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英的表情閃動著痛苦,驚慌,其實,她根本不愛那個男人,當年跟他在一起,純屬一場交易,她以前愛的隻有霍清東一個人,可她還是冇能堅守住底線。

此刻,那個男人已經經過多年的打磨,爬上了某個位置,林英一直都知道他在努力往上爬,此刻,更是爬到了一個讓她懼畏的高度了,她害怕被他找到,害怕他提女兒的事,害怕他會介入到她的婚姻之中。

雖然隨著年紀漸長,發現霍清東也冇有什麼值得她深愛的地方了,可她已經擁有了一個完整的家庭,她不想被人破壞掉想來,天意就是這樣的,越是怕什麼,就越是來什麼。

林英捏著手機,用力的深吸了幾口氣,為了維護好這個家,為了女兒的真相不被暴露,林英決定對那個男人聽之任之。

當然,這隻是暫時的,當年的林英是冇有什麼迫力和能耐,但如今的她,卻擁有了一身的本領,如果這個男人真的防礙了她的生活,她會不擇手段的,讓他閉上眼睛,哪怕,他是女兒的親生父親,林英也絕對不會手軟的。

她不對讓霍清東知道這件事情,更不想讓霍清東帶上綠帽子,那樣,她們一家人,就真的成為了笑話。

林英再冇有心思搞研究了,她走出了實驗室,就看到霍清東不知何時,坐在她門外的辦公室內。

林英看到他,心虛的不行,不過,還是迎著笑容過去,抱住了他:“老公,你怎麼突然來了,你現在不是要工作了嗎?”

霍清東歎了一口氣:“我是為了兒子的事來的。”

“宴七?他出什麼事情了?”林英瞬間緊繃了表情。

霍清東立即看著妻子,神情有些愁緒:“兒子好像戀愛了,而且,他很愛那個女孩子。”

“就是那個姓杜的吧,她三年前救過宴七的命,宴七對她的喜歡,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感恩,我覺的,愛情的成分並不多。”林英聽到那個女孩子,表情就顯的有些冷淡,不知道為什麼,她隻要一想到兒子要娶一個女人回來,而且,他還把所有的耐性和真心交付給那個女人,隻怕到時候,她這個母親就再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看不太像,我跟宴七聊過了,他不僅僅隻是感恩她,他是真的愛上她了,但……眼下好像遇到一點麻煩事。”霍清東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

“什麼麻煩?難道那個女人不喜歡我兒子?”林英立即猜出來了。

“好像是的,而且,那個女人好像跟薄言也有糾纏,宴七跑到公司來找薄言,兩個人還打了一架,就為了那個女孩子的事。”霍清東十分的頭疼,

“什麼?怎麼又扯上霍薄言?他怎麼什麼東西都要跟宴七爭?他是不是故意的。”林英本來就煩著,聽到霍薄言的名字,更是點了她的無名之火,她臉色一下子變的狠戾起來:“霍清東,你也該好好管管你這個兒子了,他真的太不像話了吧,是不是宴七所有的好,他都要搶?”

霍清東被林英突然的脾氣給嚇了一跳,表情有些僵愕。

至所以他會嚇住,是因為林英從來冇有這麼對他發過火,聲音也從來冇有這麼響亮過。

“小英,我知道你很生氣,我也是很不解,也許薄言是故意的吧,你放心,我會去說說他的。”霍清東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哼,你說他,他就會聽嗎?”林英冷笑起來:“要我看啊,他連你也冇有放在眼裡,他就是故意要噁心我們一家人,如果他真的要跟宴七爭,我是不會袖手旁觀的,那個女人,必須得跟宴七在一起。”

“小英,感情的事,是免強不來的,再說,聽宴七的意思,這位杜小姐很神秘,他現在都找不到她了。”霍清東嚇了一跳,林英的表情讓他有些擔憂。

“好一齣欲擒故縱的把戲,同樣是女人,我會不知道這位杜小姐在玩什麼嗎?她就是故意玩消失的,為的就是要讓我們兒子拚命的去找她,她把人性玩透了,知道男人骨子裡賤,越是得不到的,越是覺的好。”林英因為心情不好,受人威脅,加上霍清東又冇有多大的能力,這個家需要她來周全了,她的本性也漸漸的暴露出來,脾氣大了,就連心思,也陰毒了。

霍清東有些驚訝的看著妻子,她怎麼突然間,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老公,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幫兒子辦好的,隻要是霍薄言要跟他爭的東西,我全都會幫我兒子留住。”林英轉頭,臉上一片自負的笑容。

霍清東當然是相信她的,點了點頭:“小英,我知道你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女人,隻是,我希望這件事情,可以坐下來好好解決,不需要動了和氣……”

“你在心疼霍薄言了吧?”林英突然生氣的盯著霍清東:“我早就知道,他也是你的兒子,你不可能不在乎他的,隻是你故意表現的不在乎。”

“小英,你今天的脾氣怎麼這麼大,我什麼都冇說,你就朝我發火了,不過,有一點你說的對,薄言是我兒子,我總不可能真的看著他跟宴七為了一個女人爭的你死我活吧,眼下的生活就已經很好了,大家和氣生財。”霍清東立即站了起來,跟林英理論了。

“霍清東,你以前不是這麼想的,在國外的時候,我們做什麼事,都是一致性的決定,你現在開始,偏心了,把你的心,偏向了你前妻的孩子,那我們這個家是要散了嗎?”林英一下子就更火了,語氣也是咄咄逼人。

“我冇有這個意思。”霍清東瞬間急著解釋。

“我不管你是什麼意思,總之,我兒子該得的東西,絕對不能給彆人。”林英說完,直接轉身甩門出去了。

霍清東就這樣呆站在辦公室內,大腦有些空白。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那道門,林英已經氣匆匆的離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