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輝煌的過去,一個又一個的盛世、紀元、生命的時代,此刻都從歲月時空中浮現,層層疊疊。

在那些逝去的過往和時代中,有太多至強者的身影,有無數輝煌的傳承……但,都逝去了。

比仙道、聖道等紀元更加古老。

“在堤壩之後……是文明與生命的墳墓嗎?!”

跳大神的不禁喃喃著。

這一刻,所有人都心神震動。

浩瀚的宇宙,永恒的時空,在歲月上遊中,曾有太多太多的生命紀元了。

生命一次次出現,然後一次次毀滅,就像是大海浪花中的蜉蝣,生死不由人。

寂者所屬的文明、仙道、聖道等……又是第幾個興盛的生命紀元?冇人知曉。

而那些逝去的文明和過往,原本是被埋葬在堤壩之後的。

隨著李凡歸來,神聖大潮復甦,這些逝去的過往冇有了堤壩的阻攔,便出現在這一世。

簡單來說,往日重現!

因為神聖大潮引動了歲月和因果的源頭,所以讓逝去的一切過往,同時出現,造成了往日重現的盛況,那些死去的強者和生靈,都以一種特殊的狀態復甦而來。

而此刻,隨著小山村中敲鑼打鼓辦喜事的聲音,曆史長河中的無數眸光,都聚集到了小山村。

“小山村中有喜事嗎?”

“喜事……難道是……”

火靈兒等人,也矚目向小山村。

就在此刻,從小山村中,更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突破了虛實的界限,抵達村外。

當世之中,忽然有兩人被這種力量降臨。

雲溪的生父——雲辰,以及她的母親,林雪涵。

這種力量降臨,因果長河瞬間都沸騰了,無儘的因果碎片,化作台階,出現在他們腳下,形成了一條寬闊的因果橋梁,讓他們直接可以通向那小山村中。

“這是怎麼回事?”慕千凝吃驚地開口。

“雲辰前輩,被小山村中的因果眷顧,超越了虛實界限,他可以進入其中!”

火靈兒則是神色凝重。

雲辰怔了一下,微微思索,然後,冇有猶豫,直接順著因果橋梁,朝著小山村走去。

同時,他的妻子林雪涵,也踏上因果大道,夫妻二人,攜手進入了小山村中。

“他們好大的因果,難道是……雲溪姑孃的緣故?”

有人猜測到了什麼!

……

小山村中,此刻鞭炮連天,敲鑼打鼓,處處張紅結綵,前所未有過的喜慶。

村裡的王大嬸等,提前一天就已經準備好了今天要用的食材等,治下了幾十桌酒菜,二大爺則是拄著柺杖,老當益壯地安排著各種事情,他當上了今天的“管事”。

“新娘子快要出來咯!”

“等新娘子,等新娘子咯!”

“吃喜糖,吃喜糖!”

孩子們在蹦蹦跳跳著,歡快無比。

“迎客!”

忽然,二大爺大喊一聲,頓時,龍子軒、吳大德等人急忙走了出去,正好雲辰、林雪涵夫婦走了進來。

他們臉上帶著茫然之色。

“二位終於來了。”

龍子軒行了一禮,道:

“奉師父之命,在此等候二位,請二位上座!”

林雪涵關切地道:

“龍公子,雲溪她……還好嗎?”

自從當年的陽間神域一彆,林雪涵已經多年不曾見到過雲溪了,滄海桑田,歲月變幻,經曆了大道的衰亡與如今的神聖復甦,她已經什麼都不在乎,唯獨放不下女兒。

“您放心,雲溪姑娘她很好,今天……是她和師父成親的日子。”

龍子軒回到。

聞言,林雪涵不禁怔了一下,女兒雲溪,出嫁了???

然後,她的美眸中,頓時就露出了一抹激動的光,熱淚不禁流出,喃喃道:

“好,太好了……雲溪這丫頭,也不知道和爹媽先說一聲!”

她擦了擦高興的淚水。

雲辰則是道:“李前輩何時回來的?神聖大潮,是因為他老人家的緣故嗎?他老人家是否知曉,如今整個凡界,都成為了逝去的過往?”

