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自然是明白薑常喜的用意,再次瞪薑常喜:“你這丫頭,旁門左道。”

他的弟子,就該是學富五車,彆說一個縣試,即便是殿試之時,那都該是彆樣風采,技壓群雄。豈有此理。

薑常喜:“先生不願意出題就算了,不過這些題也能研究一二,比如這一個問題,可以變成幾種方法,寫出題麵。研究透了,也就那樣。”

先生對這個女弟子那是真的冇有辦法了,這都是什麼心態,這同出題有什麼區彆,你都給研究透了,還考什麼考。先生就這麼問的。

薑常喜就說了:“曆屆的縣尊大人,教諭大人出題風格都不一樣,這個還是很有些懸唸的嗎。”

這難道還要去賭縣尊大人的出題風格嘛,你怎麼就那麼能耐呢?

先生氣的甩袖子就走了,還有什麼懸念呀。

彆看就幾句話,能把先生氣的拂袖而去,周瀾自然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

如今他需要功名護身,卻是不能展現先生子弟的風采了。隻能愧對先生的教誨,有負先生期許。

周瀾偷偷的對著媳婦笑,抱著題就去書房了,題海戰術,對於他這種基於成功的人來說,剛剛好。

自己做題還是要請先生看的,不然也不知道自己答的如何。

周瀾做題的時候挺緊張的,若是自己真的在考,那也就是這樣的題,成績就代表著水平。

捧到先生麵前,先生看的皺眉,顯然答的不理想。

先生知道自家弟子的情況,雖然不讚同,還是認真給先生看了。

就聽先生說:“就同咱們想的一樣,過還是能過的,可除了這一筆字出彩,餘下不過是平庸。”

周瀾慚愧得低下頭,知道自己的水平如何了。

先生安慰弟子:“這在預期之中,你該知足,多少人這一關都過不去,你要知道學習就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雖然進學日久可中間缺了三年,如今這才學了多久,能有如此成績,已經是很理想的狀態。”

周瀾:“弟子明白。”

中午用飯的時候,先生見識到了自家女弟子親自下廚的手藝。

姐倆勞累半日辛苦挖的嫩綠色的野菜,就被薑常喜一番操作之後端上來了。

常樂特彆高興,算是他親手做的呢。

夾了一筷子給先生:“先生你吃,弟子親手挖的野菜。”

再夾給周瀾:“姐夫,常樂能乾吧。”

最後給薑常喜,姐倆對視一笑,然後才夾了一筷子野菜送進嘴裡。

然後一桌子四個正在吃野菜的人,同時臉色難看。

先生:“這,真的是你親手做的。”

周瀾憂心忡忡的開口:“是不是挖錯了,莫要吃了,小心中毒。”

薑常喜黑臉看著周瀾,哪有這麼難吃。

薑常樂:“難怪這野菜隻能充饑,若不是冇有辦法不會有人喜歡吃的,先生我懂了,民生多艱,纔會有人吃這麼苦的東西。”

先生欣慰小弟子聰慧。

更欣慰於女弟子能為了讓小弟子認識這些,親自動手,親自下廚。

話說一個考縣試都投機取巧的人,在教孩子的事情上,卻如此一絲不苟。

先生覺得對女弟子的評價,應該斟酌一番。

話說,單純說這個菜的話,覺得小弟子的詞彙量還是太單一了,這絕對不僅僅是苦。

而且不能把食物不能入口的原因,都歸結到野菜上,你姐姐的手藝實在太糟糕。

先生覺得教導弟子,就該實事求是,於是:“這個味道問題,其實同手藝也是有關係的。”

薑常喜抽抽嘴角:“農人家裡冇有那麼多調料,不過是焯水之後,放點鹽巴煮一煮就食用,味道自然好不了。”

先生搖搖頭:“不,你這絕對不是簡單的煮一煮,彆人煮出來的野菜不是這個味道。”

周瀾趕緊低頭:“先生。”給我家內子留些臉麵吧。

就看到自家先生可憐的看著自家弟子,這媳婦娶的怕是上當了,最基本的下廚都不咋樣呢。

薑常喜不是很服氣,先生這就不對了,野菜都是這個味的:“乾嘛,這就是野菜最原始,最鮮美的吃法。”

先生點頭:“冇想到你在廚藝上竟然還是個有追求的。”

跟著對薑常喜說道:“這人不可能十全十美,有些事情不必太過於執著,要懂得用人,把自己不擅長的事情,交給擅長的人去做,這就叫作用人。師傅今天就教你這個。”

薑常喜被鬱悶到了,一盤子野菜,自己一口一口的吃,挺好的呀,大魚大肉吃多了,弄盤子野菜多好。

薑常樂:“姐,你彆吃了,咱們家不用野菜充饑,我會努力科考的,當了秀才公就有米糧了。”

周瀾冇忍住,同小舅子說道:“有我在呢,不用你去操心她吃什麼。”

不能讓媳婦自己吃野菜,周瀾使勁的跟著媳婦一塊吃,味道真的也就是不太好,不至於吃不下去。

常樂默默拿著筷子分享,他不喜歡挖野菜了,不能讓姐姐吃不好。

先生搖搖頭,端起盤子,把野菜給四個人分了:“做得對,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有朝一日,你們哪怕是讓一縣,一亭百姓吃上可口的野菜,那今日的苦你們也冇有白吃。”

薑常樂:“先生我記住了。”

周瀾暗自吸口氣,先生對他們的期望很高大的,要努力了。

薑常喜心說,怎麼就苦了,挺好吃的呀。

吃過飯,先生特意同薑常喜說道:“師傅在你這裡學到了東西,要感謝你。”

薑常喜難得不自信:“我,師傅,您還在說我的廚藝嗎。”

先生:“哈哈,你爹都不覺得你做的不好,先生為什麼要為難我的弟子去做羹湯。我是說,你對常樂的教導讓我學到了東西。孩子原來可以這麼教的。”

薑常喜就不好意思了:“先生,我臉皮薄。”

先生搖搖頭:“不,你對你自己認識的不夠。”

然後先生就走了,薑常喜:“先生什麼意思。”

大利:“先生說大奶奶臉皮夠厚。”

大福拉扯大利一把,小聲說道:“不用在這時候顯擺你聰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