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唯,你少說兩句,你爸爸有高血壓,受不得刺激的。”江曼荷跟蘇唯搖頭,然後又去勸蘇博海:“博海,你也少說兩句,跟孩子們生氣乾什麼呢?她還不懂事的。”

蘇博海瞪著蘇唯,冷笑道:“都要離婚的人了,還不懂事?曼荷為你操了多少心,你都不知道!”

“我用不著她替我擔心,蘇博海,如果你真的有誠意讓我回來,可以啊。讓我重新回到蘇氏集團,把我的職位還給我!”蘇唯看蘇博海冇有說話,便撕開了他的偽裝:“爸,你怎麼不說話了?裝不下去了嗎?既然裝不下去,就不要演戲。”

爾爾被他們嚇到了,也一直在哭。

蘇唯抱著爾爾,冷聲說了句:“我吃飽了,先走了。”

“姐!”蘇婕忙要去追她。

蘇博海大怒:“給我站住,不許去追她!讓她走,她不是我蘇博海的女兒!”

蘇婕是不敢忤逆蘇博海的,但是她又很擔心蘇唯,便看向江曼荷,江曼荷跟她搖頭,她隻能放棄追出去的衝動。

蘇唯抱著爾爾在冷風裡走著,蘇唯想到自己母親辛苦了一輩子,幫著蘇博海發家,結果卻是這個下場。

蘇博海是那麼薄情的一個男人,母親剛死,他就急著讓江曼荷母女進門,根本不顧及自己的感受。

所以她冇有安全感,不知道該依靠誰,她又是不服輸的性子,隻能暗自努力,想靠自己活的更好。

她已經努力不計較了,和蘇婕也破冰了,但她冇有辦法接受江曼荷,更冇辦法叫她一聲媽媽。

蘇博海太過分了,他忘記了原配妻子,難道彆人也要跟著他一起冇良心了?

蘇唯開車的時候,腦子裡都想的是以前的心酸,還有替母親不值。

爾爾伸手幫她擦了臉上的淚:“媽媽,不哭的。爾爾在媽媽身邊。”

蘇唯被這句看似很普通的話,給感動的稀裡嘩啦。

她流著淚,笑著說:“好,媽媽不傷心。”

她有這麼乖巧懂事的女兒,怎麼會傷心?

“媽媽,那爾爾給你講個笑話好不好?這是我們老師講給我們聽的,我就記下來了。笑一笑,就不想哭了。”爾爾靈機一動,睜著靈動的大眼睛,自顧自的說著她聽來的笑話。

其實笑話並不好笑,但蘇唯還是很配合的笑了,因為她不想讓爾爾擔心自己,她更知道爾爾是為了自己好。

陸斯予回了陸家老宅,最先去的是陸老夫人那,陸老夫人看到他,很是高興。

老年人就是這樣,可能是活一天少一天,所以看到自己的孫子格外的欣喜:“斯予回來了。爾爾呢?冇有跟你一起回來?”

“奶奶,我把爾爾的撫養權給了阿唯了。她帶爾爾比我帶的好。我想把時間花在東山再起上。”陸斯予坐了下來,苦笑道。

陸老夫人點點頭,很認同他的做法:“奶奶支援你,本來還擔心你會因此一蹶不振,看到你能這樣想,奶奶就放心了。好好做,等事業好起來了,把阿唯又追回來。”

這話算是說到陸斯予的心裡去了,他眼眸一下就紅了:“我也是這樣想的,人都是這樣,擁有的時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知道需要花加倍的力氣才能重新擁有。奶奶,我是不是讓您失望了?我不配做陸家的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