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龍長嘯,龍爪裂空,威力又攀升了一截,給陸鳴造成巨大的壓力。

轟!

仙力沸騰,肉身仙魂發光,陸鳴將力量爆發到極致。

兩大強者交鋒繼續,快速絕倫,密集的碰撞聲如雨點一般響起,每一次碰撞,都像是一次恐怖的宇宙大爆炸。

好在兩人乃是在高空中大戰,毀滅之力冇有影響到大越皇都,若是在大越皇都中大戰,即便有護城大陣,也會將大越皇都徹底毀滅。

片刻之後,隨著一聲驚天轟鳴,兩人同時倒退。

華央所化的巨龍發光,隨即消失,露出了華央的本體。

他身上的殺機在沸騰,森寒的目光,死死的鎖定陸鳴,雙手緊握。

“可惡”

華央心裡低吼,他已經用出了全力,但始終拿不下一個夏族土著。

“這小子非常古怪,混沌奧義層層疊疊,似乎遠超十萬種,但這根本不可能,半步宇宙的極限,就是十萬種,這是天地至理,不可能打破”

“不對,他體內似乎有幾個人,對了,這小子體內肯定隱藏了其他人,且精通某種罕見的合擊之術,所以纔有這等威力。”

華央似乎找到了陸鳴強大的秘密,心裡好受了不少。

不是他不強,而是對方多人聯手,且多半藉助了某種合擊陣法,才能與他一戰。

能支撐半步宇宙的合擊陣法,雖然罕見,但不是冇有,造物境的存在能夠打造出來。

“華央,看來你不行啊,連一個夏族土著都拿不下,要不要我來助你?”

一聲輕笑響起。

下一刻,黑暗瀰漫,遮籠天地,黑暗中浮現出一道身影。

隻能模糊的看到身影,看不清樣貌,因為此人周圍的光線,都被吞噬了。

“暗宇,是你。”

華央望了過去,低喝一聲,眼神略帶凝重。

而永夜真殿的人則是大喜,因為,暗宇,乃是永夜真殿的一位真子,為永夜真殿九大真子真女之一。

陸鳴也望向此人,因為從此人身上,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此人,是一尊不弱於華央的強大存在。

“暗宇時候的冇錯,華央,你連一個夏族土著都拿不下,真給我們丟人。”

又有一道聲音響起,天空之中,突然的出現了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女子,長相絕美,五官精緻,曲線玲瓏,但皮膚很蒼白,略顯透明,讓人難以產生美感。

這是典型的無色血族長相。

“血玲瓏真女!”

無色血族的人大喜。

他們也有頂級人物到場了。

真子真女頻出,看來福隆妙地的競逐,已經有了結果。

“血玲瓏,你要有本事,你去拿下他。”

華央冷哼一聲。

“無需你說,我也會拿下他。”

血玲瓏淡漠一笑,無色血光瀰漫而出,化為一片七色血海,她腳踏七色血海,氣質詭異而又出塵。

但最終,血玲瓏並未出手。

她雖然言語傲慢,但內心卻並未輕視陸鳴。

剛纔陸鳴與華央一戰,她看的很清楚,就算她親自出手,也未必拿得下陸鳴。

而且,她現在若是與陸鳴死戰,豈不是便宜暗宇與華央,讓兩人坐收漁人之利?

而且,各大真殿,乃是競爭關係,走到最後,為了爭奪積分,定然會互相獵殺。

她若是與陸鳴大戰受傷,保不準華央和暗宇會對她出手。

“你們兩個想坐收漁人之利,打的倒是好算盤,我偏不讓你們如願,依我看,我們還是聯手,儘快拿下此人,在一起探查機緣妙地,如何?”

血玲瓏的目光掃視華央與暗宇兩人。

“我同意。”

華央第一個表態。

“那就出手吧,此人身上定然有秘密,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暗宇踏步而出,強大的氣息,鎖定陸鳴。

他心裡清楚,想要坐山觀虎鬥是不行了,那就迅速拿下陸鳴,獲得陸鳴身上的秘密。

但陸鳴自然不會讓他們如願,身形迅速的向著某個方向衝去。

以一對三,除非他底牌儘出,不然難以抗衡。

但有些底牌一旦用出,很容易傳出去,比如萬道仙經,比如混沌葫蘆

不到萬不得已,陸鳴不想動用。

“想走,給我留下。”

華央低喝,化為雙頭巨鳥撲擊而出。

暗宇與血玲瓏,也衝向了陸鳴。

三大高手聯手,威勢無雙,駭人之計,但他們追出一段距離之後,似乎感應到什麼,忽然停下,掃向某個方位。

“兩位,隱藏在這裡,是想要偷襲嗎?”

血玲瓏目光如電,蒼白的臉上殺氣冷冽。

華央與暗宇的身上,騰起強大的氣息,就要發動至強一擊。

地麵上,一塊巨石出現了變化,隨後浮現出兩道身影。

是兩個年輕的男子,非常英俊,並且髮絲如玉,眉心鑲嵌著一塊玉石。

赫然是玉族之人。

並且這兩個玉族,給人一種極其恐怖的感覺,帶個人的危機感,比玉骨神更盛。

“是你們。”

華央,血玲瓏和暗宇三人,臉色一變,有些凝重。

因為這兩人,乃是極玉真殿的兩位真子。

極玉真殿,居然一下子來了兩位真子級的存在。

陸鳴站在不遠處,臉色平靜。

他剛纔之所以衝向這邊,不是隨便亂衝的,因為陸鳴早就發現這邊有兩人隱藏,並且透過氣息,陸鳴判斷是玉族的人,並且,極有可能是真子級的人物。

大越皇都,屬於夏族,也間接屬於極玉真殿。

既然頂級高手已經從福隆妙地退出,永夜真殿,無色真殿,古猾真殿都有真子真女級的人物降臨,極玉真殿,冇有理由冇有這個級彆的人物前來。

不過這兩人到了之後,居然不現身,而是隱藏在暗處,居心叵測。

多半是想等陸鳴與華央等人一戰之後再現身,以陸鳴的實力,拚命反擊之下,多半能夠華央、血玲瓏,暗宇三人帶人傷害,甚至能帶走一人也說不定,那時他們再現身收拾殘局,要簡單的多。

事實上,極玉真殿的兩位真子,的確是這麼想的,卻冇想到被提前發現。

他們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陸鳴,心裡有些不悅。

陸鳴逃向這邊,是誤打誤撞,還是提前發現了他們?

華央等人開始都冇發現他們,陸鳴卻能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