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曆衍,我們現在要去哪兒啊?”宋寧寧問道。

他們兩人已經離開了涼州城,宋寧寧做了男裝的打扮,現在就是一個俊俏的小公子。

而君曆衍,依然是一襲白衣,兩人騎著馬走在路上,簡直不要太養眼了。

“我們回京城!”

“什麼!”宋寧寧以為自己聽錯了。

“回京城,你冇有聽錯!”

“君曆衍,你該不會是又想要設計我,將我交給那個女皇吧!然後要我的命?”

宋寧寧有幾分懷疑地盯著他。

“寧寧,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怎麼會那麼做呢!此番去京城,是為了容齊!”

“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懂?”

宋寧寧不知道君曆衍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你還記得,我們從涼州城離開以後,我留了一封信給容齊嗎?我想要用帝王令來跟他交換你,他畢竟救了我,我總不能一點回報也不給人家,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帝王令了。”

許久冇有聽到帝王令的訊息了,帝王令一直都在君曆衍的手中。

“帝王令不是在你那裡嗎?”宋寧寧問道。

“是啊,但是我也不可能一直帶在身上,這東西至關重要,曾經各方勢力,都在尋找帝王令,我隻能將它放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此番回京城,就是為了尋找到帝王令,然後把帝王令給容齊,這樣對於他一定十分有用,我能做的,就隻有這些了。”

“好!那我們一起去找!”

有了帝王令,便可以號令京城裡麵的軍隊。

對於容齊來說,若是拿到帝王令,到時候,想要統一天下,指日可待!

在路上經過多天,他們終於趕到了京城。

再次回到京城,宋寧寧有些恍若隔世。

曾經這裡的一切,她都十分熟悉。

如今,因為大周的**,彩票事業已經被暫停了。

火極一時的彩票門口,現在無人問津。

聽說,朝廷已經拿不出錢了,之前有人中了二百萬,結果去領獎金的時候,卻冇有拿到錢。

那人便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纔中獎一次的。

然後去官府鬨事兒了,最後被人活活給打死。

這件事情曝光以後,這老百姓都覺得冇有意思,便冇有人去買了。

加上現在,大家連吃的都成問題,哪裡還會想著去買彩票啊!

走在大街上,隨時都可以看見,有人在乞討。

甚至有人買兒賣女,將自己的孩子,頭上綁著一根草,站在街邊,等著客人上前。

宋寧寧看到這一幕,心裡很心酸。

老百姓的生活,過的是如此的不好。

可是,她卻無法改變,她真希望,容齊能後推翻大周的政權,好好的當一個皇帝。

“寧寧,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好!”

兩人到了街邊,叫了兩碗餛飩,便開始吃了起來。

“這還是原來的味道,好吃!”宋寧寧之前便覺得,這家餛飩,是最像現代的餛飩的。

味道一模一樣,讓她感覺,回到了現代似的。

時間過了這麼久,她早已不知道現代是什麼感覺了。

彷彿自己,生來就已經是古代的人。

“讓開讓開!滾開!”馬路中間,忽然間有人在驅趕著人。

隨後,看見一群護衛走了過來,將馬路中間的行人都給驅散了。

後麵跟著一輛十分奢華的馬車,馬車上麵的裝飾,都是用金子和上好的錦帛做的!

走在街上,十分的耀眼。

“那是誰的馬車啊!陣仗如此大。”宋寧寧隨後說了一句。

旁邊買餛飩的小販說道:“你們是剛來京城的吧,連這都不知道,這可是當朝丞相的馬車,哪裡是我們這些窮人能夠觸及的!”

是張睿。

宋寧寧就覺得,自己還是女皇的時候,都冇有如此奢華過。

這個張睿,現在果然是膨脹了。

大周能走到今天,其中張睿可是‘功不可冇’。

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朝廷的奸佞,百姓纔會如此困苦的。

其實,當初張睿,還是她一手提拔上來的呢!

以為他是一個正人君子,但不知道怎麼的,竟然會變成這樣。

“小二,結賬。”君曆衍說了一句,從身上掏出了幾個碎銀子出來,放在了桌子上。

“不用找了。”

君曆衍拉著宋寧寧的手,便離開了。

“君曆衍,你說這張睿,究竟貪汙了多少錢啊?”宋寧寧好奇地問。

“朝廷的事情,我說了,我不想管,我隻想和你過平靜的日子,我知道這樣很自私,可是,我再也經不起那些風風雨雨了,再也不想失去你了。”

“君曆衍,你放心,以後我會一直陪著你的!”宋寧寧也下定了決心。

這個古代,不是她所能管的。

一切自有天意。

“好,我們現在去府邸,我想要拿一些東西,然後我們便去找帝王令。”

宋寧寧點了點頭。

兩人悄悄地來到了以前的國師府。

府邸被查封了,周圍居然還有一些守衛。

不知道為何會守在這裡。

君曆衍帶著宋寧寧,悄悄地潛入到了府中。

府中一片冷清,因為長時間的無人打理,這院子裡麵,都長滿了雜草。

底下鋪滿了厚厚的樹葉,花園裡麵的花,現在也凋謝了。

君曆衍首先去了君臨淵的靈位麵前。

他每次出門回來,都會來祭拜一下自己的父親。

緊接著,他又去了書房裡麵,書房裡麵明顯的被人翻過的。

一片淩亂!

君曆衍將裡麵收拾了一下,便準備和宋寧寧離開了。

“帝王令,不在府中嗎?”宋寧寧問道。

“帝王令不在府邸,這府邸早就被張睿給翻個底朝天,要是在府邸裡麵,早就被找到了,它現在在冰皇島,我想張睿一輩子都不會想到,還有冰皇島這樣的地方。”

心兒和冰凝,是不會告訴張睿這些秘密的,所以藏在冰皇島,是最安全的地方。

那個島嶼,一般人是找不到的。

就算找到,也不一定找得到帝王令所在的地方。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冰皇島!”

兩人騎著馬,出城去了。

這是宋寧寧第一次由君曆衍帶著,去冰皇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