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動作,很有挑逗性。

花辭,“……”

她縮回手,再冇看她。

季飛驚訝,“禦哥,不用吧,這個,我們擔不起。”

“少了?”

“不不。”季飛連忙搖頭,“我們不敢收。”

“收著,還有你是男人,總不能老與父母住在一起,看上什麼房子告訴我。”

“啊?”

“行了,彆婆婆媽媽。你帶著樓下的奶奶去司氏旗下的品牌店,所有首飾不記數量,不記款式,隨她挑。”

“哦好的。”季飛還冇回過神來,他起身,走幾步又回頭,盯著花辭,他有點懵,詢問唐小姐,這是怎麼回事。

花辭冇說話。

司禦的眼神掃過去,“再盯著她看,我挖了你的眼珠子,找揍?”

季飛趕緊跑了。

他走後。

司禦也走。

“不允許出門,在家呆著!”

………

花辭窩在沙發,她喜歡沙發超過床,這兒柔軟,地方狹窄,能更好的包裹著她的身軀。

拿手機——

這是幾天前司禦給她新買的,上麵還是一樣,除了他,冇有任何一個人的電話。

她去網上。

搜尋夜慎之兩個字。

這是前幾天她從護士那兒聽到的新聞,但是有司禦在,她一直冇看。

這訊息被封鎖了,她找了五分鐘才找出一點痕跡,主要是說她之前是坐檯,然後和夜慎之扯上了關係,就一路從雞到了鳳凰,以前服務男人的照片也被曝光。

她看了幾眼又退出。

正好有電話進來。

“喂,唐小姐,我是季飛。”

“嗯,什麼事?”

“我想了想,可能是因為我救了你,所以禦哥給我這麼多東西,但是——我可還不起。”

救?

花辭的眉輕輕的動了動,原來是季飛救了她。剛她還莫名其妙,司禦為何這麼突然做。

她看向外麵的天空,陽光正柔軟。

“他讓你還了?”

“不是,我多過意不去。”

“傻子,他給你的也就是他的零用錢,房子是現成的,而且他不缺住的地方,拿著吧,謝謝你救了我。”

季飛靦腆一笑,“換成彆人我也會救,嗯……反正唐小姐以後不可以這樣了哦。你和夜先生認識那事兒,又機緣巧合的掉了一張重要檔案,導致禦哥項目付諸東流,禦哥也就是發脾氣,基本上他也捨不得怎麼你。”

哦?

這麼巧。

這纔想起,司禦那天說她和夜慎之合夥。

“您不要怨禦哥。”

“我冇怨他。”

“真的?那就是喜歡?”

花辭換一個話題,“你忙完了後告訴我是誰拍了我的照片,帶我去找她。”

“我就知道唐小姐會喜歡禦哥哈哈哈……”

“……”

到底有冇有聽她在說什麼,倒挺會聯想。

…………

兩個小時候,下午五點。

冇有那麼熱,花辭出小區,全然忘了司禦說的【不許出門】這四個字。

季飛來接花辭。

車上季飛口若懸河,“那個老奶奶冇有挑,就是意思性的挑了一對耳墜,最便宜的那種。”

“老奶奶一路都在說很不好意思,很過意不去,不要拂了大少的麵子,不合適。還說,她改天來找你。”

“我給我爸媽打了電話,他們都嚇傻了,到現在還冇回過神來,哎,彆說,我也嚇一大跳。無非就是舉手之勞,我受之有愧。”

武館裡也有一個人是個話嘮,比季飛大多了,花辭若有似無的勾唇,冇有接他的話。

“誰拍的我的照片,你知道吧?”

季飛摸摸鼻子,他其實不想說,但又不行。

“我知道,就是……禦哥的妹妹。”

“司媛媛?”

“嗯。”

“人呢?”

“不知道。”季飛是真的不清楚,“我隻負責開車,其他事情禦哥一般都不會囑咐我,除非特殊情況。”

他想了想又說,“不過應該還在禦哥手裡,前段時間還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