他有太多疑問了。

龍子軒卻隻是一笑,道:“雲辰前輩不用擔心,這些事,稍後你就知道了。”

“請二位隨我來,上座!”

他伸手。

雲辰和林雪涵對視了一眼,雖然疑問還在,但是他們也冇有猶豫,當即跟著龍子軒走了進去。

進入小山村中,處處張燈結綵,一條大路上,更是用紅綢子給鋪滿了,喜慶無比。

進入小院,二大爺當即安排雲辰和林雪涵上座,聽著周圍人的議論和解釋,雲辰和林雪涵才真正意識到……這真的是一場婚禮。

屬於李凡和他們女兒,雲溪的婚禮!

“溪丫頭,她……”

雲辰有些不可置信!

“太好了,太好了,這傻丫頭如今終於有個歸宿了!”

林雪涵激動非常。

“吉時已到,開席……啊呸,請新郎新娘!”

二大爺高興地大呼。

頓時,外麵忽然有琴聲響起!

村民們紛紛側目,隻見從小院一路延伸出去的紅綢上,一雙璧人攜手而來,赫然便是……

李凡和雲溪!

李凡一身新郎喜服,儘顯儒雅飄逸之氣,他嘴角帶著一絲微笑,輕輕握著雲溪的手。

而雲溪則是身著一席大紅長裙,烏黑如瀑的秀髮盤成雲髻,白皙如玉的臉龐在嫁衣映襯下顯得更加美豔可愛,在鳳冠珠簾下,她晶瑩纖長的睫毛輕輕眨動著,時不時側瞄李凡。

宮雅、紫菱、薑雪、蘇白淺共同為雲溪牽著她的長裙,南風撫琴開道,琴聲如高山流水,輕盈曼妙,讓人心生愉悅,一切的煩惱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而心寧則是手持花籃,把潔白的花瓣灑落,營造出唯美的氣氛。

當他們走來,小院中所有村民都是臉上寫滿了喜色,在期待地等待著。

柳樹枝條輕垂,似在撥弄輕風,柳葉無心飄落,與心寧拋灑的花瓣一起灑落,遊蕩的老母雞停住,久久駐足,池塘中,一條條金色鯉魚,以及一條黑魚時不時越出水麵,今天膽子極大……

雲辰和林雪涵,更是頓時激動地站起來。

李凡攜著雲溪的手,走進小院。

“新郎新娘,禮見尊親!”

二大爺高聲開口!

這場婚禮隆重亦簡單,冇有太多的繁文縟節,並不拜天地,唯一的環節,就是大家和雲溪父母的見證。

見證,禮成。

旁邊,獨孤玉清和林九正,已經端上了茶,遞給李凡和雲溪,他們兩人走上前去,要為雲辰和林雪涵奉茶。

但,就在此刻。

小山村外。

天地之間,無數往日堆疊在一起,許多強橫到極點的眸光注視著小山村的方向,其中的至高者,甚至可與如今的黑白、敖無雙等比肩。

忽然,從無垠的宇宙之中,居然有時空長河映照而出,虛無縹緲的時空長河,此刻卻爆發出大浪滔天的聲音,就像是驚人的海嘯襲來一般。

這種動靜牽涉到了時空歲月的上下遊,在火靈兒、慕千凝、長孫長青等人的腳下,以及那些比仙道紀元更加古老的生靈腳下,都有歲月長河的虛影浮現。

但是,他們腳下的歲月長河虛影,卻是乾涸了!

他們就像是無依無靠的孤魂野鬼。

他們忍不住朝著海嘯的下遊看去,卻見在他們腳下乾涸的歲月長河終點,居然有著一座巨大的堤壩。

在那堤壩之後,濤聲驚天,浪聲穿雲,血色的光芒映照著宇宙歲月的下遊!

“這……這堤壩……將我們與現世隔開了?”

“我明白了,我們之所以成為了逝靈,就是因為這堤壩的原因!”

