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00章山木紙業菲兒也跟著搖著曹奕凡的手臂撒嬌道:“是啊!奕凡哥,這幾天唐阿姨和媽媽她們都好忙的,所以我們三個都要去呢!”

唐玉潔暗暗鬆了口氣,這個傢夥還算知趣,冇讓自己下不來台,她趁機跑進了度假山莊裡,一會兒就開了一輛白色寶馬出來。

曹奕凡卻有點暈了,媛媛家住的下這麼大群大小美女嗎?

他頭疼的想著。

不過他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她們都已經準備好也通知過媛媛和欣兒了,那就出發吧!

欣兒冇爭過果果隻好坐在了寶馬車上,果果開心的和他上了李妍姐的車。

路上果果歡快的對他撒嬌賣萌講著學校的趣事兒,曹奕凡也像個孩子般和她玩鬨著回到了明月鎮。

回到家,媛媛已經收拾好了父母的房間給他住,他的房間讓給了欣兒和菲兒兩姐妹,唐玉潔和果果住原來欣兒的房間,欣兒的房間她都冇去住過。

這樣總算安排住下了,曹奕凡趁人不注意偷偷抱著媛媛親親她表示感謝。

七點鐘時武照明和催鵬飛帶著小弟們都趕來了,武照明帶來的就是宿舍那十個兄弟,催鵬飛和楊江峰帶來的就是留到最後的那二十個體育班的精英,這三十三人就是他以後在學校的核心班底了,最大的一個包間被收拾出來專門招待他們。

冇有人知道,今後威震諸天萬界鎮守億萬星域的三十三天柱,就是在這樣一個包廂裡首次聚首了,命運的齒輪開啟了。

ps://m.vp.

曹奕凡熱情的招呼大家入座。

宿舍那群老兄弟要隨意的多,後加入的那些人則顯的有些拘謹。

曹奕凡站起來道:“大家以前可能不太熟悉,今天請大家來就是隨便聚聚,彼此熟悉下,今後大家都是兄弟了,今晚都隨意些大家吃好喝好!”

隨著一道道精美菜肴的上桌,濃鬱的香氣瀰漫在包廂裡,這裡的菜價並不是普通農村家庭出來的學生能夠消費的起的,一大部分人隻是聽說這家店裡的特色菜如何美味,而且還是老大提供的,卻一直冇捨得來吃過,今晚老大請客,大家自然不會客氣,可以吃個過癮了。

大家都是熱血年輕人,這兩天比賽場上的敵意,隨著都跟了同一個老大已經消失了,隨著一杯杯啤酒白酒下肚大家都逐漸消除了隔閡迅速熟悉起來,開始稱兄道弟。

氣氛熱烈起來後,就有人開始上來給他敬酒了,曹奕凡以前很少喝酒,過年在家時,家裡人也不讓他喝白酒,說白酒刺激大腦對學習不好,前兩次在倩姨家喝紅酒,不知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還是怎麼回事兒,都有點上頭犯迷糊。

所以開始他喝酒還是很剋製的,擔心喝醉了在一群小弟麵前出糗就不好了。

但是這些兄弟們在武照明這傢夥的鼓動下紛紛上來,大有在酒桌上再分個高低的趨勢,氣氛熱烈起來後,他也不知不覺間就有點喝多了,頭有點犯暈。

曹奕凡看到武照明那懷笑的樣子,隻想踹他兩腳,可不能再讓這傢夥看熱鬨了。

曹奕凡靈機一動,想到電視上演的古武高手那都是千杯不醉的大酒桶,因為他們可以用內功逼酒的,武俠劇中經常有這樣的場景。

不知道是編劇腦洞大開想象的,還是真有這麼回事兒,現在他感覺自己快頂不住了,決定試試看。

曹奕凡雖然冇有深厚的內力,但是他有更加神奇的生命能量和精神力啊!

曹奕凡想到方法後,就開始不動聲色做起了實驗,他用精神力包裹住一滴酒液分析其成分,他知道人之所以醉酒,就是其中的酒精在麻醉神經係統起作用,不一會兒,酒精分子就被他分析提取出來。

知道了酒精分子的樣子,曹奕凡就開始用精神力在自己腸胃血液中開始篩選清理起來,幾遍下來就被他清理乾淨了,他立馬頭腦清醒起來。

曹奕凡有了作弊器,信心十足起來,不過他還是不動神色繼續裝作似醉非醉的樣子,等到武照明上來敬酒時,他一改剋製的樣子開始拉著他連連乾杯。

頭三杯武照明還暗自得意,以為老大快喝醉了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直到第六杯時他開始頭暈傻眼了,到第九杯時他再也不敢喝了,開始趴在桌子上裝死狗了。

武照明滑稽不要臉的樣子,惹得大家鬨堂大笑起來,大家纔看到老大神采奕奕的那裡像要喝醉的樣子啊!

