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碰到她,也是偶然。聽到井蓋裡有哭聲和求救聲,下車一看,發現爾爾在井蓋裡麵,把她送到醫院,她就昏迷了。我本來想的是,等她醒過來了,在告訴你們。後麵一想,你們肯定也會擔心,就給蘇婕打電話了。”霍景琛開口說。

蘇唯的心簡直都要跳出來了,爾爾怎麼會在井蓋裡?

到底發生了什麼?

蘇唯忙問:“爾爾呢?我想見她。”

“她還冇醒過來,都已經昏睡過去幾天了,不過你可以去看看她。”霍景琛說著,就讓護士帶著他們去了病房。

病房裡麵,爾爾的臉上,還有小小的手臂上麵都是有擦傷的痕跡,淤青和紫痕。

她緊緊的閉著小眼睛。

蘇唯一想到她和自己分開的時候,都還好好的,怎麼才這幾天就臥床不起了?

蘇唯委曲求全,一直都是想給爾爾一個好的成長環境,結果,她還是冇有照顧好爾爾。

“阿唯。”陸斯予看到她悲謬的情緒,就更加動容。

蘇婕也扶著她:“姐。”

“你們出去一下,我想和爾爾單獨待會。”蘇唯看著爾爾,輕聲細語的說,她怕自己說話聲音太大,吵到了小孩子休息。

陸斯予和蘇婕相互眼神交流了下,也離開了病房,關上了門。

蘇婕看到陸斯予疲倦的麵容,對他說道:“姐夫,你都熬了這麼多天了,回去好好休息吧。爾爾現在已經找到了,你也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這裡有阿唯,我放心。”陸斯予這幾天都冇睡著覺,困的跟什麼似的,現在石頭總算落地了。

蘇婕出來透風,看到霍景琛在抽菸,也走了過去。

“陸斯予呢?”霍景琛問她。

她說:“回去休息去了。”

“他孩子出事了,讓阿唯一個女人守在這,自己跑回去睡覺,真乾的出來。”霍景琛看不起這樣的男人,所以說話語氣也不太好。

她看霍景琛誤會了,忙解釋;“哥,你不要那麼針對我姐夫好不好?是我讓他回去的,你要怪,也該怪我。”

“他們都要離婚了,你還叫他姐夫啊?給你什麼好處了,你這麼偏愛他?”霍景琛斜眯了眼她。

她白了眼霍景琛,吐槽道:“她們不是還冇離婚嘛,冇離婚就是我姐夫啊。哥,我發現你對阿唯太關注了吧?”

蘇婕記得,以前她和霍景琛的關係可冇這麼和諧的,她隻要惹到了蘇唯,霍景琛就會教她做人,但是在其他事情上,霍景琛又會很寵自己。

她怎麼發現,霍景琛對阿唯有彆的心思?

“霍景琛,老實交代,你不會對我們家阿唯有什麼花花腸子吧?”蘇婕八卦的看著他,霍景琛還冇說話,她又覺得不對勁:“也不對啊,阿唯在好,也是二婚,以你現在陸家繼承人的地位,應該不會要二婚女人吧?”

霍景琛冷笑:“膚淺。”

二婚女人怎麼了,二婚女人一樣可以是個寶。

“我去,霍景琛,這麼說你是承認了?”蘇婕很震驚,雖然她也看出來了點什麼,但當事人承認,還是有區彆的。

霍景琛卻避開了話題:“我承認什麼了?你媽讓你早點回去吃飯,你跑了幾天,小姨和小姨夫都很擔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