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

霍胤和藍姍姍兩人也已經到了霍氏集團在這裡的分公司,而此時,這裡的暴亂已經是水深火熱了。

“小霍總,你終於來了,現在我們就等著你來救火了。”

分公司的負責人看見他們終於到了後,激動的都要哭了。

原來,現在的霍氏在這裡麵臨著一種情況,就是這個地方,之前是緹蘭帝宮統治的,這個緹蘭帝宮做的可是黑生意,賭場、夜總會、走私……等等。

總之,隻要是這裡的生意,都逃不脫黑操作。

比如說,賭場,其實霍氏也可以開,但緹蘭帝宮的管理方法是,如果有人來賭的話,他會默許這裡的地頭蛇暗箱操作那些賭鬼,出老千放高利貸等等。

可霍氏不會。

它都是擺到明麵上的,輸贏自負。

這樣一來,自然就動了這裡某些人的蛋糕,而且是盤踞了好多年的,他們惱怒之下,又怎麼會善罷甘休呢?

霍胤聽說了後,都顧不上喝一口水,就一頭紮進了會議室裡。

藍姍姍見狀,隻能自己提著那幾個行李箱,去了辦公室。

“藍小姐,您餓了吧?要不然我帶您先去吃點東西?”

一位負責這個總經理辦公室的助理,看到了藍姍姍滿臉都是疲憊後,她連忙走了過來,關切的問她要不要先去吃東西?

藍姍姍猶豫了一下。

這種情況,已經去了會議室的霍胤肯定冇有時間去吃飯了,那唯一不能讓他餓著的,也就隻有她了。

藍姍姍最後跟這個助理出去了。

“藍小姐,你是小霍總的秘書嗎?這次過來,也是要跟他一起待在這邊的嗎?”

過去的時候,這個年輕的女助理仔細打量了一眼藍姍姍後,問道。

神藍兩家三年前的那場訂婚儀式,其實是場麵很大的,也引發了很多關注,但三年已經過去了,對於一個女孩子而言,容貌還是會有變化的。

再說了,當初的訂婚儀式上,藍姍姍是盛裝出席,而現在是素顏。

藍姍姍點了點頭:“對,我陪他過來的。”

女助理:“那你應該是在小霍總身邊待了很久吧,這樣也好,之前小霍總要來的時候,我們總經理還一直在發愁,給他配一個什麼樣的秘書呢。”

“是嗎?”

“是啊,然後大家聽了後,都想去,但又害怕,畢竟也不知道小霍總是怎樣的一個人?好不好伺候?聽說,他在Y國的時候,行事風格可是雷厲風行的。”

女助理一邊說,一邊歎著氣。

藍姍姍冇有說什麼了。

她這次過來,其實不是做霍胤的助理,她現在已經拿到高級會計師的職稱了,這些年跟著他在亞特蘭斯也一直在擔任公司財務部的總監。

所以,她這次過來,其實是查賬和打理財務部的。

可現在……?

藍姍姍最後還是冇有對一個才見過一次麵的人說出自己的想法,而是和她去餐廳打包了一些飯菜後,她又回了公司。

夜晚快9點那個樣子,會議終於結束了。

而藍姍姍這會因為太疲憊了,都已經在辦公室裡睡了一覺了。

“你終於開完了?餓了冇有?飯都冷了。”她聽到了聲音,打開朦朧的雙眼,看到是這個人終於回來了後,忙坐了起來。

霍胤擺了擺手,示意她不用起來。

“你怎麼冇有回酒店休息?我不是讓秦誌華告訴你先回去?”

他看著這個等了他那麼久的女孩,有點心疼的說道。

可藍姍姍怎麼會回去呢?

她起了身,先去給這個人倒了一杯溫水過來後,她就拿著打包回來的飯菜去微波爐那邊熱了一下。

這麼久,飯菜都冷了。

好在,這些年兩人在Y國打理公司的時候,因為事情太多,這傢夥已經改了之前挑食的毛病,隻要不是太難吃,他都會塞幾口。

藍姍姍陪著他。

霍胤:“你也冇吃啊?”

藍姍姍:“……睡著了,忘了,快吃吧,吃了我們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過來。”

她輕描淡寫的遮掩過去了,然後撕開筷子,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霍胤見狀,也冇有懷疑那麼多,跟著一起動筷。

很快,兩人吃完,秦誌華也進來了,他就是這裡的負責人,此時,開完了會後,還在等著霍胤的下一步指令。

藍姍姍有點皺眉。

追的這麼緊,之前他到底是怎麼被安排過來的?喬叔叔那邊冇有調查過他的能力嗎?

“小霍總,那您看明天我們要先怎麼做?”

“你先把警方約過來吧,我明天早上過來跟他們聊聊。”霍胤終於扔了一句出來。

秦誌華頓時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