歲月長河展現,許多生靈,都是醒悟過來。

“堤壩後方,是小李原本所處的那一世嗎?!”

神巫忽然激動地開口。

如今,他們都已經知曉,李凡的這道身,乃是從“未來”穿越而來的,不屬於他們這一方時空。

而如今,過去的堤壩被李凡推平了,但是,他們所處的這一世,與李凡原本所處的那一世,歲月長河卻被堤壩隔絕!

相對於那方世界,他們位於上遊,是過往!

那一世,纔是現世!

就在所有人都震驚的時候,那堤壩之後,忽然有巨大的血浪,居然翻過了堤壩,形成了一隻巨大的血爪,橫壓時空上遊,驚動了萬古諸天!

那巨大血爪,朝著歲月上遊壓了過來,無數紀元中,許多至強者出手,各種大道轟然爆發,那巨大血爪的速度被拖慢,但卻冇有被組織!

一方方古老的歲月時空幾乎都要被壓塌了,巨大血爪所向披靡,直接抓向小山村。

“這……這是來自歲月下遊的大敵?!”

跳大神的震驚無比,道:“歲月下遊,如果我冇有猜錯,這是和小李原本同處一方時空的,該是什麼級數的生靈?”

其強大,隻是一出手,就已經得到印證!

翻越了神秘的歲月堤壩,沿著歲月上遊而來,橫壓諸世,幾乎無人能擋!

“村中大喜,安敢放肆!”

黑白負手而出,他屹立於時空上遊,一黑一白的眸子中光芒閃爍,一方演化混沌的無上道圖橫陳歲月長河間,那巨大血爪轟殺而來,直接被擋住了!

黑白與歲月下遊的巨大血爪對轟,運轉輪迴大道,但是,他卻發現輪迴大道,無法觸及歲月下遊!

輪迴……像是被歲月斬斷了。

巨大血爪與黑白相持不下!

但,那下遊堤壩後方,濤聲依舊,忽然又有血浪瀰漫而來,化作一隻拳頭,崩滅了因果輪迴,居然讓黑白的道圖,都有了一絲裂痕!

“二打一?當我們不存在嗎?!”

敖無雙與黑白並肩而立,他咬咬牙,道:“我祝你在歲月下遊,一生平安!”

然後,他身後有各種空寂的影浮現,那是寂道演化出的神秘道則,巨大的拳頭可摧毀諸天,但卻被他化作寂滅虛無。

緊接著,堤壩後方,依舊有各種恐怖的血浪衝擊而來。

化作神矛,崩滅了諸天秩序,讓凡界都在顫抖!

化作天刀,斬斷了神聖大潮,讓世人的修為都在搖晃!

化作道筆,書寫了難以想象的規則,幾乎要重新定義過往!

在浩瀚的往日之中,又有兩尊神秘的存在猶豫許久後走出,與黑白、敖無雙並肩抗敵,但,血色大浪越來越多!

最終,化作一條滔滔血河!

血河瀰漫,順著已經乾涸的歲月上遊而來,要逆伐歲月上遊的一切!

黑白、敖無雙以及兩尊神秘強者,火靈兒等,都是瞬間出手,竭儘全力。

但,這條血河擁有的力量太過神秘,他們可維繫自身不敗,卻難以壓製住整條血河!

血河瀰漫,就要衝向小山村。

就在此刻,一根紙條探出了小山村外,一片柳葉墜落,居然擋住了浩瀚的血河!

一葉障河!

……

小山村中。

“爹,娘,請喝茶!”

雲溪端著茶水,奉上。

“二老請用茶。”

李凡亦開口。

雲辰和林雪涵,眼中都寫滿了複雜。

“溪兒……福緣太過深厚。”

雲辰不禁感慨,他深深明白,從實力上來說,李凡早已經不可想象,身外再無尊,而他們,也隻是牽涉到了雲溪的因果,纔有此因緣際會。

他們冇有多說什麼,接過茶水,輕輕喝下。

“溪丫頭,從今以後,可千萬不能再任性了,不可再那麼刁蠻,要學會勤儉持家,好好過日子,知道嗎?還有,你一直不會做飯,回頭得學學……”

林雪涵喝過茶,不禁囑托著,眼中寫滿了安慰。

女兒便是她最大的心事了,無論雲溪有什麼神秘的過去,無論萬道終點有多麼輝煌的曆史,在她們眼中,雲溪就是雲溪,是那個冇心冇肺的傻丫頭。

“娘,我知道的~~”

雲溪開口,然後嘟囔道:“不過,我纔不學做飯呢,大魔王會做的!”

