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薇無法相信耳朵聽到的!

傅銘止去哪了她想過很多種可能:

聽說他之前和朋友組建過車隊,他會不會是和他朋友的車隊在大山裡失去了信號;他似乎投資了不少公司,他會不會去他投資的公司出差了;聽說他母親改嫁了意利的一個貴族,他會不會是找他母親談事情時陷入了僵局......

但她都完全冇想過是她外婆口裡說的這種情況,這情況無異於一個噩耗震動了她平靜等待傅銘止再回來的心情。

“我是聖誕節那晚,接到了傅銘止的代表律師打來的電話。”喬老太看著洛薇瞬間蒼白的小臉,歎了口氣,“但他的律師聯絡我並不是讓我幫忙或者彆的事,是說傅銘止傳話給我,小薇兒你在傅沉淵舉辦的派對上可能遇到了麻煩,讓我趕緊過去雲市一趟。”

洛薇眸瞳放大,聖誕節那晚......

她突然想到傅沉淵在那個度假中心宴廳說她是他情人的事,當時他那個麥克風是聯著公放廣播,那,銘止一定是聽到了。

一定是知道了她當時的心情,以及將會麵臨什麼樣的處境!

洛薇手抓緊了被子,“我當時打過他電話,但打不通了......”

“被逮捕的人是冇有接打電話的權限。”喬老太說道,“他隻能通過警方聯絡自己的辨護律師,我接到他律師的電話後,當晚就讓阿胤趕去雲市了,阿胤趕到雲市時你果然是出事了,當時已經被宋家的少爺送去了醫院。”

洛薇咬著唇,那銘止是在金晟那個度假中心就......被警方抓了?

傅沉淵的保鏢前腳帶她去宴廳後,後腳他就被警方找上了?

洛薇突然想起傅銘止站在那個噴泉池邊看著她被帶走時的不捨的眼神,他是不是當時就知道他會有麻煩了?對了,他當時接了一個電話,之後就冇有堅持不讓她跟傅沉淵的保鏢過去。

他不想讓她看到她被警察帶走!

想通這一切的洛薇突然眼眶紅賬,心痛如絞,纖細的手指抓得發白,“外婆,你說他被逮捕了?......”

“我讓阿胤去瞭解過情況,說他涉及殺了四個人,證據確鑿。”喬老太說出這一陣子她讓喬胤查問到的情況,“報案人是雲市一個破產家族劉家的人,好像叫什麼劉佐暉,死的那四個是他的手下。”

是那個案子!

洛薇瞳孔又放大了。

但傅銘止說過他冇有殺那幾個人,而且警方之前也找過他調查,她一直以為那個案子已經結束了!!

“外婆,銘止冇殺人。”洛薇攥緊手,眸瞳不安而顫著,“他親口告訴過我,他冇殺那些人,是劉暉佐他們誣陷他!”

“小薇兒你知道冇有用,傅銘止怎麼說也冇有用,雲市警方那邊已經有他殺人的確鑿證據。”喬老太坐在床邊,握著洛薇發涼的小手,心疼地看著洛薇臉色從剛纔的喜悅到現在的悲傷,“外婆本不想現在將這個訊息告訴你,因為你還在住院,你傷都冇好!”

洛薇垂下了頭,緊緊地咬著牙!

“但你現在堅持要選擇要跟銘止在一起,那外婆就不得不將這個訊息告訴你了。”喬老太又心疼地說道,“外婆可以支援你的選擇成全你們,但即使我成全了你們又怎樣?傅銘止現在人都還在警察局,他能不能出來都是個事,等開了庭判了刑,輕則坐牢重則償命,你們還能在一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