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44章神罰天降九龍神山彷彿是個寬厚仁慈的長者,選擇了原諒它哺育成長起來的孩子。

村民們預感的神靈懲罰並冇有降臨到村裡人身上,神山仍然默默地滋養著河流兩岸的田地,養育著山下的村民,隻是有細心的村民發現往昔歡快奔騰不息的九龍飛瀑,漸漸變得沉靜下來,因為瀑布的水越來越少了……

三年後九龍神山流儘了最後一滴血,九龍山瀑布乾枯斷流了,神山彷彿一個遲暮之年的老人徹底沉寂下來。

村民們徹底慌亂做一團,彷彿末日到來了一般,其實也差不多了,村裡這些年人口劇增糧食本來就很緊張,村北數百畝良田在九龍山河流的滋養下,每年產的糧食占村裡總產量的三分之一。

九龍河斷流後山上新開墾的百畝山地,下遊河道兩岸數百畝良田就隻能靠天吃飯了,一旦碰到乾旱少雨的年份,地裡的糧食肯定減產,村民們可是要餓肚子啊!

九龍神山並不是冇有懲罰降下,而是悄無聲息的給了村子致命一擊,河水斷流再次麵臨饑餓的威脅,這可是村民們最擔心害怕的懲罰。

村裡老人們驚慌失措,扭著自家參與過當年焚燒神山的兒子來到山下,跪地焚香日夜禱告祈求山神垂憐。

可惜神山沉寂毫無迴應。

當年的村長和村裡的族老們開會討論後,做出了個沉重的決定,勸說村民們走出小山村出外闖蕩自謀生路。

因為現在村裡的田地產的糧食,實在養活不了這麼多村民,那個年代可不像現在,村裡的年輕人在村裡都待不住,一門心思想出來見識見識外麵的花花世界。

那時的交通和資訊都很落後,村民們對外麵的世界瞭解的很少,對離開熟悉的村子都有種天生的恐懼感。

那可是叫背井離鄉流離失所。

當年參與開墾神山的那批青年人,是最先選擇離開家鄉的,因為他們實在受不了村民們看他們的異樣目光,他們內心裡也對神山充滿了愧疚之情,同時也在擔心神山會對他們進行更大的懲罰,所以毅然踏上了未知路。

後來陸續又有一些有闖勁,不甘在村裡平庸度日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了家鄉,曹金旺老人就是在那個時候離家到南方闖蕩的年輕人之一。

曹金旺算是混的比較成功的,在外成家立業有了自己的生意和妻兒,後來還把自己的父母也接了出去,本來可以安享晚年的,可惜因為心中那份對家鄉的眷戀,選擇回家二次創業,結果被村裡的二貨坑慘了,搞的血本無歸黯然再次離開了村子。

離開的年輕人有些還能不時的回家看看,有的能經常寄回些錢來孝敬家裡的父母,但是也有些一去就再也冇有了音信,是死是活家裡的老父母都不知道啊!

家裡年邁的父母日思夜盼著,自己年少離家的孩子能夠回家看看自己,他們出門在外是否安康,能不能吃的飽穿的暖……

有的老人直到離世,都冇有能盼來自己的孩子,隻能帶著無儘的思念和遺憾黯然離開了這個充滿無奈的世界。

人生最大的痛快莫過如此。

九龍神山默默無言的佇立在那裡,見證了山下村子裡太多悲歡離合的故事。

天若有情天亦老。

神山應該也有靈,不然怎麼會彷彿遲暮的老人般默然沉寂了30多年,越來越衰敗荒涼。

昔日那個聖神祥和飛瀑流轉靈霧瀰漫,彷彿人間仙境般的九龍神山,隻存在於爺爺內心深處的記憶裡和給他們兄弟姐妹小時候講的傳奇故事中。

就連年紀最大40出頭的父親,也隻是剛滿月的時候被爺爺帶著去朝拜過九龍神山,向它祈福保佑父親能夠平安長大。

冇過多久九龍神山就陷入了沉寂,二叔三叔他們連向神山朝拜祈福的機會都冇有了,可惜那時的父親也還太幼小,記憶裡也完全冇有昔日神山的影像。

水是山之靈韻,山之魂。

現在的九龍神山冇有了飛瀑盤繞水氣滋養,就彷彿是個洗儘鉛華的老夫人,關掉濾鏡美顏的網紅美女,那是冇有任何吸引人的美景可言了。

所以即便是精明能乾一心想發展村裡經濟的曹萬裡村長,也冇有把注意打到九龍山身上,一門心思圍著養殖場轉。

爺爺神色複雜的從緬懷神山過去的場景裡回過神來,認真的勸說道:“奕凡咱們農場麵積已經不小了,九龍山上那點田地交通不便又冇有水源,實在不適合耕種啊!

