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被廢太子,我苟不住了》精彩小說,是小說寫手十裡小莽夫所寫。精彩內容:...

“大武皇帝詔命,四皇子衛淩自宗正府囚禁以來,深有悔意,心繫國政,替父分憂,孝心可嘉,著既解除囚禁,加封武威親王,賞五珠親王府邸一座,入朝參讚機務,欽哉!”

大武皇朝帝都,宗正府內。

隨著太監尖利高亢的宣讀完聖旨,火紅色的宗正府大門緩緩打開。

緊接著,一位身材修長,筆挺精神的俊美少年,緩步踏出。

望著碧藍的天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三年了!

這是最黑暗的三年,也是臥薪嚐膽的三年。

原本穿越過來,他降臨在一位嫡出皇子的身上,可以享受錦衣玉食的躺平生活。

但好景不長!

隨著大武各方勢力爭鬥的白熱化,一頂意圖謀反的大帽子,被強行扣到了他的頭上。

接踵而至的災難,是皇後母親被宮中賜死,手握軍權的外祖父被抄家滅族。

遭到株連的文武大臣,男女老幼達五千餘人,釀成人人談之色變的大武甲申慘案。

他要不是大武皇帝的親骨肉,恐怕也已被送上了斷頭台。

最終,便宜皇帝老爹念及名聲和所謂的父子之情,把他扔進了宗正府,永遠囚禁。

三年來,他無時無刻不想著如何才能翻身,走出這地獄般的宗正府。

最終,他結合大武皇朝的實際問題,歸納總結曆代王朝的曆史知識,寫出了一篇萬字的治國策論,纔算改變了自己悲劇的命運。

但這就足夠了嗎?

那個大智若妖的皇帝老爹有多恐怖,他可是領教過的。

雖然從宗正府出來了,不過是從一個罪人變成了皇帝老爹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可即便如此,那也有了一絲希望!

一絲為母後家族翻盤的希望!

為甲申慘案沉冤昭雪的希望!

“衛淩,真冇想到,你這樣都能死魚翻身,費了不少心思吧?”

就在這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驟然響起。

衛淩回過神,隻見一輛華麗的馬車前,站著一位身穿黑色蟒袍的年輕人。

在身後一眾護衛和太監宮女的簇擁下,顯得是那麼趾高氣昂,盛氣淩人。

衛勳!

大武皇帝第三子,當今太子的心腹,圖雲郡王!

他是踩著甲申慘案的鮮血,纔有了現在的風光和地位。

可以說,這王八羔子是陷害自己的罪魁禍首之一。

打量著他,衛淩像在看一個死人。

“嗬嗬,不服氣?”

衛勳揹著手踏上階梯,來到衛淩的麵前站下,鄙夷地冷笑起來。

“你以為自己還是三年前那個如日中天的大武嫡子,未來儲君嗎?”

“告訴你,即便是父皇把你放出來了,你也不過是孤家寡人,砧板上的魚肉。”

“所以!”衛勳湊近到衛淩的耳邊,輕蔑地說道:“太子殿下讓我警告你,既然出來了,就最好老實點,否則下一次就不是進宗正府,而是去斷頭台和你那母親見麵了!”

看著衛勳一臉挑釁的樣子,衛淩漸漸虛眯起眼睛。

“你來就是為了說這個?”

“不!”衛勳冷笑著退了兩步,一臉輕蔑地說道:“你被父皇特赦,按禮製應該去皇宮拜謝,父皇特命我來接你。”

衛淩哦了一聲,直接推開衛勳,徑直走下階梯。

對於這種狗仗人勢的垃圾,他連寒暄都冇興趣。

看到衛淩如此無視自己,衛勳頓時臉色一沉。

“衛淩,告訴你一件喜事!”

剛走下階梯的衛淩,微微停下腳步,但卻並未回頭。

“明日便是我與洛家三小姐洛羽淑的成親之日。”

“如果我冇記錯,她好像與你早有婚約吧?”

說到這裡,衛勳忽然放肆的哈哈大笑起來。

“恨嗎,怒嗎,不甘心吧,那又怎麼樣?”

“如此絕色美人,太子殿下做媒,本皇子可是豔福不淺啊!”

“念在你我兄弟一場,本王也給你發張請帖,邀請你來參加成親之宴!”

聽完這話,衛淩頓時猶如五雷轟頂。

洛羽淑!

大武皇朝鎮南大將軍洛嘯天之女,從小與他青梅竹馬,早有婚約。

兩人也是情投意合,郎情妾意。

三年前那場變故,他們洛家也遭到了牽連。

現如今,這個未婚妻居然要嫁給陷害自己的仇人?

這,可能嗎?

就在這時,衛勳扔給衛淩一張紅色請柬,冷哼著爬上了前方的華麗馬車。

“衛淩,本王在神武門等你,你就自己步行過來吧。”

“如果敢抗旨,亦或是延誤了時辰,本王就參你一個怠慢父皇之罪,繼續滾回你的宗正府吧。”

說完,衛勳狂妄的哈哈大笑起來。

“我們走……”

“滾下來!”

突然回過神的衛淩,不帶絲毫感情的低喝。

以至於剛要鑽進馬車裡的衛勳,頓時眉頭一皺。

“你說什麼?”

“我讓你滾下來。”衛淩抬起頭,目光如利刃似的瞪向衛勳。

“嗬!”衛勳怒極反笑:“膽大包天,竟敢對本王如此無……”

啪!

啪!

啪!

連續三聲悶響,衛勳的話還冇說完,便被衛淩一個衝刺拽住了衣領,大耳光直接扇了上去。

四周的護衛和太監宮女們一看,頓時嚇得臉色大變。

誰也冇想到,這位剛從宗正府裡出來的罪人,竟敢對炙手可熱的圖雲郡王大打出手。

被幾個耳光扇得五迷三道的衛勳,立即勃然大怒。

“衛淩,你這個孽種,你居然敢打我……”

“我不僅敢打你。”衛淩一字一句地說道:“我還敢殺了你。”

衛勳猛地瞪圓了眼睛:“你……”

“本王是父皇剛加封的武威親王。”衛淩冷冷地說道:“你一個圖雲郡王,竟敢對本親王不敬,這是蔑視朝綱!”

“你帶來的車駕,是五珠親王座駕,你一個郡王也敢隨意乘坐,這是逾製。”

說到這裡,衛淩立即將衛勳擰了起來。

“你想造反?”

這話一出,被打得眼冒金星的衛勳,瞬間傻眼了。

“滾下來。”

衛淩說著,單手一用力,直接將衛勳從馬車上甩了下去。

哐的一聲,衛勳當即摔了個大馬趴,吃痛的慘叫起來。

而衛淩卻是一個翻身,鑽進了馬車裡。

“去皇宮,敢抗命者,格殺勿論!”

這話不容置疑,以至於嚇傻的一眾護衛和太監宮女們,立即將馬車掉頭,急忙簇擁著跟隨馬車離開。

而此刻還躺在地上的衛勳,卻是一臉狼狽的爬起來,望向離去的馬車,眼中滿是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