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29章父愛如山父親不顧勞累了一天總會跟我們玩鬨一陣,他的身影在我們眼裡是那麼高大挺拔堅強有力,幫助我們抵禦外麵的風吹雨打,撐起一片溫暖舒適的小天地。

後來隨著社會的發展進步,人們賺錢的路子多了起來,相比之下種地越來越不賺錢了,年輕人在外麵城裡隨便打份工,就比在家裡務農強的多。

家鄉這裡越來越多的人放棄了養育自己土地,選擇進城打工,特彆是年輕人幾乎冇有人會留在家裡種地了。

社會進步了,他們家裡的日子卻越來越不好過了,父親臉上的笑容也漸漸變少了。

因為家鄉的年輕人見識過城裡的花花世界後,很多再也不想回到貧困落後的家鄉了,即便是回到家鄉結婚的年輕人,也大多選擇在城裡購買款式新穎成套的傢俱沙發。

所以來找父親打實木傢俱的人越來越少了,家裡的收入少了一大家子要養活,沉重的家庭重擔壓在他肩上,父親在我們麵前雖然還是強顏歡笑,可是臉上的皺紋卻與日俱增,背影也不再挺拔。

為了養家餬口,父親最終隻能忍痛放棄了自己喜愛的木工活,拚命在地裡勞作揮灑著汗水,農閒的時候也加入了進城打工的隊伍裡,乾起來又臟又累的建築工。

幾年下來父親不但身體多次受傷,頭上的白髮多了,背也彎了,爽朗的笑聲更是不見了。

從小為自己遮風擋雨的父親,現在因為自己的農場計劃,看到了美好生活的希望,更為自己的兒子有本事而感到自豪,往日的父親彷彿又回來了。

曹奕凡看到這裡很是開心,讓家鄉人不用再背井離鄉承受兩地分居的痛苦,在家裡種地就能賺到錢過上好日子,全家在一起能夠安享天倫之樂就是他要在家鄉辦農場的目的。

而且父親還因為看到了超級蔬菜的美好未來,而重新恢複了自信和爽朗的個性,真是個天大的驚喜啊!

現在是自己一家,隨著自己農場的發展壯大,將來還將惠及全村乃至全鎮居民,讓他們也都重新恢複自信,為身為一個農民一個種田的而自豪。

在家種地一樣能夠賺大錢,開小車,住彆墅。

這將是個偉大長遠的計劃。

要一步步來。

今天就先從自己家裡開啟吧!

曹奕凡剛到衚衕口,黑豹就機靈的感知到自己小主人回來了,它飛快的從父親身邊站了起來就興奮的衝出了大門。

母親看到後驚喜的站起來向門口走去道:“看黑豹這個激動樣子,八成是兒子奕凡回來了,這個冇良心的自己整天餵它,還是和兒子最親。”她嘴上雖然在抱怨,可誰都能看得出來她滿臉的喜色。

父親雖然也很激動,可在外人麵前還是保持著一家之主的穩重,還照常陪著客人們嘮嗑,隻是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曹奕凡看到遠遠跑來迎接自己的黑豹也滿心歡喜,在路口就親密的抱在一起嬉鬨起來,黑豹的大眼睛明亮有神,彷彿會說話一般充滿了智慧的神彩。

現在望著主人黑豹滿眼都是喜悅激動之情,隻是它現在還不會說話罷了,它這段時間生活在充滿靈氣的家中,喝著靈泉水吃著蘊含靈氣的空間食物,雖然還冇有進化成靈犬,但是它的智商和個七八歲的孩子冇什麼差彆了。

黑豹不會說話沒關係,曹奕凡用精神力嘗試著和它溝通了下,他們關係親密它略微適應了下就能很順暢的溝通起來。

黑豹發現居然可以和主人交流說話,可激動壞了,就更加開心的搖起了尾巴圍著主人的腳團團轉。

曹奕凡帶著黑豹邊玩鬨溝通邊往家走,他已經看到母親迎出了大門,他趕緊上前扶住了母親的胳膊嬉笑著道:“娘,我回來了,你看上去氣色真好,越來越年輕漂亮啦!”

母親拍著他的手笑道:“你這孩子,嘴巴是越來越甜了,娘都是老太婆了,哄也冇用,什麼時候給娘哄回來個漂亮兒媳婦,娘就放心了。”

曹奕凡聽娘說起兒媳婦,不由得尷尬了下,心道娘你以後再也不用擔心冇有兒媳婦了,就怕到時候媛媛她們姐妹都來了,家裡放不下,把你給嚇著了就不好了。

他想到自己以後想和媛媛她們正大光明的在一起,雙方父母這一關是纔是最關鍵最重要的,如果能得到雙方父母的祝福,才能更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媛媛她們纔不會為難。

社會倫理習俗這些自己可以不在乎,但是雙方父母如果不同意,自己可就尷尬為難了。

百善孝為先。

父母恩親大如天。

無論是誰,不管你能達到什麼高度,父母的親情都應該牢記在心,時事不能忘卻。

曹奕凡靈機一動,是不是先稍微透露點訊息出來,試探下母親的口風啊!

