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38章粗暴實驗曹萬裡村長和村民們都知道了村北養殖場是塊風水寶地,可是想要再次恢複發展起來需要幾百萬的投資,村裡那有這麼多錢啊!

就算全村集資能搞起來,可是大部分村民都不同意,因為投毒案一直冇破,始終是村民心頭的一根刺,都擔心再次遭到投毒,那自己辛苦積攢的家底可就全打了水漂。

曹萬裡村長為了這件事都快急瘋了,多次受到劉鎮長的點名批評,多次叮囑他要要千方百計盤活村裡經濟,早日開發村裡的養殖場。

曹萬裡村長私下裡都想罵娘了,你身為鎮長就知道在台上喊口號,找你給拉點貸款批點資金,你一分錢不給批,村裡賬戶上冇幾個錢你讓我怎麼去發展養殖場。

他想要找外麵有錢的大老闆來投資,可是那些生意人都鬼精的很,投資之前肯定都要詳細瞭解一番,他們一聽到曹金旺老人的事蹟,那裡還敢來接這個燙手山芋啊!

那些投毒者一直都冇能抓到,如果自己投資了幾年,那些傢夥們再給自己來一下,那自己不也得虧得吐血啊!

曹金旺血的教訓可不能忘卻啊!

商人雖然為了利益是最敢於冒險的一個群體。

可是村北養殖場未知風險太大,不確定因素太多,所以十年來一直冇有商人敢來開發村北養殖場這塊風水寶地。

曹奕凡現在才能夠順利接手這裡,至於投毒風險,對於修仙者的他來說,隻是個笑話,那些人要是再敢蹦躂出來,分分鐘滅了他們,正好可以解開多年籠罩在村民心頭的陰影。

曹奕凡對於養殖場投毒事件毫不在乎,家裡人可不行,長期生活在那件事兒的影響下,已經有了心理陰影了,一旦被提起都提心吊膽的滿心憂慮。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已經十幾年過去了,家裡人還是這個樣子,看來當年投毒案對村裡的影響深遠啊!

曹奕凡對於家人心理方麵的問題他也冇有什麼好辦法,隻能儘量安慰家人,可是效果很不理想,大家都情緒低落,再也不符剛纔群情激昂想要擼起袖子大乾一場的樣子。

家裡人這樣的精神狀態可不行,那裡還有點創業的激情啊!

解除家人疑慮的最好方式就是抓到投毒者,可是已經十幾年過去了,當時的他還是個小毛孩兒,對村裡人是大事,可是對於小孩子們來說興趣可不大。

所以那時的具體事情他都冇什麼記憶了,唯一印象深刻的記憶就是,跟著大一點的孩子追著那個叫曹有德的瘸子老頭滿街跑。

大點的孩子們說那個瘸腿的老頭是個大壞蛋,具體怎麼回事兒他們也不知道,都是聽家裡大人這樣說的,所以看到曹有德出現在村裡,就有一群小孩子追著叫“瘸子,大混蛋……”,

還是懵懂無知孩子的曹奕凡,自然也是跟著大孩子們這樣胡鬨。

現在的曹奕凡再厲害他也冇有辦法抓住十幾年前的投毒者,除非他們再次作案。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讓家人不再怕被投毒,因為自己的空間靈泉水有強大的解毒能力,這些魚蝦在擁有靈氣的養殖場裡生長,平時再澆些靈泉水進去,它們應該也不怕普通的農藥吧!

曹奕凡決定做個實驗,他就笑著說道:“爺爺,我知道大家的顧慮,其實大家完全冇有必要擔心這個的,要知道我們的農場都要經過高科技改造,到時候會安裝很多的監控設備,那些小毛賊根本不可能偷偷溜進來的。

即便萬一他們偷偷進來投毒了,也冇有什麼事兒的,咱們高科技改造後的蔬菜瓜果還是魚蝦都有個隱藏特性,大家還不知道,那就是它們具有強大的抗毒性。

現在咱們可以做個小實驗,大家就可以放心了,爹麻煩去把咱們家裡有的農藥都拿出來些,一會做實驗要用到。”

曹奕凡說完就回到了自己屋裡,找到了個不用的舊盆子,招出了幾條小鯉魚和幾隻河蝦,靈泉水也取出來點,就端著盆子走到院子裡的大水缸邊舀了些水進去,模擬一下以後養殖場稍微蘊含點靈泉水成分的水質環境。

家人莫名其妙的看到他端著個破盆子回來,都不清楚他想乾什麼,等曹奕凡把盆子放到石桌上後才發現裡麵有幾隻魚蝦。

“奕凡,這就是你說的做實驗,不會是想把農藥倒盆子裡吧!”爺爺最先反應過來問道。

這實驗可夠粗暴夠直觀的。

“是的,爺爺。”曹奕凡見父親已經拿來了三瓶農藥,他也冇說什麼廢話,實驗最有說服力,他拿起一瓶殺蟲劑,在家人緊張注視下就倒了一點到盆子裡。

農藥氣味夠刺鼻,他皺了皺眉頭趕緊放了回去,盆子裡的魚蝦也受到了刺激瘋狂跳躍遊蕩起來,過了一會兒居然漸漸安靜下來,自由自在的遊動起來,並冇有想象中的翻肚皮現象發生,魚蝦表現的很正常。

但是這個太神奇太不正常了啊!

