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25章繪畫宗師李研她們沉迷在月牙灣島清晨如詩如畫的美景裡,不知道自己也成了美景裡最靚麗的那道風景。

曹奕凡出了帳篷,也被朝陽下小島的風光和眾女的美態觸動了心靈,他如癡如醉的欣賞著麵前這幅人與自然和諧共融如夢似幻的唯美迷人的風景,他靈感潮湧般有了創作的衝動。

曹奕凡招手間餐廳裡的大餐桌飛天而來,揮手間文房四寶整齊的擺放在了餐桌上,他胸有成竹般提起筆來凝神靜氣揮筆描繪起來。

他的精神力凝聚天地自然的感悟融合在筆鋒之上,隨著筆墨的的渲染融入到了創作之中,曹奕凡全神貫注描繪著朝陽下月牙灣島晨霧中的美妙風光。

媛媛眾女風格迥異曼妙迷人的身姿和小島的自然風景完美的融合在他的作品中,隨著收筆曹奕凡對天地自然的感悟也成功凝聚在了他的作品中。

在曹奕凡的精神視野裡,這幅《天源晨曦圖》完成的那一刻,一股乳白色的寶光沖天而起,彷彿在與這方天地產生交感一般,他敏銳的感知到了這一變化,大為震驚,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自己不就是受小島迷人風景的吸引,突然靈感來了創作了幅畫嗎?

怎麼會引來天地異象啊!

曹奕凡大惑不解的仰望著天空那片白雲,在《天源晨曦圖》產生的那股寶光衝擊下,彷彿被啟用了般產生了絲奇異的波動,漸漸凝聚出了絲金色的光暈。

他突然冒出了個荒唐的念頭。

靠!

ps://vpkanshu

這他媽的,自己的《天源晨曦圖》不會是要渡天劫吧!

傳說中,在修仙界那些煉丹煉器大師們煉製出逆天的靈丹妙藥或強大逆天的法寶就會引來天地的懲罰降下天劫,一頓天打雷劈後如果靈丹法寶能夠扛下來就算渡劫成功,天地就會承認你存在合理。

如果扛不住那就隻能灰飛煙滅了,也就說明你冇有資格出現在天地間。

天地意誌就是這樣霸道無情。

煉丹師和煉器師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千辛萬苦煉製出來的靈丹法寶在雷劫中苦苦掙紮,他們卻束手無策。

因為天劫是針對靈丹法寶的考驗,彆人是不能夠插手乾預的,否則會引來彌天大禍的,這是無數修仙者用生命總結出來的鐵律,冇有修仙者敢違背。

曹奕凡對於這些修煉界的基本常識還是瞭解的,他戀戀不捨的望著麵前自己第一幅達到宗師境界的作品,他可不認為自己用普通宣紙作的畫能夠抗的住雷劈,《天源晨曦圖》註定剛剛誕生就要毀滅了。

曹奕凡正在和自己的作品告彆,就聽到旁邊傳來米雅驚喜的呼叫聲:“哦!天啊!真不可思議!我居然能夠有幸見證一副宗師級繪畫作品的誕生,真是太好了,奕凡弟弟謝謝你。

奕凡同時也恭喜你成就了繪畫藝術宗師,現在你可是書法繪畫雙宗師啦!你真是個妖孽般的天才啊!太了不起了。”

米雅興奮激動壞了,她邊驚呼邊忍不住抱著的他的胳膊,滿臉菲紅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曹奕凡暈了,自己正在擔心作品被毀呢!

米雅姐你這又是驚呼又是恭喜的是不是不太合適啊!

最重要的是你怎麼能大庭廣眾之下親我呢!

我這麼正派的人,要親咱們能不能認真點,找個冇人的地方再親啊!

你說我當著媛媛她們姐妹的麵被親了,我該怎麼辦,是不能吃虧再親回來呢!

還是趕緊向媛媛她們承認錯誤求得諒解呀!

曹奕凡正糾結著呢!

眾女也已經圍了上來,眼神驚訝的在精妙絕倫的畫作和天空中的異象間流轉著,並冇有注意到他們兩個人的異常。

原來剛纔《天源晨曦圖》那道沖天而起的寶光,驚醒了沉迷在小島清晨美景中的眾女,她們都驚呆了,不知道怎麼回事。

米雅卻冇有,她感覺到這樣的場景似乎非常的熟悉,她稍微一想就驚喜起來。

因為這樣的場景,在她們家族的傳記中有過多次詳細的記載,那就是她們家的先祖創作出傳世作品達到宗師境界時,都會出現的天地異象,在她們家藏書樓裡還有幾副描繪這樣異象的繪畫作品。

米雅可是經常觀賞所以印象深刻,她隻是有點難以置信,因為昨天她還見過曹奕凡的繪畫作品,雖然畫的還不錯,可是距離宗師境界還差的遠呢!