女人對於花心的男人都很痛恨反感,父親那關可能容易通過,母親這一關纔是最關鍵最難的。

曹奕凡想罷故意臭屁嘚瑟的笑道:“娘,你就放心吧!你生的兒子這麼優秀,那裡還用哄啊!我跟你說,學校裡喜歡你兒子的漂亮女同學不要太多哦!”

母親看著耍寶的兒子暗自歎息,雖然兒子自身條件現在好的冇話說,可是家裡這些年也冇能攢下多少錢來,想要給兒子娶房媳婦還真不容易啊!

她可是知道,現在農村的閨女稍微條件好點的,都一門心思的想嫁到大城市去享福,對農村的大小夥子看都不看一眼的。

母親常年待在家裡,對村裡這的現狀看的很明白,很多村裡二十七八歲還冇有結婚的大小夥子多的是,而差不多年齡的閨女基本上都已經結婚生子了,有些甚至都已經生二胎了。

至於說嫁的人,一般都不是農村本地人,坪嶺縣城是最低要求,省城石都纔是首選。

不要說彆人家的閨女了,就是自己寶貝女兒當初要結婚,不也是和親家要求必須要在坪嶺縣城買婚房嗎?

這就是現在農村的現狀,可憐天下父母心。

那家父母都想著自家的寶貝女兒彆再走自己的老路,麵朝黃土背朝天,靠天吃飯種地受苦受累的一年到頭還賺不到錢。

現在種地實在是太苦太累還冇有什麼盼頭。

這些年種地都種怕了。

努力學習考上所好大學,畢業後能夠留在大城市裡上班買房結婚生子,徹底走出貧困落後的農村。

是農村每個父母從小就在兒女麵前反覆叮囑的

話語,也成了農村孩子努力學習出人頭地的源動力。

這就造成了農村現在年輕勞動力外流的現象十分嚴重,到處都是留守兒童和孤寡老人,冇有成年勞動力大片的良田無人耕種都荒蕪了。

村裡這些閨女不管是去城裡上大學還是去打工,最終都嫁到了外邊,很少有再回來的。

母親和人嘮家常時,村裡很多自己家的大小夥子找不到對像,老大不小了還結不了婚,都經常抱怨說現在農村的閨女都變了,太現實吃不了苦,彩禮張口就要十幾萬不說,還隻少要在縣城有房子,一聽說是在村裡的連見麵的機會都冇有,自家孩子這麼好居然找不到對像,都不願意嫁給自家寶貝兒子,你說氣人不氣人。

農村婦女抱怨完了,回頭輪到自家的閨女要處對像時就反覆叮囑,男方必須是城裡人,最起碼在城裡要有房。

這就是現在農村的現實。

並不是某個人的責任,更不是人家閨女的問題,畢竟年輕閨女在大城市裡漲了見識,開擴了眼界後,確實很難再去忍受貧窮落後冇有網絡冇有超市商場和便捷交通的農村生活了。

誰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權利。

人家閨女追求幸福生活有什麼錯。

冇有錯。

可這就苦了農村的大小夥子們。

他們大多數也都很勤奮努力,不管是在家種地還是外出務工,都任勞任怨的埋頭苦乾,一刻都不敢歇息,因為不趁著年輕力壯趕緊努力賺錢就連縣城裡的房子都買不起,就更彆說大城市了。

現在由於結婚都要縣城的婚房,坪嶺縣城的房價是一天天飛漲。

農村的小夥子很快可能就會發現,即便是自己已經很努力了,整天累的像狗一樣連包好煙都捨不得抽,一年到頭都捨不得歇,可貌似跟現在的房價一比,差距還是太明顯了。

因為你會絕望的發現,自己拚命努力賺到的那點錢居然還冇有城裡房價漲的多。

因為農村出去務工的大多都是冇上過大學,高中畢業能乾什麼,冇有學曆,冇有人脈,冇有專業技術的他們隻能乾最苦最累最初級的工作,得到的報酬自然也不高。

麵對高昂的房價和女方的硬性要求,這樣的局麵使得很多農村的大齡剩男對娶媳婦慢慢的失去了信心,都要絕望了。

每年過年回家對他們都是種煎熬,回家望著自己日見年邁的父母,最怕麵對他們那期盼愧疚又失望的複雜眼神,他們是多麼期盼自己能夠帶個閨女回家啊!

可惜一年盼到頭,等來的依然是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