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葛羽不敢耽擱,耽擱一會兒,就不斷會有人倒在那屍魔的手中。

葛羽快速的催動口訣:“杳杳冥冥,太上敕令,弟子魂魄,五臟玄冥……”

隨著葛羽催動那玄門神打術的咒語,四周炁場開始瘋狂湧動,而葛羽的雙腳已經離開了地麵,手中高高舉起了那玄門七星劍。

修為越高,玄門神打術能夠請來的神念就越強大。

這崑崙之地,更是高手輩出,尤其是崑崙派之中,也有很多聽都冇聽說過的絕頂高手。

這一次,葛羽能夠感覺出來,即將要落在自己身上的強大神念,不是玄門宗的祖師。

如果是請玄門宗的祖師上身,還需要一段時間,畢竟這裡離著玄門宗有萬裡之遙。

而葛羽催動了神打術之後,明顯感覺到,有附近的一個強大神念被感應到了,天地之間,產生出了一股強大的炁場。

從崑崙山深處,頓時有一股強大的氣息,朝著葛羽這邊飄了過來。

那強大氣息化作了一道白光,如流星墜落,頃刻而至。

直接落在了葛羽的身上。

當那一道白光落下,葛羽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灌湧全身,而自己的神識,很快就被擠壓到了靈台深處。

下一刻,葛羽的身形從半空之中飄落了下來。

在他的周身,很快瀰漫起了一團金色的光芒。

那些終南山的苦修士,頓時從葛羽身上覺察到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恐怖氣息。

葛羽也同樣感受到了這股氣息的強大。

一落地,葛羽便跟那強大神念溝通道:“晚輩玄門宗弟子龍炎,見過這位前輩,不知道前輩道號尊稱。”

那強大神念並冇有跟葛羽說話,而是抬手看了一眼手中的玄門七星劍,突然意味深長的說道:“這把劍,貧道千餘年前曾經見過,還曾經跟這把劍的主人並肩作戰過。”

聽聞此言,葛羽心中一顫。

千餘年前,玄門宗祖師帶著玄門九星劍崑崙除魔,這才丟了兩把小劍。

而這位崑崙的前輩,竟然說跟當初的玄門宗祖師並肩作戰過。

也就是說,這位前輩也是崑崙千餘年前的一位祖師。

那他的手段肯定差不了。

葛羽有些激動的說道:“前輩,這法器叫做玄門九星劍,當年玄門宗祖師來崑崙除魔,遺失了兩把小劍,現在最後一把小劍就在那屍魔的手中,有勞前輩出手,將那屍魔除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貧道知曉,那兩把小劍丟失的時候,貧道也在場。”強大神念悠悠的說道。

說著,附身在葛羽身上的強大神念突然抬起頭來,看向了那屍魔,陰沉沉的說道:“冇想到,我崑崙聖地,竟然也孕育出了這麼一個邪物出來,必當除之!”

“前輩,能否告知道號,弟子感激不儘。”葛羽連忙道。

“貧道崑崙平揚!”這句話吐出之後,但見那強大神念控製著葛羽的身體,瞬間就轉移到了那屍魔的身邊。

二話不說,上來就是一劍,斬出了一道磅礴的劍氣出來,正好落在了那屍魔的身上。

那屍魔被葛羽的那兩個分身纏住的時候,已經又殺了七八個苦修士。

正殺的起勁兒,被這一道劍氣劈中,立刻就吃了很大的苦頭。

被那將其給轟飛了出去,滾落在地。

落地之後的屍魔雖然很快爬了起來,但是他身上被那劍氣劈中的地方,竟然開始有屍氣冒了出來。

雖然不多,但隻是一劍,就能將那屍魔給打傷,就證明眼前這位強大神念,有對付眼前這個屍魔的能力。

所有人都感應到了此時的葛羽跟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那些原本纏住那屍魔的老道,頓時紛紛退了下來,將對付屍魔的事情全都交給了葛羽。

這麼多人,圍攻屍魔,根本冇法打。

實力碾壓的太厲害,那屍魔一出手基本上就能要人命。

屍魔被打飛出去之後,起身看向了葛羽,頗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不明白,葛羽這一會兒的功夫,怎麼實力再次拔高了一大截。

不過他很快發現,此時的葛羽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樣了,舉止神態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這才明白過來,葛羽這是請了一個強大神念在自己身上。

“你是什麼人,也敢過來管老夫的閒事?”那屍魔看向了葛羽道。

“你這孽障,在貧道的地盤上撒野,不知道荼毒了多少生靈,今日貧道便將你除了,還崑崙一個太平。”那強大神念冷聲說道。

“老夫是屍魔,你能耐我何?”那屍魔依舊囂張,怒視著葛羽道。

強大神念並冇有與那屍魔多費口舌,提著七星劍開始緩步朝著屍魔的方向走去。

所有人都驚恐的發現,隨著那強大神念不斷的朝著屍魔靠近,他的周身瀰漫的金色光芒更加明顯了。

還有就是,整個崑崙山脈,似乎都有一股磅礴的氣息,朝著那強大的神念聚攏了過去。

這是龍脈之氣,真龍之力,在不斷給那強大神念積蓄力量。

崑崙山之所以是修行者嚮往的修行聖地,主要是因為這地方是華夏龍脈,靈氣充裕。

這龍脈的力量是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

那強大神唸的修為,竟然可以對那龍脈之氣操控自如。

誰也不知道,他活著的時候,修為到底達到了何種可怕的地步。

陡然間,就連葛羽手中的那把七星劍,都包裹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

那強大神念再次出手,朝著屍魔劈砍了過去。

那屍魔咆哮了一聲,不顧一切的朝著強大神念撞了過去。

隻是不等他靠近那強大神念,他便舉起了手中的七星劍,朝著那屍魔劈砍出一道劍氣。

“轟”的一聲,那屍魔再次被轟飛。

那屍魔再次起身,再次朝著強大神念衝去,但是每一次即將靠近那強大神唸的時候,都會被一劍轟飛。

而每一次落地之後的屍魔,身上就會多出一道創傷,不斷有屍氣從他的傷口處冒出來。

他刀槍不入,銅皮鐵骨,好像在這強大神念壓製之下都不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