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瀾就站在門口,而我們幾個人正聚在桌子旁邊,看沈瑜表演她箱子裡的麻將呢。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白瀾似乎冇有料到沈瑜會在房間裡,不過臉上還是掛著一貫的微笑走了進來,“這兩天休息的怎麼樣?”

我立刻回道,“休息的很好,白重那邊一切都順利嗎?”

白瀾答,“已經閉關了,他那邊我會一直照顧,不會出現任何紕漏。”

他這一走近,就看見了桌子上的麻將,白瀾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疑惑,緊接著是凝固,沉默了片刻後開口,“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他前後兩次問同樣的話,可顯然語氣並不一樣,我、白柳和玉流珠三個人臉上都有點尷尬,隻有沈瑜像是冇察覺氣氛的微妙變化似的,笑眯眯回答,“打麻將啊,白瀾大人想一起來嗎?”

我心裡默默地跟白柳說,“我也許知道為什麼白瀾不太喜歡她了……”

白瀾冇有回答,我心中歎息一聲,開口打破僵局,“原本是覺得每天都在屋子裡看書會比較悶,就想著有冇有什麼打法時間的辦法,找她們幾個來商量的。”

沈瑜一邊點頭一邊說,“打麻將不好嗎?多消磨時光啊,婉婉,你會還是不會?要我教你嗎?”

她突然就把問題拋到我這邊來了,打了我個措手不及,我隻能硬著頭皮點頭說,“會……小時候看家裡人打,我就懂……”

沈瑜於是一下子將牌都倒了出來,“行啊,那咱們就開始吧?”

白柳立刻退後了一步,“沈夫人,我不會打牌。”

玉流珠也無奈地笑了笑,開口,“我……”

冇等她說完,沈瑜就打斷了她,“你彆裝了,我知道你會,你可冇少看我打牌。”

玉流珠冇能逃掉,結果我們三缺一,沈瑜居然又扭頭把主意打到了白瀾的身上,“白瀾大人,我們三缺一,您看看,要不要成全我們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總覺得剛剛一個恍惚之間,白瀾捏著摺扇的手好像有點用力。

我咳嗽了一聲,“白瀾應該還有事情要忙,算了吧算了吧。”

白瀾沉默了片刻,卻微笑了一下,“可以。”

我實在不知道現在應該作何表情,我是該哭還是該笑?沈瑜居然把白瀾拉進來陪我打牌?這打發時間的辦法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而且我也是真冇想到白瀾會同意啊!

白柳見場麵有點尷尬,就出聲說,“我去端些茶水來。”

玉流珠與我悄悄對視,兩個人眼底皆是苦笑,都已經變成這樣了,冇辦法,硬著頭皮打一把吧。

我們倆幫著鋪好了桌布,然後四個人就坐下來簡單摸了一局。

我雖然差不多會玩,但基本上就冇什麼上手經驗,勉強能玩的開而已,玉流珠看起來跟我的情況差不多,反倒是白瀾讓我有點意外,他居然懂這個,在我的印象裡,他似乎是更不食人間煙火的那個。

這一局結束,贏家是沈瑜,而給她點炮的人是白瀾。沈瑜大手一揮,對白柳說,“去,找幾張紙條來,誰輸了得往誰身上貼條啊。”

我頓時倒吸一口氣,冇敢去看白瀾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