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羽正打算用東皇鐘將那屍魔給罩住,給他最後來一個致命一擊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發生了。

那屍魔突然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屍嘯之聲,四麵八方衝擊那些苦修士的殭屍,一下全都紛紛栽倒在了地上,從那些殭屍的身上,被抽離出了大量的屍氣,全都朝著那屍魔身上彙聚。

隻是那麼一瞬,那些密密麻麻的殭屍全都倒在了地上。

也幾乎是那麼一瞬間,屍魔身上就凝聚了大量的屍氣。

這麼一來,那屍魔的實力,在刹那之間就攀升到了極致。

葛羽拋飛過去的東皇鐘沖天而將,眼看著就要將那屍魔給籠罩住的時候,那屍魔突然一下就憑空消失了。

東皇鐘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整個地麵都跟著劇烈的震動了一下。

那些苦修士還冇有從倒在地上的那些殭屍的情況之中反應過來,便感覺大地震動,發出了一聲轟鳴。

幾乎所有人都轉頭看向了東皇鐘,臉上的表情各異。

有個老道忍不住激動的說道:“天呐,那可是華夏神器東皇鐘,怎麼會在他的手中?”

就東皇鐘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無不在證明著這東皇鐘自身便擁有著強大能量。

而葛羽看到那憑空消失的屍魔,心中卻有了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當東皇鐘剛一落地,葛羽便在此掐了一個法決,將那東皇鐘重新牽引了起來。

然後朝著東皇鐘下麵一瞧,果真冇有那屍魔的蹤影。

隨後,葛羽的後背便感覺到了一股冰冷的氣息,瞬間就讓你自己的汗毛都立了起來。

他回頭一瞧,那屍魔正站在他的身後,冷冷的看著自己。

屍魔早就變了一副模樣,身形變大了數倍,麵容也開始醜陋猙獰起來。

他手中拿著的,還是玄門七星劍上最後一把小劍,那小劍之上也瀰漫著一層濃鬱的綠色屍氣。

一看到那屍魔,葛羽陡然一驚,下一刻,直接再次掐訣,控製著東皇鐘朝著那屍魔撞了過去。

那屍魔怒吼了一聲,竟然迎著東皇鐘狠狠的撞了過去。

自從得到東皇鐘以來,葛羽還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會撞向東皇鐘。

畢竟是華夏神器,被它撞一下,就算是地仙也扛不住。

很快,那屍魔整個身子就撞在了東皇鐘上麵,頓時發出了“咚”的一聲沉悶的聲響,那東皇鐘四周環繞著的符文,立刻朝著四麵八方擴散出去。

葛羽看到這一幕,震驚的無以複加。

那屍魔竟然將東皇鐘撞的飄飛了出去,不過那屍魔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也被那東皇鐘給彈飛出去了十幾米遠。

絕大多數的殭屍都變成了普通的乾屍,這樣一來,那些苦修士便騰出了手來。

被三個屍王追的到處跑的黑小色,眼看著就要撐不住了,那些苦修士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很快便有十幾個老道衝了過去,幫著黑小色分擔了一步壓力。

剩下的老道還有一百多,看到葛羽跟那屍魔纏鬥,有些人也沉不住氣了。

“諸位道友,這位葛小友是為了救我們與水火之中,纔來到這裡的,如今我們絕對不能在一旁看著葛小友一個人跟那屍魔拚命,大傢夥一起上,就不信弄不死的那屍魔。”一個老道站了出來,登高一呼。

對方不過是一個屍魔,而且葛羽跟他打的旗鼓相當,這時候,大傢夥一擁而上,共同對付那屍魔,勝算還是比較大的。

說話間,便有不少老道衝著葛羽的方向奔了過去,一個個臉色凝重,視死如歸。

被東皇鐘撞飛出去的屍魔,貌似並冇有什麼損傷,他怒吼了一聲,再次朝著葛羽撲了過去。

這時候,葛羽也瞧了出來,隻是用東皇鐘,已經對他形不成什麼太大的威脅了。

必須要將這傢夥重創了之後,再用東皇鐘的話,纔會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想到這裡,葛羽直接將東皇鐘給收了,再次亮出了七星劍,一咬牙,催動了滿身的魔氣和佛頂舍利的力量,奔過去跟那屍魔硬碰硬的較量起來。

吞噬了百殭屍氣的屍魔,道行大增,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攀升到了一種難以想象的地步。

葛羽雖然能夠跟屍魔繼續糾纏,但是對方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讓葛羽感覺舉步維艱,每次跟他對拚一下,葛羽都是渾身顫動,身上發麻。

饒是如此,葛羽也在瞬間跟那屍魔對拚了十幾招。

就在這時候,那些在崑崙死亡穀的苦修士衝了上來了,一下足有四五十個,當先帶頭的十幾個老道,十幾把劍同時朝著屍魔身上招呼了過去。

那屍魔看到這麼多人衝殺上來,更是興奮無比,身形飄忽之間,便殺入了那些老道之中。

這屍魔就連葛羽對付起來都十分的吃力,那些老道連一個地仙境的高手都冇有,哪裡是那屍魔的對手,一個照麵下來,便有四五個老道慘死於那屍魔的手中。

要麼被那屍魔直接撕扯成了碎片,要麼就被那屍魔口中噴出來的綠色屍氣包裹,一個個全都栽倒在了地上,化作了一灘膿血。

這些老道看著葛羽對付那屍魔,還能全身而退,便以為他們人數多,肯定冇有什麼問題,哪裡知道這屍魔竟然會如此恐怖。

看到身邊的同伴不停的倒下,那些本打算還要再次往前衝殺的老道,一個個全都膽怯了,不少人開始後退。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屍魔爆發,就這些老道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葛羽把心一橫,直接催動了分魂術,身邊頓時多出了兩個一模一樣的自己出來。

這兩個分身一出現,葛羽直接控製著朝著那屍魔衝殺了過去,一左一右,前後夾擊,才堪堪阻止了那屍魔大開殺戒。

如此一來,那些老道便可以在四周與其周旋。

而葛羽這邊,則催動了另外一個術法,便是玄門神打術。

這一招,自然也是葛羽一個壓箱底的手段。

現在的葛羽已經是地仙高段位,這種情況,也不知道能請出什麼大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