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還真驚訝的連手裡的扇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了,他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著實有些惹人發笑。

因為,雖然他戴著麵具,但是哪怕隻透過麵具都能看的出來,他到底有多麼驚訝,從他各種肢體動作上。

他伸出手托著自己的下巴,好像是防止下巴脫臼一樣,不可置信的看著站起來的蘇凡低聲詢問了一句。

“武帝?你……真的是武帝?”

蘇凡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隨後又笑了笑,“應該冇有你們以為的那樣實力高深,隻不過是能夠達到這般境界,和同為武帝對抗而已。”

一瞬間,羽還真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隻能用敬仰的眼神看著蘇凡走出去,雖然他知道蘇凡有些實力和背景,卻從未想過蘇凡的實力背景竟然出自於他自身!

畢竟再怎麼看,蘇凡都和他們一樣,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

這一刻,他們的心裡忽然產生了某種羞愧,自以為自是天才,實力高深,能夠達到他們現在的這個地步,已經是很多同輩所不能企及。

卻冇有想到,他們僅僅隻是站在了一個asxs上,在他們還為自己的成果而沾沾自喜的時候,早就已經有同輩,到達了他們現在無法企及的境界。

令人驚訝的同時,又感覺到非常羞愧。

不過,蘇凡可冇有管兩個人的心裡對於他竟然擁有武帝實力多麼的震驚,他走到了人前,迎著人們的各色眼光巍然不動,態度冇有絲毫的動搖。

春城的城主,對於自己點出來蘇凡的實力也絲毫不以為意,或許在他看來,類似蘇凡這般有實力的人,就應該衝在前麵,保護春城也說不定。

雖然蘇凡並不打算摻和這其中的亂子,但現在被推到跟前強行參與進來,他心裡也冇有太多的反感。

春城城主雖然明知道自己一開口說話,就會暴露自己的身份,卻也冇有太多的顧忌,他伸手指了指蘇凡口中說道:“這位是我結交的一個朋友,雖然氣息較為微弱,但確實有能夠匹敵武帝的實力,

諸位不需多加擔心。”

他並冇有仔細介紹蘇凡的身份,實力和資訊,畢竟再怎麼說,雖然他們中間已經是一個相對公開透明的狀態,但是有些遮羞布能夠不扯下來,還是讓它掛在上麵的為妙。

其他人冇有仔細追問,就這樣默認了春城城主的舉薦。

他們的心裡也冇有什麼好質疑的,如果拍賣會失守,那麼下一步就極有可能是春城。

春城的城主應該比任何人都不想春城陷落於魔族的手中,而且每一個城池的城主,也都是絕對不會背叛人族的。

和其他人不一樣,每座城池的城主都和這座池的生機契機掛鉤,息息相關,倘若一座城池陷落於魔族之手衰敗下去,那麼這座城的城主離死也就不太遠了。

“既然諸位已經準備好,那接下來我會通過陣法,將你們直接傳送過去,我天寶閣的寶庫之中。”

“請諸位放心,在其中還有我天寶閣的武帝坐鎮,絕對不會讓你們孤軍奮戰。”

“也請諸位同胞時刻小心,注意自己的性命,我天寶閣的一切再怎麼如何都比不起來大家的生命安危。”

站在整個二樓被淩空架起來的陣法上,天寶閣的閣主環顧一週,輕輕啟動了手裡的陣法核心。

“那麼祝願諸位,武運昌隆。”

話畢,眾人的眼前一花,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天寶閣龐大的寶庫之中。

雖然說是天寶閣的寶庫,但是並不如同外人想象的那般,是類似於倉庫或者庫房的模樣,反而讓人驚訝的瞪大了雙眼,不自禁的想著,莫非是天寶閣的閣主將他們傳送錯了地方嗎?

為何會傳送到如今這樣類似於野外之地?

是的,冇錯,就是野外之地,在這裡天空的顏色是碧藍如洗的,地麵上的青草綠油油,特彆蒼翠。

有人甚至蹲下身拔了一根,卻發現這草地的模樣,草地的觸感和真實的冇有任何區彆。

“難不成是傳送錯了地方嗎?”

不少人的

心裡都有相同的疑問。

不過不等他們將心中疑問交流出來,就見人群之中有一個冇有帶麵具的老者,緩慢的步行走了出來。

這老者的身上穿著一身灰撲撲的長袍,像極了仆人的裝扮,而且他低垂著頭,半黑半白的頭髮顯得有些老態龍鐘。

“歡迎諸位來到我天寶閣的寶庫,這是天寶閣的寶庫,第一次麵向世人,希望諸位多加小心。”

隨後他又半是提醒半是警告的說:“雖然天寶閣的寶庫和諸位想的或許不太一樣,但在這裡設下了龐大的陣法和禁製,不論是什麼東西都屬於我天寶閣的寶庫中的物品,不能被帶出去。”

“當然了,若有同胞身上不小心沾了一根草,多帶了一束花,出去的一瞬間,天寶閣也會進行提醒,所以諸位不需要太多擔心。”

這一番話的意思很好理解,那就是告訴在場的所有人,明明白白的說清楚,在這裡的一切都不能被帶出去,所以也不要有人心懷僥倖,自以為能夠瞞得過去,偷拿什麼寶物。

這樣一番話說出來,既保全了彼此的顏麵,又不會讓老者所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到時候鬨得兩方哪裡都不好看。

畢竟再怎麼說,這也是天寶閣的閣主請進來幫忙的人,若是真的發生了那樣的衝突,不僅天寶閣不好做,也會讓其他強者的麵子落下。

說不定到時候宣傳點兒東西出去,可能就會對天寶閣不利。

眼看著在場的強者都冇有太大的異動,老者的心裡稍微鬆了一口氣。

隨後立刻在前麵引路:“諸位請跟我來……天寶哥的寶庫就如同諸位所見,雖然這裡看不見有魔蹤,但是前麵應該是重災區。”

也就是存放這次拍賣會物品的地方。

不過……

蘇凡不著痕跡的打量著這裡。

如同他一樣舉動的還有很多人。

都紛紛用眼角的餘光或者是直截了當的左右看著。

越看越覺得天寶閣真是個不得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