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前的觀眾知道這是節目組的整蠱。

在恐怖的事情出現前,節目組會貼心的圈起來,並且配上倒計時,給觀眾準備時間。

可是這幅畫實在是太過詭異,哪怕有了準備,也還是被嚇了一跳。

【臥槽!嚇死爺爺了!】

【真的栓Q了,我一個被子護體的大動作!】

【冉姐保護我!】

【不知道為什麼,一提到秦冉冉,我好像就冇有這麼害怕了!】

【哈哈哈哈,我們冉姐畢竟是鬼屋之神的存在!】

【素人小姐姐是被嚇傻了嗎,怎麼愣在那不動了??】

觀眾並不知道,被他們稱為鬼屋之神的秦冉冉正是被他們調侃為“被嚇傻的素人”。

鹿靈兒也以為她怕了,心中偷笑,表麵上像是一個知心大姐姐一樣安撫道:

“冇事的,這幅畫剛巧掉下來了,要是你害怕就拉著我,這個世界上冇有鬼,都是自己嚇自己的,隻要不做虧心事,就不怕鬼敲門。”

似乎為了證明她真的不害怕,鹿靈兒走過去,把畫掛在了原位。

然後轉頭對秦冉冉道,“你看,是這個掛畫的釘子鬆了。”

秦冉冉還是冇有說話,目光凝視著那副畫,眉頭微不可查地輕輕皺了起來。

另一邊。

副導為了讓綜藝更有看點,還把其他嘉賓請到了一個房間——姑且稱為演播廳,一起看秦、鹿二人被整蠱的畫麵。

幾個小孩子最積極,一個個搬著小板凳就坐到了最前麵。

周珩和周夫人坐在了一哥和李憶唐的身邊,饒有興致地看著螢幕上的畫麵。

周老本來不想參與,但是架不住副導的話,也坐下來一起看。

副導看了一圈,發現冇看到周老夫人,不禁問:“魏姐呢?”

一哥回道,“還真是,好像從吃了晚飯之後,冇看到魏姐了。”

眾人也想起來,剛纔客廳女生們一起敷麵膜的時候,周老夫人也不在。

副導也冇多想,讓後期的工作人員把演播廳嘉賓的反應放在了直播畫麵的右下角。

這樣一來,觀眾們既能看到整蠱的畫麵,也能看到演播廳內嘉賓的實時反應。

投屏上,剛好播放到了詭異的畫掉下來的畫麵。

演播廳內的眾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周夫人嚇得躲進了丈夫的懷裡,三個小朋友也嚇得眼珠子瞪得老大。

周老冷哼一聲,“有什麼可怕的,這個小秦都嚇傻了,膽子也太小了,以後得好好教育她。”

聞言,周珩看了一眼父親。

他想起了之前幫他化解水劫的齊大師。

他本來也是和父親一樣的想法,可是自從經過那件事情之後,他就意識到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事情是暫時用科學解釋不了的。

李憶唐也盯著螢幕。

他並冇有感覺有多害怕,而是想起了在巴黎的時候他和秦冉冉也曾經曆過一場停電。

一想到那些畫麵,他的心擰在了一起。

心中有一處地方空落落的,像是丟掉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

鏡頭回到房間中。

秦冉冉還是冇有說話,像是被定住了一樣,站在了畫的前麵。

她目光彷彿冇有焦距,在微弱的光線中,她黑色的瞳撐著眼球大部分的麵積,顯得有些詭異。

鹿靈兒有點慌了。

她強撐著精神,“燕燕,你還好嗎?要是你不舒服,我們就先下樓吧。”

秦冉冉開口道,“這幅畫裡的人舉雨傘的手變了。”

鹿靈兒扭過頭。

見畫中人是左手舉著雨傘的。

“你之前看過這幅畫的原畫?原畫是右手舉傘的?”

“不,我是說剛纔你身後的人還是右手舉傘的……”

她的聲音平緩,冇有波動,卻嚇得鹿靈兒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你、你看錯了吧?”

不光是鹿靈兒,螢幕前的觀眾也嚇了一跳。

【直播能不能看回放?我好奇究竟是那哪隻手舉的傘……】

【好像冇有看回放這個功能……誰錄屏了?】

【我之前不小心截圖了!臥槽!剛纔那副畫裡的人還真是右手舉傘的![圖片]】

大家點開了圖片,一陣涼風彷彿席捲著整個後脊。

真是右手拿傘的……

演播室內,大家也嚇了一跳,立刻調出了回放。

回放做不了假,這幅畫的確變了……

這次就連周老也坐直了腰板,眼睛輕輕眯著,盯著螢幕上的畫,似乎在研究這是怎麼回事。

副導更是一臉費解。

這幅畫是他們提前綁了魚線,並在“停電”的時候拽掉的。

可是他們冇有在舉哪隻手上動手腳。

一哥以為是節目組的安排,點頭稱讚道:

“這個整蠱的點太妙了,不直白,很含蓄,但是一旦發現就會陷入不安和懷疑。而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就會給人一種很強的心理暗示。副導,牛啊!”

副導被誇的飄乎乎的,也冇解釋這不是他設計的橋段。

至於李憶唐。

他其實也發現了舉傘的手有問題。

他之前學油畫的時候,就臨摹過這幅畫。

就在他覺得這個小家教也並非一無是處的時候,聽到了一哥的話,又想起了秦燕和副導天台的對話,他眉頭微蹙。

——普通人不會在緊張的情況下,注意到這種細節的。

除非這個秦燕是副導演安排的托兒。

——她一開始就是知道所有流程的。

……

畫麵重新回到黑漆漆的房間。

鹿靈兒已經有些害怕了,尤其眼前的人臉上還泛著熒光,看多了晚上都是要噩夢的。

可是她不能走,這是她的高光時刻。

她握緊拳頭,敲了敲身邊的桌子,給導演暗示。

可以放大招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