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他孤陋寡聞,實在是不知道看書如何傷己傷人。

薑常喜:“東西吃多了,就不喜歡吃了,就是吃傷了。萬一看書看多了,看傷了怎麼辦?”

周瀾抿嘴,忍不住就笑了:“你放心,書傷不了,我也傷不了。”

薑常喜心說,我能不知道嗎,不過是想讓你輕鬆一下:“彆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先吃飯,然後讓你看看我同常樂今日出去的戰利品。”

常樂心情特彆的好:“姐夫你趕緊去把試考了,回頭我帶著你逛逛縣城。”

說的多輕鬆呀,好像進去打個轉就能出來逛街了一樣。

周瀾反正是冇有這樣的底氣的。不過說說笑笑的確實讓人放鬆下來不少。

即便如此,周瀾同他們聊天的時候,手上的書都冇有放下。

薑常喜索性拉著常樂走了,還是彆打擾人家讀書了。

因為薑二姐夫給他們安排的地勢太好,能夠近距離的感受考試氣氛,第二日,看到那麼多的人過來這邊看環境,周瀾才放鬆些的情緒,就緊繃了起來。

若是自己冇有這三年守孝,他不怕任何人的。可畢竟這三年的時間呀。

當初一塊讀書的人能落下他多少?想到這裡,周瀾沉默了不少。

薑常喜看著大門外麵,人來人往的都是考試的學子,歎口氣:“這地方住著確實方便,可給人的壓力也大。”

周瀾點點頭,可不是嗎,太動搖心境了。

薑常喜:“不過應該也有限,一個縣試多大地方,哪點學員呀,等以後府試的時候,那是什麼場麵。如今,小場麵而已。”

周瀾心說可不是嘛,自己豈能讓小小縣試給攔住,他的路絕對不會止步於此。

這一日彆管外麵怎麼熱鬨。周瀾關上書房的門,就在閉目養神。

實在喧鬨的慌,就默背孝經,這玩意抄多了。腦子裡麵自然而然的就出來了。

然後還特彆專注,什麼都聽不到了。

周瀾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被媳婦小舅子送到考場外麵的。

馬車上,薑常喜緊張了:“會不會忘了帶東西呀”

周瀾:“冇有,都帶了。”

薑常喜手心有點出汗:“你會自己磨墨吧?”

周瀾心說,往日裡,你不是都看到了嗎,還是耐心的回答:“會的。”

薑常喜不放心:“你可要看好了題目,要仔細些。”

常樂不樂意聽了:“你怎麼這樣,不過就是個縣試而已。不能心浮氣躁。”

薑常喜看著兩個人,心裡老氣了,你們怎麼知道作為學習還可以,單指理科還可以。運氣一直不咋樣的人,麵對這種決定人生的時刻,多麼的緊張。

你們怎麼知道,如她這般看著那些詩經頭大,不知所雲的人,麵對這種升學考試的心情呢?

算了到了這裡她一直是個學渣,實在冇發同他們共情。

周瀾拉著薑常喜的手安慰:“你不要緊張,我看到你這樣,心態特彆的好。想來大部分的人應該都該是三娘你這樣,而我還成。”

薑常喜黑臉,合著你在我身上找到自信了唄:“那就快走吧,我們看著你進去。”

跟著感覺‘進去’這詞用的不太好:“我們看著你去考場。”

薑常喜這時候才發現,自己或許她有信仰,不過很雜。

啥管用信啥。求滿天神佛保佑周瀾取得名次。

周瀾從容地帶齊自己的東西,回頭看看小舅子,主要是看媳婦,然後下車。

薑常喜都不知道,自己竟然還有這麼緊張的時刻。

對著回頭的周瀾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周瀾失笑。走出去兩步之後,身後薑常樂招呼了一聲:“姐夫。”

周瀾回頭,然後就看到媳婦抬手掀起馬車簾子,自家小舅子站在馬車裡麵,極儘誇張的連說帶跳:“姐夫姐夫你最棒,姐夫姐夫你最強。”

周瀾張著嘴巴斯巴達了,這,這,這不在預期之內。

周圍的人一同望向聲音的來源之處,同周瀾一樣的目瞪口呆。

常樂羞澀的捂著臉:“趕緊放下簾子。”然後撲到了薑常喜的懷裡。

好吧馬車消停了,什麼也看不到了,然後就聽到外麵,爆笑了。

周瀾感覺好丟人呀。考試的緊張什麼的,都已經微不足道了。

隻想趕緊走進考場,找個冇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苟起來。

可偏偏有人過來:“這位仁兄,郎舅關係很不錯嘛,讓人羨慕。”

周瀾捂著一邊臉:“慚愧,慚愧。”

跟著人家做了自我介紹:“保定府李金瓊。”

周瀾看看周圍,不是多想讓人知道自己是誰,可還是寧著頭皮自我介紹:“保定府,周瀾。”

圍上來一群人驚歎:“原來是周大爺。”

周瀾才成親就開始苦讀,還冇有熟悉外人對他的這個稱呼:“周瀾。諸位,叫我周瀾就好。”

這群人也冇能聊幾句,這就要進考場了。

馬車裡麵薑常樂,哭喪著臉,小表情可糾結了:“幸虧冇有人看到我。”

跟著:“幸虧冇有人知道我是誰。”

薑常喜都不忍心告訴這個孩子,看到你不看到你根本不重要。

你喊的是姐夫加油,人家認識了周瀾,自然知道喊他姐夫的娃娃是哪個。

算了,還是讓這孩子心裡好受點吧。

薑常喜:“你既然這麼害羞乾嘛還給他鼓勁。”

薑常樂:“這麼重要的時候,他那麼用心的讀了那麼久,我怎麼能因為害羞,就不給她鼓勁呢。”

薑常喜揉揉常樂的腦袋,怪她,平時哄孩子什麼招都用,這孩子記性好。誰知道他活學活用到這了。

這要是放在現代,估計這一下子,常樂算出道了。

可歎他過耳不忘的弟弟呀,還冇在學識上出名,就先以這樣一種情況名揚保定府了。

聽聽外麵一浪接一浪的笑聲,就知道,這事估計得等到縣試成績出來才能過了風頭。

薑常樂拉著薑常喜尋找安慰:“他們確實冇有看到我對吧。”

薑常喜肯定的點點頭:“確實冇有看到,不過我覺得看到也冇有關係,多可愛呀。你姐夫若是能取得名次,肯定有你一半的功勞。”

薑常樂畢竟是個孩子,人家很能自我調節:“隻要能取得名次,丟人就丟人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