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婕讓蘇唯跟自己一塊回去吃飯,但蘇唯不想離開爾爾一步,因為她怕爾爾再出事。

蘇婕和霍景琛隻好走了,留下蘇唯一個人陪著爾爾。

蘇唯摸著病床上小小的人,小小的臉頰,眼淚就忍不住的往下掉,她對不起爾爾。

早知道爾爾會出事,她肯定不會任由陸斯予把人帶走的。

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爾爾的手上,爾爾慢慢的睜開了眼:“媽媽,你怎麼哭了呀?”

“爾爾,我的爾爾醒過來了。媽媽高興。”蘇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爾爾醒過來的時候,眼淚掉的更凶了。

她越是想控製住,眼淚就越是不聽話的往下流。

酸酸的,澀澀的,她的爾爾冇事就好。

“媽媽,高興就不要哭嘛,哭了就不好看了。”爾爾笑著,用小小的手幫蘇唯擦淚水:“媽媽,對不起,我其實隻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揹著爸爸出門想要來找你。結果遇到道路施工,冇有看仔細,掉到井蓋裡去了。好在霍景琛霍叔叔救了我。”

蘇唯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是爾爾想要看自己,想要給自己驚喜,她還以為是紀瀾希搞的鬼。

蘇唯緊緊的把爾爾抱住了,眼淚不停的在掉落著:“對不起,爾爾。對不起。”

“媽媽冇有對不起爾爾,是爾爾自己偷跑出去的,跟爸爸沒關係。媽媽,你可不可以不要怪爸爸?爸爸對爾爾也很好的,每天給我講故事,還親自送我上學放學。”爾爾搖搖頭,很懂事的說。

蘇唯當然是怪陸斯予的,爾爾都受了這麼多的傷,怎麼能不怪?

可爾爾很盼望的看著她,她又怎麼忍心讓爾爾不高興?

“好,媽媽答應爾爾,不怪爸爸。”蘇唯點點頭。

晚上的時候,陸斯予來了,還給蘇唯帶了飯。

蘇唯不想吃他的飯,就說:“我冇餓。”

“媽媽,你剛剛肚子都叫了好幾次了,怎麼還撒謊了?爸爸帶來的,你吃吧。我也餓了,我們一起吃。”爾爾卻拆穿了她。

她隻能接過了陸斯予手裡的外賣盒子,打開後,和爾爾一起吃。

陸斯予看著她們母女倆安靜美好的樣子,不禁愣住了。

他一直以為,把爾爾留在自己身邊,就宛如阿唯在自己身邊一樣。可爾爾卻因為想見媽媽,出了這種事情。

幸好是有霍景琛救了爾爾,不然後果難以預料。

他把爾爾的撫養權牢牢的握在自己手裡,真的是正確的選擇嗎?

真的有利於爾爾的成長嗎?

陸斯予在這一刻,真的迷茫了。

爾爾出院期間,都是蘇唯在陪吃陪住的,二爾爾本來身體就有抵抗力,所以好起來也很快。

很快,就到了爾爾出院的日子了。

蘇唯知道,美好的日子總是短暫的,爾爾又要回到陸斯予身邊去了。

蘇唯摸了摸她的腦袋,忍著淚:“爾爾,以後不要再亂跑了,知道嗎?這次很危險的。”

“媽媽,我想跟你一起生活。可以嗎?”爾爾仰著小臉,突然很認真的問。她雖然也很喜歡爸爸,但是她覺得很不習慣。

跟媽媽生活在一起,纔會有那種濃濃的踏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