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星星被厲薄深抱在懷裡,用一種彆扭的姿勢麵對著傅薇寧,張開兩隻肉乎乎的胳膊,擋在傅薇寧麵前。

“不許你進去!不要你!”

她好不容易纔看到爹地跟江阿姨的關係有些改善,不想再讓這個壞阿姨影響他們的關係了。

每次爹地跟江阿姨吵架,這個壞阿姨總是會插一腳。

小傢夥知道,這個壞阿姨最不想看到爹地跟江阿姨在一起了!

傅薇寧見這小傢夥居然為了那個賤人攔著自己,氣的火冒三丈,卻又不敢發作,隻能掐緊了掌心,儘量壓抑心底的火氣。

“星星難道不想讓江阿姨快點好起來嗎?彆忘了,阿姨家裡認識很多醫生,可以找來給江阿姨治病的。”

她耐著性子,對小傢夥循循善誘。

小星星卻不為所動,奶凶奶凶地看著她,“阿姨已經好了,不用治病!”

經過剛纔的事,小傢夥對“病”字很是敏感。

聽到傅薇寧的話時,更是炸開了毛。

察覺到小傢夥突然生氣,傅薇寧麵色變了變,為難地看向厲薄深,“薄深,我也是出於好意,你看……”

厲薄深隻是掃了她一眼,聲音漠然,“不勞你操心了,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見厲薄深也幫著攔自己,傅薇寧氣的幾乎咬碎了一口銀牙。

“那我們一起走吧,你跟江小姐本來也冇什麼關係,能幫她到這個地步,已經仁至義儘了,要是放心不下的話,我可以給她找個高級護工過來。”

她不死心地試圖勸說厲薄深離開,“你要是徹夜陪在這裡,傳出去了,影響多不好。”

厲薄深累了一天,正是煩躁的時候。

聽到傅薇寧一再讓他離開,麵色陡地沉了下去,“這件事不會傳出去,就算傳出去了,江小姐救了星星兩次,作為報答,我照顧她,也冇有人敢說什麼!”

傅薇寧冇想到厲薄深會這麼說,一下子愣住了。

“你還有什麼問題?”厲薄深冷冷地睨了她一眼。

傅薇寧被他的氣勢所攝,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隻能乾巴巴地搖了搖頭。

“那就可以回去了。”厲薄深淡漠地轉過了身。

小星星也收回了胳膊,環抱著自家爹地的脖子,隻留給傅薇寧一個後腦勺。

看著兩人的背影,傅薇寧的手指緊了又緊。

半晌,才露出個難看的笑來,“那我就先回去了,時間不早了,你也彆照顧的太晚,早點休息吧。”

說完,便轉身想要離去。

身後突然響起了厲薄深的聲音。

“江阮阮去看星星的那天,你又去找她了?”

暮暮剛纔戛然而止的那句話,讓厲博深很是介懷。

傅薇寧的腳步猛地一頓,心下滿是惶恐。

她那天……厲薄深發現了嗎?

旋即,傅薇寧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以厲薄深的性子,如果真的知道了,隻會直接采取措施,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質問自己。

就像上次她對小星星動手的事一樣。

想到這兒,傅薇寧故作茫然地開口,“你在說什麼?我冇有理由再去找她了,我們當著你的麵,都已經把話說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