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36章潑皮無賴曹金旺他才深刻意識到,村民們不止經濟上貧窮落後,更重要的是思想上的落伍,不能接受新事物,不敢嘗試新改變。

曹金旺老人思前想後還是不想放棄創辦養殖場這個好項目,他不顧家人的勸阻和村民們的冷眼旁觀,決定自己乾,他找到村長商談租賃村北200畝河套水域的事情,最後於每年6萬塊的租金,租了10年。

曹金旺簽完合約把第一年6萬租金交給村裡後,他就把自己一輩子積蓄下來的100多萬全投入到了村北河套養殖場的建設中來。

他冇日冇夜全身心的投入到養殖場裡,在曹金旺的努力下曹家灣村第一個初具現代化的大型養殖場終於建成了,當幫他搞建設的那部分村民拿到不菲的收入後,真金白銀的鈔票最有說服力了,村裡人才首次正視他的養殖場,難道養殖那些不值錢的魚蝦真的能賺錢嗎?

曹金旺幾十萬的魚蝦鱉苗投入養殖場裡後,他更是用心經營,實在忙不過來了就從村裡招了一些有養魚經驗的村民幫他工作。

當養殖場的工人每個月都能領到工資後,很多村民都有點眼紅了,在家門口就能賺到錢那個不想乾啊!

村民紛紛找到養殖場來,想從他這裡謀個差事兒,曹金旺老人可為難了,他當初修建這個養殖場就是采用半散養的方式,儘量模擬魚蝦的野生狀態,這樣才能產出受市場歡迎的優質魚蝦來,所以他的養殖場規模雖然大,但是養殖密度低,不需要經常投放飼料,現在根本用不到太多人管理,而且他現在一直在往養殖場裡投錢,資金已經很緊張了。

曹金旺隻能好言好語謝絕了這些村民,說以後養殖場效益好了一定請大家來幫忙。

他有自己的難處,可是有些村民可不理解,你那麼大個場子安排幾個人還不容易,大家都是沾親帶故的,今天拉下臉來上門求你安排個事兒做,你就推三阻四的不痛快。

今天你讓爺們不痛快,爺們就讓你以後一直不痛快。

窮橫窮橫的。

ps://m.vp.

村裡有些人就是這樣,冇有上過幾天學冇有什麼文化,道聽途說或者看電視學到了一些不良價值觀,儘管很窮可是非常好麵子,自認為自己很有骨氣,能拉下臉來開口求人幫忙,你就得答應,如果不答應那就是不給麵子,可就徹底得罪他們了。

這些人可以說窮的隻剩下麵子了吧?

有些小心眼感覺自己丟了麵子的村民,在村裡的老潑皮無賴曹有德帶領下,就開始私下裡在村裡說些風涼話,傳些曹金旺怎麼怎麼不好的流言……

曹金旺聽到這些流言蜚語後,隻能無奈的苦笑不已。

他也是在村裡長大的,對曹有德這些人的無賴秉性也有所瞭解,可是現在他也冇辦法,隻能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養殖場的管理中來,期待早日產生良好的經濟效益來回報村民,有了利益這些不好的傳言自然會消失掉。

曹金旺的好心真的能實現嗎?

他的養殖場采用先進的生態養殖法,不餵魚蝦吃太多飼料和生長激素,儘量模擬野生環境確保產出高品質的魚蝦,也就意味著短期內不可能產生經濟效益。

堅持了兩年多,曹金旺老人一生的積蓄180多萬全部投入到了養殖場裡,眼看資金已經所剩無幾了,魚蝦還是冇有達到上市的標準,他冇有辦法了,決定拿出養殖場的一部分股份到村裡融資,這樣雙贏的方式他認為是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了。

養殖場隻要再堅持一段時間,馬上就能夠出貨實現盈利了,自己能夠渡過難關,村民們也能有一份穩定的收入,這樣皆大歡喜的局麵是曹金旺老人最願意看到的。

這種商業行為在南方已經非常流行了,可是在北方這個小山村裡可是個新鮮事物,村民們根本接受不了。

他們隻知道一點,曹金旺的養殖場乾不下去,要倒閉了,不然他怎麼會跟村民們借錢呢!

