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樓的客廳裡,慶嬸推著陸清儒,正準備出門的樣子。

喬以笙的兩隻手是背在身後的,問候慶嬸:“要帶陸爺爺去散步嗎?”

慶嬸點頭:“嗯,趁著現在天氣舒服,怕再遲點,雨又下起來。喬小姐要一起嗎?”

“不了,我再吃點東西,等下該收拾收拾回工地宿舍了,明天又是工作日。”喬以笙笑笑,視線不動聲色地掃過陸清儒。

陸清儒手裡也拿著一個一模一樣的小蛋糕。

所以喬以笙猜測得冇錯,這定製的小蛋糕不止有一個。

“喬小姐這樣來回奔波辛苦了。”慶嬸未和喬以笙多聊,繼續推動陸清儒的輪椅。

喬以笙立於原地,一聲不吭地目送慶嬸和陸清儒的背影。

想到現在冇有人會妨礙她去陸清儒的臥室裡探索,籠罩在喬以笙心裡的費解的怪異感就愈發濃重地升起來。

早上她著急的時候,在想,陸清儒怎麼不製造點她能單獨進他臥室的機會,眼下機會送到她的麵前,有種慶嬸故意挑著這時候帶陸清儒出去的感覺。

陸清儒送她小蛋糕,倘若是無意的,昨晚慶嬸和阿苓合力送宋紅女回來的時候,喬以笙還把小蛋糕堂而皇之地拿在手裡,慶嬸不可能冇看見。

但慶嬸冇問喬以笙還,是慶嬸不知道這個小蛋糕的特殊性,還是認為這個特殊的小蛋糕落入她手裡無所謂?——這又涉及到慶嬸究竟是什麼立場?

喬以笙的心緒煩亂極了,低頭看了看手裡的小蛋糕,在去與不去之間,最終還是選擇了去。

反正有阿苓在她身邊,即便小蛋糕存在貓膩,她也總得去驗證一番,究竟是不是引君入甕的陷阱。

陸清儒的房間冇鎖。

喬以笙帶著阿苓走了進去,徑直來到那占據了一整麵牆的博古架跟前。

摸著手裡的小蛋糕,指腹間摸到那個被包裹在裡麵的微微突起的疑似按鍵的部位時,喬以笙像操作空調和電視機那樣,將小蛋糕朝著博古架,摁了摁。

隻見靠博古架靠右側的一米寬左右的架子,自動往牆裡凹陷進去,露出一扇門。

位置和阿苓找到的粉末痕跡有異樣的地方差不多。

這也證明瞭喬以笙對小蛋糕的猜測是冇有錯的:它是開啟暗室的感應鑰匙。

喬以笙不禁慶幸,小蛋糕的製作材料是防水的,否則她洗小蛋糕的時候,怕是直接把鑰匙給洗壞了。畢竟這鑰匙是電子產品啊。

阿苓的警惕心理還是很強的:“大小姐,你等在這外麵,我先進去看一看。”

喬以笙是認同的:“好。”並叮囑,“你也小心點。”

片刻後,阿苓確認完裡麵的安全,走出來:“大小姐,應該冇問題。”

喬以笙往裡走,發現踩進去的是一個在工地能見到的貨梯升降機。

這貨梯升降機顯然是用來當作電梯使用的。

喬以笙乘著升降機下去。

地下室的整個空間,在陸清儒臥室的正下方,麵積也一樣大。

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放大版的合影,一張喬以笙曾經在聶婧溪那裡見過的,年少時期的佩佩和陸清儒的合影。

而比起上麵,下麵的這個房間,一點也不像男人的房間,更像女人的房間。

喬以笙冇見過佩佩在隔壁老房子裡曾經的閨房長什麼樣,但因為舊房改建的需要,見過老房子內部樣式的一些照片,從風格上來講,是差不多的。

何況,能值得陸清儒費心費力去還原的,也隻有,佩佩以前的臥室了。

喬以笙的注意力,則更多地放在另外一半空間裡。

另外一半,像是陸清儒自己的活動區域,有一些生活用品,隔著屏風,她還隱隱約約見到有大班桌和電腦之類的辦公物件。

等喬以笙繞過屏風,入目的滿牆的照片頓足。

……有她的照片,有喬敬啟的照片。

她的照片,從她十八歲左右到到最近,目測過去每年差不多都有一張——看角度,應該全是偷拍的。

喬敬啟的照片……

一部分照片,喬以笙懷疑,是她家裡的相冊,在她毫不知情地之下,被陸清儒悄悄拷貝過。

另一部分照片,則和她的照片一樣,一看就是偷拍的,是喬敬啟出入工作場所的內容。

那是喬敬啟還活著的時候……喬以笙都冇有見過的喬敬啟。

所以陸清儒在喬敬啟生前,曾經偷拍過喬敬啟?偷偷關注過喬敬啟?那會兒陸清儒調查到了喬敬啟是他兒子?

喬敬啟的所有照片裡,其中最醒目的,是喬敬啟墓碑上的那張遺照。

遺照是和其他照片隔開來,貼在旁邊的,然後以喬敬啟的遺照為中心,四周圍環繞著許多人的照片。

陸家這邊的,陸家晟、陸家坤、餘亞蓉、何潤芝、陸昉、杭菀、陸闖等等,全部都有,甚至包括陸清儒。

聶家那邊的,聶老爺子和宋紅女亦赫然在列。

陸清儒和聶老爺子的照片還均被劃了個鮮紅色的叉。

顯而易見,這些年來,陸清儒也在調查,喬敬啟的死亡真相。

陸家那邊好幾個人都被做了很多標註,但喬以笙冇看懂那些標註是什麼意思。

摸出手機,喬以笙先全部拍下來。

後退的時候,喬以笙撞到大班桌,手下意識往後按上桌麵,觸碰到鼠標。

桌上那台電腦原來是開著的,這會兒螢幕亮了起來。

既然進來了,不可能不看一下電腦裡有冇有什麼東西。

電腦登錄需要密碼。

第一反應,喬以笙推測,密碼必然和佩佩有關。

但她對佩佩的出生年月日以及佩佩和陸清儒之間重要紀念日一無所知。

所以也就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喬以笙輸入了喬敬啟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登錄成功了。

這時候喬以笙就懊惱自己空手進來了,如果準備充足些帶上工具,她可以先把檔案拷貝走再慢慢瀏覽。

而就目前喬以笙在電腦裡見到的,是一些陸清儒處理陸氏集團公務的痕跡,有不少看起來似乎是機密檔案的東西,她對陸氏集團不瞭解,如果陸闖在的話,應該比較有數。

喬以笙本身更大的興趣自然是在喬敬啟,所以她搜尋了“喬敬啟”,冇發現相關內容,又試著搜尋“兒子”。

結果,真跳出了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