而這個時候,二大爺已經是迫不及待地高聲開口:“好,禮成,開席!”

場中熱鬨非常。

“新郎新娘,滿上滿上啊!”

“小李,祝你們三年抱兩!兒孫滿堂!”

“雲溪丫頭,讓小李多殺幾隻雞、幾條魚給你補補身子,你太纖細,生孩子可費勁了呢!”

李凡和雲溪上前去給大家敬酒,每一桌都爆發出歡笑的聲音,各種打趣、調笑,讓李凡都是老臉一紅。

李凡正在挨桌敬酒,走到柳樹下的那一桌時候,他看了一眼柳樹,發現柳樹隨風輕顫,枝條間似要劃出淩厲弧線。

柳樹準備對歲月下遊下狠手了。

“不打。”

他忽然低語了一句,道:“有些東西在挖下遊、未來的根,打崩了歲月下遊,就很難找到他們了。”

而後,他一邊敬酒,一邊隨意地揮一揮衣袖。

周圍冇有人注意他隨意而順手的動作。

……

而此刻。

小山村外。

浩瀚無窮的血色浪潮,已經瀰漫了整個宇宙上遊。

在歲月上遊,那些逝去的諸多文明中,有無數高手出現,與之對抗,但是,卻難以逆轉這種大勢!

大片大片的過往崩塌了,往日被覆滅。

但,就在此刻。

從小山村中,忽然有一股微風吹拂而出。

微風吹過,那瀰漫一方方紀元與時空的血色浪潮,就像是被颶風席捲,居然倒掀而去,被吹回了堤壩之後!

天地間,不同的時空中,無數的至強者,此刻都是震撼無比。

他們看向小山村中,眸光中都寫滿了敬畏。

“歲月下遊,是針對推平了禍亂的那位……”

有未知時空中的神秘存在開口。

“他出手了嗎?我怎麼感覺,他似乎隻是揮一揮衣袖……”

“他還在等待嗎?歲月下遊也有恐怖和災禍,他不願直接前去?”

很多存在在猜測!

“小李是從歲月下遊過來的,那段歲月座標……是未來,而未來,同樣災禍,有大恐怖!”

跳大神的凝重地喃喃著。

“我們是逝去的過往,在歲月的上遊,跨過堤壩,進入歲月下遊之後,會改變很多東西,所以,那邊有存在在忌憚我們,要阻止我們的降臨嗎?”

現在,他們對一切越發明瞭。

——李凡從歲月下遊,抵達了歲月上遊,清除了歲月上遊的災禍,平定了上遊源頭之亂。

但歲月下遊……依舊不太平!

那方堤壩,截斷了歲月長河,是兩段歲月長河的分界。

跳大神等人在上遊,整個凡界都在上遊,對於堤壩另一邊來說,這裡是曆史,是過往,是逝去的時空。

對於跳大神等人來說,堤壩的另一邊,則是“現世”,乃至未來,他們的確也屬於過去了。

“神聖大潮必將降臨在堤壩背後的時空……”

黑白低語,道:“等,李前輩已推平歲月上遊,歲月下遊的一切,他老人家,也必有佈局!”

……

小山村中。

“送入洞房,送入洞房啊!”

最終,酒過三巡,大家都紛紛喧嚷起來。

李凡和雲溪被眾人簇擁著,推入房間中。

……

《玄幻:我真不是蓋世高人》所有番外,更新到此全部結束。

新書《神秘降臨》在公眾號“歸心的小窩”首發!

關注微信公眾號“歸心的小窩”即可獲取新書!

李凡等你,不見不散!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