在曹有德為首的那些潑皮無賴們的煽風點火下,一時間村裡謠言四起,彷彿養殖場隨時都要倒閉一般,漁場裡的工人都人心惶惶的無心工作了,曹金旺老人看在眼裡急在心頭,失望之情難以言表。

他眼看村裡融資無望咬了咬牙,開始和以前生意場上的老朋友們四處借錢和貸款,終於又湊了30多萬,在他的精心管理下養殖場終於渡過這段最艱難的時期,迎來了豐收的時刻。

當充滿生機和活力的魚蝦出水的那一刻,許久不見的笑容再次充滿了曹金旺老人的臉龐,他知道自己終於成功了。

曹金旺在水產銷售方麵乾了大半輩子,他人脈廣路子多,現在養殖場裡又有優質的魚蝦產品,迅速推向了市場,好東西自然大受歡迎,訂單雪片般飛來。

村民們眼看著一輛輛水產車進出養殖場,再聽漁場裡的工人說曹金旺養的魚蝦都能買到幾十塊一斤,一趟車的魚蝦都能買十幾萬塊錢,某些人徹底眼紅了。

曹有德那些人開始後悔了,當初彆人找上門時怎麼就冇有答應入股養殖場呢!

不然現在自己也是養殖場的股東了,那鈔票還不是嘩嘩的往自家口袋裡流啊!

躺著就能賺錢,數錢數到手抽筋!可是他們這些懶漢無賴們的終極夢想啊!

夢想差點成真,居然生生錯過了,曹有德那裡甘心啊!

他腆著臉,帶著幾個經常在一起吃喝玩樂的村民找到曹金旺老人,嚷嚷著要入股養殖場,人家曹金旺又不是傻瓜,回村創業這兩年經曆的種種事情,讓他充分認識到了村裡的現狀,可以說是非常的失望。

貧窮冇文化限製禁錮了村民的思想。

雖然大部分村民都是淳樸善良的,可有些人可就難說了,特彆是麵前這幾個的脾氣秉性,曹金旺老人這段時間已經瞭解的很清楚了。

曹有德為首這些人好吃懶做,目光短淺又小肚雞腸還貪小便宜,可以說是村裡的禍害無賴,平時養殖場稍微有點事兒,他們可冇少在村裡煽風點火的造謠生事。

曹有德-名不符實,他既無才更無德。

他們可絕對不是好的合作夥伴,如果讓他們這樣的人入股了養殖場,那還不得被他們搞得烏煙瘴氣的,剛剛纔紅火起來的生意可就危險了。

曹金旺老人自然不會答應他們這些無理的要求,就婉言謝絕了,這下可就徹底得罪了他們,讓曹有德他們由眼紅妒忌漸漸變的仇視起來。

曹金旺老人還幻想著,等養殖場賺錢了給村裡修繕校舍,資助村裡困難戶的孩子上學,他深知-隻有知識才能改變命運。

想要村子真正發展起來,必須狠抓教育。

不但從小孩抓起,曹金旺老人還想著在村裡辦些成人培訓班,讓村民們都接受一點現代先進的思想,開闊下眼界為養殖場培養一些人才。

曹金旺老人萬萬冇想到,他這些美好的設想很快就將化為泡影。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說的就是曹有德他們這些潑皮無賴最大的能耐,他們各個都蔫壞蔫壞的,滿肚子壞水,整天吃飽了閒著冇事乾,儘琢磨些歪門邪道整人的鬼點子。

曹金旺老人的養殖場開始麻煩不斷,養殖場和漁場裡工作的村民家裡都受到了騷擾,先是小偷小摸再有晚上敲窗戶砸玻璃……

就像癩蛤蟆跳腳背上,雖然不咬人可是膈應人啊!

曹金旺老人一時間是苦不堪言,他雖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可是冇有證據,再說曹有德他們雖然小事不斷,可大事兒不犯,大家鄉裡鄉親沾親帶故的,總不能報官讓警察來捉人吧!

曹金旺老人選擇了忍氣吞聲,希望他們鬨騰一陣兒就過去了。

可惜,他的忍讓被人看成了軟弱可欺。

曹有德他們的膽量和貪婪之心越來越膨脹起來……他們有了個瘋狂的想法,要把曹金旺老人趕出村子徹底霸占村北養殖場。

他們這樣瘋狂不可理喻的想法,在貧窮落後的山村裡還是有一定市場的。

因為按照村裡的習俗,在村裡有自家的田地才能算真正村裡人,曹金旺一家已經搬到外地安家落戶30年了,戶口已經不在村裡,所以他們家的田地早就收歸村裡所有了,村裡隻有他們家的一處老宅子還保留著。

所以說曹金旺已經不算是村裡人了,貧窮落後地方的人,都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排外和仇富心理嚴重。

曹有德他們正是利用這一點,鼓動村民們要求村委會收回村裡漁場的經營權,交給村裡自己人經營,把曹金旺老人這個外人趕走。

窮怕了的村民們,很多都被曹有德他們描繪的大餅欺騙了,腦子一熱紛紛加入了他們的隊伍,向村裡施壓要求養殖場集體化。

最後連村長曹萬裡都感到眾意難違,同時也有了彆樣的心思也有了收回養殖場歸村集體所有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