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唯如果是以前聽到這樣煽情動人的話,肯定會很感動的。

但這樣的話聽到的次數太多了,多到她都有了免疫力,耳朵都要起繭子了,多到她現在聽這些隻是覺得可笑。

男人的話要是能相信,豬都能上樹了。之前她就是太聽信陸斯予的甜言蜜語,纔會受了這麼重的傷害。

蘇唯淡漠的推開了車門:“那就希望你說到做到吧。”

蘇唯下車後,一陣冷風吹來,掀起了她的裙角,她不禁打了個哆嗦。

蘇博海看著報紙,眉頭皺的不得了。

江曼荷端來了一杯熱茶,笑著說;“博海,喝點茶吧。”

蘇博海取下眼鏡,放在了案幾上,喝著熱茶。

江曼荷看到報紙上,報道的是陸氏集團钜變的訊息。

“讓阿唯晚上來家裡吃飯,多做幾個她愛吃的菜。”蘇博海囑咐江曼荷,阿唯從小都冇被他真正的關心過,疼愛過,他心裡是有愧的,現在陸氏集團在繼承人這個事情上,發生了這麼大的钜變,也是他冇想到的。

看來陸斯予已經靠不住了,他需要為阿唯重新尋找靠山。

江曼荷點點頭;“好,我會安排好的。你看看你,明明心裡很關心阿唯的,可死不承認。”

“我一個大男人,把這些掛在嘴邊上做什麼?男人要做的當然是賺錢養家,給妻兒更好的生活。”蘇博海不滿的看了她一眼。

電話是蘇婕打的,爾爾聽到是蘇婕打來的,開心的不得已,抱著電話一直喊小姨。

爾爾和蘇婕說了好一會話,才戀戀不捨的掛了電話。

“媽媽,我很喜歡小姨的。小姨不僅人好看,聲音也很好聽。”爾爾看著給她紮辮子的蘇唯,笑嘻嘻的說。

蘇唯用皮筋把爾爾的小辮子紮好,然後給她找了件紅色的小棉襖穿在乳白色的小裙子上:“媽媽知道你喜歡小姨,媽媽也喜歡小姨。穿件外套,外麵冷。”

“嗯。媽媽讓爾爾穿,爾爾肯定穿的。媽媽讓爾爾做什麼,爾爾都會做什麼的。”爾爾認真的開口。

爾爾說的是真心話,她現在才深刻的理解到,媽媽是很不容易的。當初媽媽為了自己,明明已經和爸爸過不下去了,卻還在咬牙強撐著。

現在她和媽媽在一起生活,她想要聽媽媽的話,她想讓媽媽每天都高高興興的。

夜裡,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的,格外的熱鬨。

酒足飯飽後,江曼荷提議說:“阿唯,要不你搬回來住吧?我們是一家人,當然要住在一起的,以前你結婚了,不能常住孃家。現在不一樣了,想住到什麼時候,隨時都可以。”

蘇唯現在已經冇有家了,而且又要離婚了,如果可以,她當然是想回來住的。可她不想看到江曼荷和蘇博海。

她怎麼能和這對狗男女同住一屋簷下?

蘇唯冷著臉說:“不用了,江女士。”

“蘇唯,這是你的後媽,你應該叫她一聲媽媽!”蘇博海勃然大怒,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蘇唯聽了這話,就笑了,蘇婕忙拉著蘇唯的衣袖,勸道:“阿唯,你不要跟爸爸爭。”

“蘇博海,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我媽媽?我媽媽早就死了,早就埋到土裡化成灰了,江女士算我哪門子的媽媽?”蘇唯瞪著蘇博海,氣笑了:“怪不得今天讓我回來呢,是故意噁心我的,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