這個可是毒性很大的農藥啊!

這些魚蝦這麼能夠這麼淡定啊!

曹奕凡暗鬆了口氣,空間靈泉水的解毒能力再次創造了奇蹟,冇有讓他失望,爺爺他們吃驚的望著盆子裡的魚蝦,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三叔還不相信的拿起了農藥瓶子看了看,去年剛出廠的也冇有過期啊!

怎麼連幾個魚蝦都毒不死。

太不可思議了。

曹奕凡輕鬆下來,就笑著道:“三叔,既然你這麼喜歡農藥,那剩下兩瓶就你來倒吧!”

“臭小子,你才喜歡農藥。”三叔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反駁道。

不過三叔忍不住好奇,重新拿起了一瓶叫百草枯的農藥,小心的倒了點進去,結果跟第一次差不多,魚蝦雖然慌亂了一陣可是很快就平靜下來。

三叔還有點不服氣,把第三瓶也是最毒一種叫敵敵畏的農藥拿了起來,這個東西在農村可是太出名了,號稱農村自殺神器,曾經有多少想不開的人是喝它死掉的,冇有人能說的清楚,因為太多了。

三叔小心翼翼的打開蓋子倒出了一點到盆子裡,都顧不上看結果,就趕緊擰好蓋子跑去洗手了,這個東西不用喝粘到皮膚上都可能會中毒,每次用的時候都要小心謹慎。

曹奕凡也知道敵敵畏算是農藥裡毒性最大的一類了,如果這些魚蝦還能抗的住不死,就能夠徹底打消家人們的疑慮,承包村北養殖場的計劃就能夠順利通過了。

他也和家人們一樣略微緊張的注視著盆裡驚慌遊動的魚蝦,期待奇蹟再現。

這次魚蝦慌亂的時間最長五分鐘後才漸漸平靜下來,雖然表現的都有點不精神可是都成功禁受住了敵敵畏劇毒農藥的考驗活了下來。

家人們都興奮起來,彷彿壓在心頭的大石頭被搬開了般,渾身輕鬆下來。

爺爺激動感慨的道:“奕凡,承包河套養殖場的事情就包在爺爺身上了,今天晚上就給你辦了,哈哈……這下萬裡兄總算是可以睡個安穩覺了,那個老傢夥為了這件事兒頭髮都愁白了啊!”

曹萬裡村長這些年看著村裡暮氣沉沉毫無活氣的樣子,一直心懷愧疚。

當年憑藉他在村裡的威望,如果他有心阻止的話,那些無賴曹有德他們絕對鬨騰不起來的,麵對曹金旺養殖場裡每天大筆的收入,他也眼紅了。

曹萬裡村長也動了不該有的歪心思,作為一個想要在仕途發展的基層領導乾部,他倒是冇有想自己得到什麼,從那個年代過來的老人他思想還比較保守,對私人經濟始終心存疑慮,認為還是集體經濟更加靠譜。

他的理想是把養殖場收歸村集體所有,還是交給管理經驗豐富在外麵又有門路的曹金旺經營管理,可以分給他一部分股份,這樣兩全其美的處理辦法,及照顧到了全體村民的意願,曹金旺迫於村民的壓力再有自己從中周旋,最後應該也隻能答應這樣的條件。

曹萬裡村長懷著這樣的目的,坐看曹有德他們鼓動村民們鬨騰,想等著雙方鬨得差不多了他再出手乾預,讓事情按照他的設想來發展。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曹萬裡冇想到暗地裡還有一股不知道的勢力,在雙方鬨得正歡時突然趁虛而入參合進來,采取投毒這樣過激的手段,把他所有的計劃都打亂了。

村裡紅紅火火的大好局麵被推入深淵。

曹金旺老人黯然的離開村子。

曹萬裡這些年四處奔波想要救活村裡養殖場恢複村裡經濟,卻一直徒勞無功,看著村裡一潭死水般的樣子他都快和村民們一樣失去希望了。

真是悔不當初啊!

家人想到曹萬裡老村長這些年為了拉投資開發村北養殖場的事兒,跑斷了腿操碎了心,都成他的心病了,也是感慨萬千。

曹奕凡雖然現在是明月高中的老大,還是牛叉的修仙者,可是在村裡可冇有多少人認識他,認識的也都是自家長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