曹奕凡再妖孽,他怎麼可能一天時間繪畫水平就能進步到如此地步,這不科學啊!

米雅在眾女還冇有回過神來時就急忙跑了過來,當她看到麵前這幅畫作時,她就驚訝的發現,這居然真的是幅宗師級作品。

米雅看著麵前這個高大俊朗的神奇男孩兒,她少女芳心徹底亂了,不由自主的就做出了親密的舉動,抱著他的胳膊還親了他。

米雅親完後才發現,自己的舉止有點失禮太不矜持淑女了。

當然米雅平時性格就活潑開朗熱情大方的,和淑女風格搭不上邊,因為她出生書香門第,從小就受炎黃傳統文化的教育,家教嚴格,家族要把她培養成大家閨秀名媛淑女。

可惜這個跟她的天性不合,冇有辦法在家人麵前隻能扮演著大家閨秀的樣子,一上大學,遠離了家人的視線,她活潑開朗的天性就徹底爆發出來,成為了她們四姐妹中最熱情大方的一個。

米雅雖然熱情大方,可是平時和男同學交往都保持著合適的距離,冇有交過男朋友也從來冇有和男生這樣親密接觸過。

曹奕凡暈了,她也差不多。

米雅親過後才冷靜下來,發現自己居然做出了這樣羞人的事兒,就羞澀的不知所措了。

曹奕凡感知到媛媛她們的接近,迅速清醒過來可是自己還被米雅姐親密的抱著胳膊,她滿臉菲紅的低著頭亦喜亦嗔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嬌軀有越來越熱的趨勢。

雖然胳膊的觸感很好很舒服,米雅姐現在嬌羞的模樣也很誘惑迷人,曹奕凡也發現她似乎對自己有了好感,可是現在的時機不對啊!

自己的女朋友們可都在這裡,這桃花運來的太突然,搞不好有變成桃花劫的危險啊!

曹奕凡暗暗動了動胳膊,用心感觸了番米雅姐胸前豐盈的美好才故作調戲的小聲道:“米雅姐,你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你是不是該放開了啊!李研姐她們可要過來了,再不放開我可要喊非禮了啊!”

米雅敏感的發現了他的小動作,驚醒了陷入自己思緒中她,知道自己被吃豆腐了,同時也感覺到眾女的接近,她羞惱之下在懷裡的胳膊上狠狠擰了幾下才趕緊放開他,退了兩步給了他個白眼小聲罵道:“流氓,大色狼!”

曹奕凡感覺自己好冤枉,自己招誰惹誰了,你過來就對自己又抱又親的,自己還冇有說什麼呢,還要被你罵成色狼。

真是的,那有自己這麼純潔的色狼啊!

要不是地方時機都不合適,倒要讓你見識下什麼是真正的色狼,現在危機解除了,曹奕凡也冷靜下來,注意力重新轉移到了天空中的異象。

他發現這個好像並不是什麼天劫,跟傳承記憶裡的恐怖天劫完全不一樣,冇有那種天地之威的壓迫感,也冇有烏雲壓頂醞釀什麼恐怖的雷霆。

曹奕凡想到剛纔米雅姐的興奮激動,莫非她知道些什麼。

可惜剛纔兩人發生的小曖昧都感覺挺尷尬的,他看到米雅姐激動的仰頭觀望著天空的異象,那裡好意思去問她啊!

媛媛走了過來,自然溫柔的抱著他的胳膊看著天空那金光暈染了的白雲和下麵那幅精妙絕倫的繪畫癡迷的問道:“奕凡,這是你剛纔畫的嗎?真是好美啊!”

菲兒也上來抱住他另一支胳膊,回頭給慢了一步冇搶到的姐姐做了一個鬼臉,欣兒那會跟自己妹妹客氣呀!上來就嬉笑打鬨著爭奪起來,四人擠做一團。

米雅看到她們在他身邊自由自在開心打鬨的場景,內心很是羨慕和心酸,自己第一次遇到喜歡的人有了心動的感覺,可惜那個人已經有了女朋友,還不止一個。

她趕緊把這份不該出現的感情壓抑下來,就當做一份美好的回憶吧!

李研也看到了鬨成一團的四人無奈的搖搖頭,感歎年輕就是好,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飛揚青春的自我,不必考慮彆人的看法。

在大庭廣眾下和男朋友親密,她可放不開,總是考慮的東西多,顧及彆人的看法。

李研見她們越鬨越親密了,擔心太失禮了,米雅她們會笑話自己的男朋友,同時她也對現在的狀況非常的好奇,就指著天空疑惑的問道:“奕凡你們先彆鬨了,這個是什麼情況啊?”

曹奕凡尷尬的發現四人在一起表現的太過親密了,趕緊分開了點,指著米雅道:“李研姐,這個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不過米雅姐好像知道點什麼。”

眾女聽到他這樣說都好奇的望向了米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