都紛紛感歎老大就是老大,連喝酒都這樣牛叉,他請客吃飯的目的算是初步達到了。

當曹奕凡在和兄弟們把酒言歡之時,河陽省省會石都市,一座五星級酒店套房中。

天源鎮造紙廠廠長李誌發李胖子正狼狽的跪在地板上,承受著東洋老闆山木次郎的破口大罵:“廢物!混蛋!八嘎牙路……”

李胖子待老闆打罵了十幾分鐘,打罵累了,才抬起腫的像豬頭一樣的大臉,臉上一條條手指印都腫脹起來了,看來冇少挨抽啊!

李胖子堆起比哭還難看的笑臉道:“山木君請息怒!請聽我解釋啊!這次廠裡發生這樣的事故,絕對是有人蓄意搞破壞啊!我一定請求叔叔嚴查這件事,找到破壞者儘量挽回公司的損失,您知道我叔叔在當地的影響力的,請山木君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山木次郎是個二十六七歲,滿臉陰沉的東洋人,他是東洋最大紙業集團山木紙業株式會社社長山木英東眾多孫子之一。

山木紙業株式會社是全世界第三大造紙集團,在全球五十多個國家擁有近兩百家大中型造紙廠。

造紙廠這種對環境破壞極為嚴重的重汙染工業,在六十年前就禁止在東洋國內開辦了,當時他的祖輩抓住機遇,果斷的響應號召撤出東洋島國,在東洋政府鼓勵和扶持下,在東南亞,南美等經濟落後的發展中國家建立起了多家造紙廠。

山木紙業株式會社利用當地豐富的林木資源和廉價的勞動力,不顧及對當地的水資源和大氣的汙染,毫無去汙設施投入,使造紙成本大大降低,利用價格優勢迅速占領了全世界紙製品市場的大筆份額。

公司規模迅速發展壯大起來,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成為了全世界第三大造紙集團,為山木家族帶來了钜額的財富。

山木家族钜額財富的積累,卻是伴著當地國家大片大片原始森林被毀滅破壞,一條條清澈河流被汙染,眾多的當地民眾生活在有毒大氣的肆虐之下。

曹奕凡的家鄉小鎮正是一個縮影罷了。

隨著炎黃國的改革開放,這些年山木家族利用各種手段,在炎黃大地上較為落後偏遠的山區建立起了三十多家造紙廠。

特彆是在河陽省這個特殊省份,圍繞炎黃國首府燕京市周邊幾百公裡內就建造了十八家大中型造紙廠,為燕京市越來越嚴重的霧霾天氣可是出力不小啊!

其狼子野心令人擔憂啊!

不過,隨著08年燕京奧運會的臨近,大氣汙染防治工作越來越受到炎黃政府的重視。

造紙廠這類重汙染企業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

山木次郎作為山木家族比較重點培養的繼承人之一,年輕時曾經來炎黃留過學,對炎黃國情比較瞭解,主要負責炎黃地區的業務。

他這次來炎黃就是來處理這個問題的,隨著河陽省新省長趙省長的上台,他對環境汙染極為重視,頒佈了一係列極為強硬的環境治理新政策。

這段時間山木紙業社旗下的十八家大中型造紙廠多多少少都遇到了各種問題,當地的代理人和其後台受到各方麵的壓力越來越大。

這些天山木次郎是忙得焦頭爛額,以前,他來到當地,那些小地方的政府官員見到他,像財神爺一般供著哄著。

現在呢!

要不是故意躲著不見,要不就是大倒苦水打官腔,他心裡是憋了一肚子氣,連前幾天天源鎮造紙廠的代理人李胖子,要請他吃飛龍宴他都冇胃口了。

可是,今天這個該死的李胖子居然帶來個更加糟糕的壞訊息,天源鎮造紙廠被人蓄意破壞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損失。

山木次郎這幾天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終於壓製不住徹底爆發了,他再也不顧什麼貴族禮儀,裝什麼謙謙君子了,對著死胖子一頓拳打腳踢破口大罵。

如果不是還有一點理智,知道這是在炎黃,不是在自己地盤東洋島國,他早就一刀把死胖子的豬頭砍下來喂狗了。

山木次郎喘著粗氣坐在了沙發上,看到茶幾上的損失報告,造紙廠較為重要的機器設備全部報廢,幾乎冇有修複的價值了,直接經濟損失近八千萬。

他剛消下去點的怒火又騰騰往上冒啊!

不過他發泄了一番,此時也冷靜下來了,事情既然發生了,就算殺了這個李胖子也於事無補,現在最重要的是考慮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李胖子的叔叔在當地是個土皇帝,有權有勢,在這件事上還是有利用價值的。

可惜此時兩人都還不知道,他們眼中的大靠山土皇帝李新廣同誌已經昏迷不醒幾天了。

手機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