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九剛把小傢夥扒下來,他又纏住了她的手臂,像個無尾熊一樣,搞得她不知道該怎麼對待他。

從前她覺得養孩子跟養大聰明一樣,如今……

還是這麼覺得!

“起個名字吧。”

一般來說,她得到靈獸的第一件事就是起名字!

小湯圓已經開始笑了。

老妖怪取名?肯定是叫帝府、帝鐵、帝址、夜宵、夜景、夜視眼什麼的!

“???”孟爔忽然警覺,打斷某女的危險想法,“這個……取名字這麼重要的事,還是讓帝尊來吧,他比較有文化。”

“你是說爺冇有老婆有文化是吧?”

夜九的黑眸一眯,然後立馬笑開花,“看人真準!來,老婆,你取!”

帝褚玦正不爽呢,感覺多了個跟他爭寵的小東西,以後就很少有跟九九的獨處機會了!

但既然九九說了,他就取一個吧。

“既然他有清澈萬物的能力,就叫……夜千澈吧。”帝褚玦表示,他真的冇有在敷衍,絕對冇有,“兒子跟你姓,以後再生個女兒跟我姓。”

一定要生第二個娃,不管男女。

這樣兩個娃一塊兒玩,他們就又有二人世界了!

“夜千澈?”

夜九低頭問新兒子,“你喜歡嗎?”

小傢夥貼在她的手臂上,軟乎乎地說:“孃親……喜歡……我就喜歡……”

帝褚玦眯眼,小東西挺會說話啊!這個名字可是他爹取的!

冥琊表示,這個想法,這個覺悟非常好!

小湯圓咧咧嘴:“完了,咱們又多了個夜九廚。”

以後它真的要管住嘴嘴,不讓嘴嘴跑得那麼快,不然它就要多挨一份兒打了!

“好了,你會走路不?自己走。”

夜九把無尾熊從胳膊上扒拉下來,放到地上,像照顧大聰明一樣塞給他一些好吃的。

養大聰明就是隻需要塞吃的,養孩子大概也是一樣的。

“謝謝孃親……”夜千澈逐漸學會怎麼說話,隻是每個字都得用點力氣才能咬準,磕磕絆絆的樣子十分可愛。

走路也是一顛一歪,呆萌地啃著靈寶。

孟爔無奈地扶額:“也虧這是神界的孩子……”

但凡是人界的普通娃,都不能這麼糙養!

算了,養娃的事就交給夫妻倆吧,她就不操心了。

孟爔和夜司晏溜溜球。

帝褚玦看著弱小可愛的小糰子,忽然良心發現,他再怎麼說也是當爹的,不能表現得太嫌棄太急躁,以免傷害到孩子幼小的心靈。

“來,澈兒,吃這個。”帝褚玦拿出夜九冇有靈果。

小傢夥抬起漂亮的眸子瞧了瞧他,伸手接過,再次有禮貌地道謝:“謝謝。”

帝褚玦耐心地教:“……要說,謝謝爹爹。”

“謝謝叔叔。”夜千澈立馬叫道。

“???”帝褚玦深呼吸一口氣,“叫爹爹。”

小傢夥的表情懵懂又無辜,說出來的話卻能氣死人:“謝謝……伯伯。”

“我……”

帝褚玦實在不知道怎麼跟這個冤種兒子說話,拎起他就要讓他知道誰纔是大爹!

“孃親!”夜千澈一個瞬移抱住夜九的脖子,奶凶告狀,“伯伯要打我!”

夜九無語了:“你叫一聲爹爹不就好了。”

這孩子怎麼這麼調皮,這麼腹黑呢?白白的湯圓切開,裡麵全是烏漆嘛黑!

“蝶疊是什麼意思?”夜千澈好奇地問。

“呃……跟孃親一樣,不過是喊把你生出來那個男的。”夜九為瞭解釋這個詞,用儘了畢生所學。

“哦……”小傢夥笑盈盈,“孃親真聰明!”

冥琊也快樂得轉圈圈:“母上大人真是太有智慧啦!”

小湯圓嘎嘎亂笑,就這麼糊弄過去啦?

帝褚玦:“……”

論我跟我的冤種兒子的相處日常有多抓馬。

原來心靈受傷的不是兒子,是他自己!

夜九忽然想起找混沌神獸的事,便冇有再糾結叫不叫爹了,徑直去找桑竹。

反正來日方長,孩子還小,以後再慢慢教。

絳星降世後,太虛神山的星河就冇有那麼暗了,重新恢複光明,整個山巔晶瑩剔透,甚是美麗。

夜千澈一出生身上就自帶小衣服,但胳膊和腿都是露出來的,現在更是光腳踩在冰地上,寒風一吹,普通人早就凍成冰雕了,他卻毫無反應,拉著夜九的袖子學習走路。

他拉著夜九,帝褚玦也拉著夜九,一家三口,乍一看還挺溫馨。

夜九:“?”

怎麼感覺她被劫持了?

果然男人、男娃隻會影響她拔刀的速度!

“都彆拉拉扯扯的,乾正事呢。”夜九把他倆甩開,尋著桑竹留下的印記去找桑竹。

留下夜千澈和帝褚玦大眼瞪小眼,立馬跟上。

“孃親……你要找什麼啊?”在纏夜九這件事上,小傢夥顯然非常得心應手。

夜九道:“跟它們一樣的神獸。”

說著就掏出臭臭俠和小湯圓。

“啊啊啊!不要讓本大爺進入他的魔爪!”小湯圓已經有心理陰影了。

臭臭俠一臉冷酷:“看什麼看?老子最討厭小孩了,隻會拉屎喝奶的哭喊機器。”

“孃親……”夜千澈拉了拉夜九,“我剛纔拉兜裡了,可以用這個水洗屁屁嗎?”

“!!?”

臭臭俠嚇得跳起來,一路火花帶閃電飛奔逃離,“老子最討厭小孩子了!!”

不過片刻。

夜九就找到了桑竹。

桑竹正在一個光滑的冰牆麵前發呆。

夜九剛一靠近,就發現冰牆後麵是空的,一個巨大的冰窟窿,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裡麵有活物的味道。”桑竹淡淡道。

夜千澈歪頭瞧了瞧這個怪叔叔,也湊到冰牆麵前聞。

涼涼的,明明冇有味道。

他正嗅得認真呢。

“嘭!”

他的暴力孃親直接一腳把冰牆踢碎!

夜九散漫地聳聳肩:“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孃親好帥哦。”

“啊啊啊母上大人太颯啦!”

冥琊瘋狂雞叫,轉頭教育小傢夥,“你叫得太小聲了,冇有氣勢,要像我一樣!”

小湯圓:“???”

不要教小盆友奇怪的東西啦!

“明白了。”夜千澈受教般點點小腦袋。

夜九抬眸掃視整個洞窟,發現內部非常荒蕪,不是自然形成,勝似自然形成。

如果是戲精精住在這兒,這兒怕是早就成著名景點了。

桑竹仔細嗅聞:“在裡麵。”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