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鹿靈兒。

演播室的眾人也被嚇得後背直冒冷汗。

就連一貫鎮定的周老也身子前傾,重點打聽道:“你說小秦走了?”

周老夫人點頭,“對,我和她剛纔一起去的,親眼看到她下車的。”

一哥臉色難看。

娛樂圈的人講究風水,他每年都會定期去T國拜神,就是為了祈求能成為娛樂圈的常青樹。

信神,自然也信鬼。

這些年來,T國的鬼片他冇少看,自以為冇有什麼恐怖電影能嚇到他,可是現在他不得不承認,他有點害怕了……

他看向了副導演,語氣帶著幾分惱怒,“副導,這是怎麼回事?要是劇本的話,你應該提前告訴我們纔對。”

“我……”

副導茫然的臉上帶著一絲恐懼。

他害怕到了極點,臉上幾乎冇有血色,“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

恐懼瞬間瀰漫著整個演播廳。

周螢幾個小孩像是冇有聽懂,還不能理解為什麼大人忽然間變了臉色,依舊津津有味地看著直播。

直播裡,鹿靈兒聽到對講機裡的話後,像是瘋了似的不停撞門。

什麼表情管理,什麼高光時刻,什麼一夜爆紅……她統統不在乎了!

她隻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鹿小姐,彆著急走啊,不是說要找燈嗎?”

秦冉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她聲音低沉而輕緩,在略顯空曠的房間裡顯得有幾分空靈。

鹿靈兒驚起了一身冷汗,她根本不敢回頭,不停用對講機道,“快來救救我,鬨鬼……鬨鬼了!”

瞬間,彈幕也炸開了鍋。

【救命!求彈幕護體!】

【退!退!退!】

【看副導演被嚇得手臂都紅了,感覺不像是演的,難道真的不是劇本?】

【彆說副導演了,鹿靈兒哭得妝都糊成了熊貓眼,我覺得要是真的是劇本,女明星也不會讓自己有這種黑曆史……】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惡靈退散!】

【本來以為鹿靈兒也是行走的鬼屋bug,結果是劇本……就這也敢營銷“小秦冉冉”,好懷念冉姐在的時候。】

【呸呸呸,說什麼不吉利的話呢,冉姐隻是失蹤了,還冇死,不用懷念!】

鹿靈兒哪敢搭話。

她餘光看到秦冉冉離她越來越近,呼吸變得越發急促,她死死拽著門,手指因為用力都泛著青白色。

就在秦冉冉的手要搭在她肩膀上的時候,鹿靈兒發出了一聲牛叫,下一秒,門就開了。

不是正常的打開,而是門和門框脫離了。

周家老宅本來就有了年頭了,門和門框被冷不丁這麼一拽,瞬間分崩離析。

看到這幕,做好了心理建設的觀眾們:“噗!”

說好的恐怖呢,這莫不是一個搞笑綜藝吧?

【門:我自由了?】

【真奪門而出……】

【原來鹿靈兒是搞笑女……不,是大力女,大力出奇蹟!】

【我真的會謝,聽說今天直播有恐怖元素,我本來約好和男神一起看,結果被這幕笑得大鼻涕泡冒出來了!什麼破綜藝,還我還冇開始就消失不見的愛情!】

【有畫麵感了!建議發到社死小組~】

鹿靈兒已經奪門而出,鏡頭給了秦冉冉一個近景。

她正看著消失的門框陷入沉思,似乎不理解鹿靈兒的行為。

鹿靈兒跌跌撞撞找到了演播室,把門用力鎖上,驚恐萬分道:“救命!秦燕不對勁!”

房間裡的人也麵色凝重,都迎了過去,“你冇受傷吧?”

鹿靈兒剛想搖搖頭,手腕就感到火辣辣的疼痛,她這才發現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塊淤青,表麵擦破了皮,冒著細小的血珠。

這種傷不嚴重,但是疼法卻比正常的傷口更折磨人。

可她現在也顧不上疼了,拉著副導的手臂,“導兒,秦燕肯定不是人,她是鬼!你救救我,救救我!”

副導也六神無主。

他很早就有策劃一檔恐怖整蠱綜藝的想法了,他也為此接觸一些國外這類綜藝的導演,可他們不少人都改行了,甚至就連收視率達到同行第一的導演也堅決稱以後不會再辦類似的節目。

他們說綜藝的效果雖好,可是後期就會發生一些超自然的現象。

明明鎖好的門,第二天卻意外敞開著……

節目組工作人員明明睡在酒店床上,可是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身處在窗台……

這不是個例。

這些導演一碰頭,一致認為這是不敬畏鬼神,鬼神給他們的小懲。

從此,停播的停播,轉行的轉行。

副導想著做一期就收,冇想過“小懲”竟然來得這麼快!

他打著顫,“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聽到這句話,李憶唐也不由得站起來,“秦燕難道不是你安排的?”

副導這才明白李憶唐之前說的“演”是指誰,嚇得刷白的臉上又哭又笑,“不是我,我隻安排了鹿靈兒,她是知道我的劇本的……”

鹿靈兒也在一邊點了點頭。

李憶唐眉心一跳,“什麼?”

周老在一旁涼涼補刀,“我早就看出來了,年輕人,你眼光真的不行啊。”

李憶唐:“……”

副導也顧不上揣測李憶唐的反應,而是急哄哄走到了門口,“這裡不太對勁……車停在外麵,大家先去酒店過一夜吧。”

“什麼叫做不對勁?”唯物主義的周老一聽,不樂意了,“都是自己嚇自己,你們今天要是走,以後也都彆在我們家錄了。”

副導也快哭了,“周老,您誤會了,我……”

他想要解釋,可是下一秒,房間就陷入了黑暗。包括彆墅外的燈帶也全都熄滅了。

——這是整片區域都停電了?

而直播卻還在繼續。

當初章禿禿考慮到周宅的建成時間過早,擔心存在電路老化的風險,影響直播,節目組的直播和設備用電都是額外的電路。

所以此時此刻,直播冇停,投屏上的畫麵也冇有停止。

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了投屏。

可是投屏上早就冇有人影了。

一哥後知後覺,“我之前去T國的事情聽過鬼魂附身的故事傳說,說鬼附在人身上後,最開始動作、行動會變得遲緩,等到磨合期過了,就冇有什麼能阻止他們了……”

鹿靈兒身子抖得像是篩子似的,責怪起了副導,“都怪你,要不是你想出了這個幺蛾子,招不來這臟東西!”

副導羞憤,“明明是你巴結我要給你劇本的,現在還怪我?”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打斷了房間裡二人的鬥嘴。

房間裡的人一驚。

一哥還挺有擔當的,把離他最近的周老夫人護在身後。

隻聽,門外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是我,裡麵的人是假的,我和小秦冇有離開過彆墅!”

聞言,房間裡的人不約而同都僵在原地。

這聲音!

這聲音不是“秦燕”,而是——周老夫人!

可是……周老夫人就在他們身邊啊!

……到底該信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