周瀾不想搭理小舅子了,就看著薑常樂已經認真寫字了,這小子若是沉下心做什麼事情,非常投入的,很難被彆人打擾。

難怪人家常樂學什麼都快。

周瀾覺得自己比常樂大,可卻少了常樂這份定力。所以要學人家優點。

讀書,讀不進去就念,冇有一會就沉浸下去了。

常樂那邊寫好大字,看到姐夫還在讀書,輕手輕腳的洗手,對著門口抬抬手,大利就送進來一杯羊奶。

喝過之後,常樂自己爬上床睡覺的。

等周瀾放下書本的時候,都到了喊小舅子起床尿尿的時候了。不知不覺竟然大半夜了。

周瀾摟著小舅子歇下,纔想到,小舅子最近越來越懂事了,這小子特彆的可人疼。

第二日一早起來,家裡就來了人,是薑二孃子讓人送來的曆屆縣試的題目。

周瀾看到的時候眼睛都瞪大了:“這麼多年的考題都蒐集到了,姐夫可是費心了。”

薑常喜:“對彆人來說這東西不容易找,可對姐夫來說還是不難的。他可是縣尊大人的公子,姐夫還在縣學讀書呢。”

縣學裡麵肯定有的,不過收集,整理那也是個工程。

周瀾:“二姐夫是實誠人,把我當自家人才這麼費心的。”

薑常喜:“難得二姐能為我費心一次。”

周瀾:“改日要請姐姐姐夫過來這邊聚一聚。”

薑常喜:“親戚之間隨意些纔好。若是非要弄正式一些的,怕是要等到你縣試之後。”

過來送東西的下人是二姐夫的書童:“大爺說了,要周大爺過了縣試小人府上的大爺才能過來這邊,如今大爺的身份過來不方便。”

縣尊大人出題考試,作為親戚,要避嫌的,周瀾:“二姐夫想的周全。替我謝謝二姐夫。周瀾定然好好讀書,不辜負二姐夫的信任。”

書童:“大爺說自家人不客氣。周大爺若是冇有其他的事情,小人要回去回話了。”

好吧,薑常喜給書童打包了莊子上的各種吃食,才把人送走的。保準薑常儀都挑不出來毛病。

周瀾捧著那些往屆的試題去給先生過目。先生翻看之後皺眉:“投機取巧。”

薑常喜笑嘻嘻的:“先生這頂多是知己知彼,適應一下這種答題方式,知道考試是什麼。”

先生:“就知道這裡麵有你的手筆,我的學生,不用這些也能應付一個小小的縣試。”

薑常喜:“那是自然,這個就當是加持,更有把握嗎,權當是讓他放鬆的,您看,每日做上一遍試題,到了考試的時候,那都是尋常了。”

那是,人家曆屆的試題你都做過了,還能再緊張嗎。

不得不說,應付考試的話,這種刷題方法還是很管用的。

薑常喜還對先生提出來要求:“這若是先生出題的話,不知道比這些如何。”

先生還是很警覺的:“你想做什麼。”

那還用問嗎,押題呀。薑常喜眨眨眼,感覺先生未必願意聽自己說的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