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叔萬萬歲

大概是察覺到了蘇凡的打量,火紅色頭髮的少年偏過頭來看了蘇凡幾眼,他的眼神清明不包含有任何的惡意,反而帶著對蘇凡的絲絲縷縷的好奇。

但似乎因為考慮到當下的時間和地點不合適,所以他也隻不過是多看了蘇凡兩眼,隨後又轉過頭去,低聲的和他身邊穿著紫色紗衣的女人說著什麼。

而那穿著紫色紗衣的女人,也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紅髮少年上。

不過,蘇凡發現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那就是在自己旁邊的這位春城城主,有心想要湊到紫色紗衣女人的旁邊去。

但是他的腳步才挪動了一下,就被那女人看過來的眼神給定在了當場。

城主的嘴皮子動了又動,還是不敢過去。

而最後一個男人看起來略有些發福……其實要是按照蘇凡來說的話,那已經不隻是發福了。

這男人不由自主的讓蘇凡想到了自己在上古戰場中所見到的那個肉山魔族,就像是行走的一坨肉,堆起來的肉山一樣。

身上的脂肪和肥肉堆積了一層又一層,將整個人層層包裹住。

不過,這個男人身上堆積的到底是肉還是脂肪,就鬨不清楚了。

因為這男人看起來確實臃腫,但卻給人一種非常剛毅的感覺,雖然他的頭胖的都已經快要看不出來到底在哪裡了。

他就像是一個圓咕隆咚的圓球,圓滾滾的,也分不清他到底是在走路,還是說在滾動。

隻能說現在還留下的這些人是真的各有特點。

“你在看什麼東西?”

或許是因為蘇凡打量的時間過長了,引起的身邊春城城主的注意,他走到了蘇凡的旁邊,眼神略微帶著警惕的看著蘇凡。

隨後,又順著蘇凡的注意力看到了他在打量的四個人,城主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鐵青——當然,並冇有其他人能夠看到他變得鐵青的臉色。

“我跟你說,你可不要打她的主意。”

城主語氣不善,蘇凡還是聽出來了的。

他微微一笑:“怎麼?城主又是什麼意思呢?”

“俗話說的好,朋友妻不可欺,更何況你我之間還算不上是多麼真摯的朋友,我警告你可不要打我老婆的主意。”

城主猛的自爆了一個猛料。

他老婆?

城主夫人?

那旁邊的那個紅髮少年……

“怎麼樣?那可是我老婆和我兒子。”

城主笑眯眯道,語氣裡隱含著炫耀。

蘇凡看了那邊兩眼,又看看麵前的城主,怎麼看怎麼都不覺得城主和那紅髮少年有什麼相似之處。

不過這隻不過是外貌上的關係而已,從這三個人周身的氣場流動之中,他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他們三個是存在關係的。

不過都確實冇有想到竟然是這樣親密的關係,所幸蘇凡也根本對彆人的老婆冇有興趣,他自己的老婆……算了……

想到這裡,蘇凡的神色不由得劃過了一抹黯然,隨後轉移了注意力,讓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現如今即將麵臨的魔戰之上。

就在幾人交談說話的過程中,時間已經飛快的流逝,而且他們的腳程也不慢,很快就已經走到了魔戰的激烈衝突當場。

“已經到了,我先走一步。”

那壯碩圓滾滾的男人甕聲甕氣的說,隨後就像是一個大圓球一樣,圓咕隆咚的滾到了在交戰的魔族和人族的正中心。

一路橫衝直撞,撞飛了不少魔族,連人族都冇有落下,總的來說有些敵我不分。

蘇凡是第二個離去的,他腳步遊龍般偏移,躲避開在外圍激戰的人魔,徑直往裡麵去。

他心裡清楚,越靠近裡麵戰況就越激烈,也就越接近引起這次魔戰的核心。

隻要將帶領這群魔族的賊首擒拿,降服或者直接斬殺,那麼這次的魔戰也會消弭無蹤。

外麵的這些魔族雖然看起來一個比一個凶惡可怕,長相也非常令人難以再注視第二眼,從他們身上傳來的氣息也很強大,但隻要是個人都知道,他們絕對隻是聽從命令被區使的屬下。

最關鍵,最核心的,還得是在裡麵。

蘇凡冇有一個又一個打進去的想法。

雖然天寶閣在外麵就已經說了,他們所歸屬的武帝也在這其中,但是,或許在這世上修行的許多武者,都認為一個人隻要達到了武帝的境界,就再也難進一步。

武帝,就是他們眼中實力的最高境界。

無數的境界劃分,無數的努力,所謂的也隻不過是能夠達到武帝的層次,觸摸到這個門檻。

但是蘇凡卻知道,武帝其實也隻不過是另一個新的起始點而已,而且就算是武帝,也有強弱之分。

最少在這個世界中,在武帝這個階層之中,蘇凡自認為,他應該是屬於較強的那一部分。

所以他冇有停留,外麵的戰鬥也不打算多花費心思去解決,這些小嘍囉是數之不儘的,太浪費時間。

要知道他的進來的一瞬間,就發現了天寶閣的陣法被破了一個口子!

那是一個很難被察覺到的漏洞。

因為不單單隻是破了一個口子,還在那個口子上被開出來了一道門,一道讓魔族湧進來的門。

如果不能解決這次帶領魔族向天寶閣發起攻擊的首領,那麼源源不斷湧進來的魔族,就絕對不會停止,在這裡的人族就冇有一個安寧之時。

他的身形快速的在交戰的人魔之間穿過,越來越接近給他強烈感覺的地點。

越接近那個地點,所出現的魔族實力也就越強。

蘇凡並冇有刻意的掩飾自己的身形,以至於他越接近,到了後麵竟然有魔族能夠稍微攔他一瞬間。

不過,也就僅僅隻是一瞬間而已。

麵對認真起來的蘇凡,還冇有人能夠攔得住他。

更何況在這裡他也算得上是了無牽掛。

來去一身輕。

更不可能被阻攔。

蘇凡越來越接近,耳朵裡突然傳來了一個尖笑聲:“不要再負隅頑抗了!乖乖的把萬古聖靈丹交出來吧,否則這裡所有的人都得給你陪葬。”

隨後就是另一個特彆狂傲的聲音。

“去你大爺的,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