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常喜略微羞澀的說道:“聽這些舉人老爺的夫人們說的八卦。不過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反正都聽了嗎。”

人家那是當閒話說的,誰能知道還有你這般的人,把閒話整理出來呀。

不知道這些舉人老爺的夫人們聽到這話,會不會後悔同你一塊玩。

先生再次後悔自己半輩子冇有個內眷,從來不知道,原來內眷竟然是這麼用的。

周瀾:“當真是了不起,我就冇有這份本事。夫人心細如髮。”

薑常喜:“我讀書就不成,冇有你們記性好,也冇有這份耐心。夫君才思敏捷。”

聽著兩個弟子互相奉承,先生莫名覺得自己有點多餘。

薑常喜:“對了,夫君寫過的試題,我試著給幾位舉人老爺的夫人拿回家請諸位舉人老爺門看過。”

周瀾:“什麼時候的事情。我竟然不知?”

薑常喜偷偷看一眼先生:“在先生那邊拿的。”

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先生都不知道,自己手底下的東西,這女弟子就這麼操作一圈了,自己才知道。

薑常喜討好的看看先生:“評價還是很不錯的,真的。”

先生對此沉默不語,看的出來,不是多讚成。

薑常喜立刻解釋:“您看,咱們好咱們自己知道,外人不知道呀。稍微刷一下名望也是可以的,至少萬一有人被暗箱操作什麼的,也不至於選到咱們頭上對不對。”

先生:“胡鬨,你當科舉是什麼,那是為國選材,哪來的暗箱操作。”

薑常喜心說,自古以來科舉舞弊出的少嗎,我不過是未雨綢繆。

周瀾都說:“不可如此說話。”傳出去那是要惹禍的。

先生一早就說,自家這個女弟子有急智,可就是喜歡走小道,投機取巧。

早就想掰掰這個性子。這次機會就剛剛好,所以,足足半個時辰,先生口都乾了,還在教訓薑常喜呢。

薑常喜真的怕了先生,以後小聰明,還是少用,自以為是更是要不得。

周瀾覺得先生說的嚴重了:“先生,是弟子的錯。”

薑常喜不能讓周瀾為自己背鍋:“你一個讀書的,哪來的錯。我做了什麼你都不知道。”

周瀾:“誰說讀書就能不聞窗外事,齊家治國平天下,我雖然冇有什麼太大的誌向,可‘齊家’那也是我為人夫君的本分。先生,內人是為了我,您批評我吧。”

薑常喜明白了,夫君在檢討,他冇有管好家,特指自己這個內眷。

怪悲哀的,夫妻之間,自己是需要被管理的那個。

先生:“好了,我那是為了批評誰嗎,我那是為了讓她長教訓。”

薑常喜:“先生我知道錯了,我不敢再投機取巧。”

先生:“也不能說你全錯了,隻是要記住,禍從口出,以後不管是什麼場合,都當謹言慎行。你們是夫妻,當有所商量。不可獨斷專行。”

後麵這四個字最嚴重。就是敲打薑常喜的。

先生打發了周瀾:“好了,你也彆在這裡了,去讀書吧,還有半月就下場了,還休息什麼休息。”

周瀾去讀書了,對先生留下薑常喜,那是很擔心的。

師徒二人的時候,先生問薑常喜:“知道錯了嗎。”

薑常喜:“知道了,慎言慎行,還有,不能替他做決定。”

先生表示欣慰,還挺通透,知道他操心的是什麼:“無論是什麼關係,都講究個相處之道,夫妻也該是如此。你的為了他好,該是他覺得好纔是好。明白嗎。”

薑常喜對著先生行禮,讓先生操心了呢:“謝先生教誨。”

先生:“我這半生,就收了你們三個弟子,我是希望你們一直都能好好的。”

薑常喜想說,就是不能好好的,這年頭也不講究休夫的,您何必這麼傷感。弄得我都不好受了。

這次真的長教訓了。

至於說休妻,薑常喜想,自己應該不至於給周瀾這個機會。

當然了世事無絕對,誰知道會不會有一天自己腦子也被驢踢了。

薑常喜:“先生我真的知道錯了。”

先生:“嗯,既然知道錯了,那就把孝經抄寫十遍。”

薑常喜眼睛都瞪大了,伸出一根手指頭:“一遍是吧,師傅。”

老先生比薑常喜眼睛瞪的還大,還要驚奇:“老夫也是在書院教過書的,入室弟子雖然隻有你們三人,可書院弟子無數,頭一次碰到有你這樣同先生討價還價的,豈有此理,一遍都不能少。”

先生的隨和原來隻是在生活上,在做學問,在做老師這個問題上,那是半點不打折扣的。

薑常喜不敢再說了,可十遍呀,從小到大,還冇有被這麼重罰過呢。

她隻讀書,不解其意,親爹都是誇她的。

她同常樂一起學習,冇有常樂學的好,一直都是墊底的,他爹更是冇有說過什麼,可以說,罰都冇有被罰過。

在外她爹薑三老爺,還要說閨女學問好呢。

薑常喜耷拉著嘴角:“先生我這也是頭一次。”

先生:“莫要再說了,冇得商量。”

可薑常喜覺得有門,冇看到先生口氣都軟了嗎。

可憐巴巴的看著先生,先生扭頭就走了,還拿著薑常喜給他做的釣具。

配套相當完善的釣具,先生愛不釋手,偶爾帶著薑常樂的小課堂都是在河邊的,師徒二人都很鐘愛這樣的環境。

周瀾如今做試題已經得心應手了,自己都同先生說,若是今年的試題,同往年難度相等,自己應該還是有把握的。

先生對著弟子久甩出來四個字:“莫要驕傲。”

周瀾這麼自誇,為的是讓先生高興,鋪墊好後為了周大奶奶講清:“先生,內人知道錯了。”

先生掃一眼弟子:“做完了題,就回去看看常樂寫字,休要說情。”

先生還委屈呢,我一個教學問的先生,還要操心你們夫妻相處,都過界了,我容易嗎?

周瀾拿著先生給出的題,回了內院。看著薑常喜的臉色還是很不錯的。

晚膳都是先生喜歡的,竟然還有清酒,可見還是想要討好先生的。

不過自家的膳食雷打不動都有據說補腦的玩意。可能是常喜覺得他們家讀書人多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