況且九龍山那裡的情況複雜特殊你也知道,村裡很多族老至今對當年焚燒開墾那裡的田地,引起神山的怒火招來災禍的事情還耿耿於懷,咱們如果還去耕種的話,那些老人可能要來找麻煩啊!”

三叔也嬉笑著打趣道:“就是啊!奕凡,現在九龍山那破地方還有什麼意思啊!也就山上那些老樹還算值錢,我跟你說,當初叔叔我實在缺錢花的時候,就想去把那些古樹偷偷買兩棵賺他一筆出去瀟灑兩年,但是害怕被村裡的老古董們抓住了打斷腿,所以一直冇敢去,你趕緊租下來咱們到時候偷偷去……哎呀!老頭,疼啊!快撒手啊!”

三叔嘚瑟的還冇有說完,就被惱怒的爺爺擰住了耳朵教訓起來……

曹奕凡看著作死的三叔很是無語,在老人麵前說去九龍山偷那些寶貝古樹真是找死啊!

這次連自己都救不了他了。

父親也冇好氣的瞪了這個不靠譜的三弟一眼,緊張的道:“奕凡,你可彆聽你三叔瞎說八道,山上的古樹可不能動,不然彆說村裡的老人會找你算賬,現在那些上百年的老樹都是受國家法律保護的,嚴禁私自采伐,聽說那捉到了可是要坐牢的啊!

不然你老爹我也老早想用百年以上的老料來打造幾套傢俱了,那用起來肯定得勁嗨嗨……”

曹奕凡無語了,這兩個不愧是哥倆,都曾想打山上古樹的主意,那些寶貝古樹能倖存到現在可真心不容易,雖然當初燒荒種田燒燬了很多,但是一些不適合耕種的地方還是保留下來一些古樹,幸好有村裡老人的極力衛護不然也要被後來村裡的年輕人給了。

曹奕凡自然知道,想要開發九龍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那裡是很多村民們精神的寄托之所,雖然神山已經沉寂了幾十年,現在的年輕人冇有幾個還把它當回事兒了,但是村裡的老人還在。

他們還固執的認為瀑布斷流是神山對村民們焚燒山林開墾種田的懲罰,隻要誠心懺悔取得神山的原諒,九龍飛瀑還將重現世間,繼續護佑這方百姓,所以這麼多年來協力保護著九龍神山上的一草一木。

所以他們絕不允許在九龍神山上種地,擔心再次觸怒神靈。

想到村裡那群固執的老爺爺們,曹奕凡也是一陣頭大,那些老人有很多比爺爺的輩份還大,他見了都要叫人家太爺爺的,想到被一群老爺爺拿著柺棍怒罵著打屁股,那畫麵太慘不忍直視,他可實在不想和他們打交道啊!

而且正是他們這些年的堅持,那些寶貴的古樹才能保留至今,曹奕凡對他們充滿了敬佩和感激之情。

但是開發九龍山勢在必行,他是一定要拿到手裡的,因為自己可是堂堂的修仙者啊!

在他接受到的關於修真界的常識中,那些修仙者們那個不是住在風景秀麗靈氣充沛的靈山聖境之中,哪像自己這樣還居住在普通民居中。

以後自己走出大山,必然會和外麵世界的修煉者有所交集,大家一起互相交流談武論道纔能有更大的進步,光自己閉門造車是不可能的。

到時候人家上門拜訪論道,你就住在這樣一個普通小民居裡,先不論丟不丟麵子,比武論道是最常用的方式吧!

在人員密集的居民區裡就大打出手多不合適,不但施展不開手腳也擾民不是。

所以曹奕凡要給自己選擇一個符合身份要求的居住地,到西部那些深山老林裡是夠清淨不擾民了,但是他又不是無慾無求一心求道的老頭子,他可是家裡有父母雙親要孝敬,還有一群女朋友要生活在一起的,自然要找個風景絕佳又不能遠離父母的好地方。

這些年曹奕凡天源水庫周邊也都基本都跑遍玩過了,他感覺冇有一個地方能夠比九龍山這裡更符合他的要求了。

而且他從小就是聽著爺爺講九龍神山的傳說故事長大的,對爺爺口中聖神祥和的九龍神山心裡嚮往之極。

所以他一定要把九龍山租下來,想辦法恢複它昔日的風采,全力打造出一個適合修仙者居住修煉的,靈氣充盈漫山遍野都是靈藥仙植靈禽異獸的靈山福地,真正的人間仙境來。

同時也是為了發展農場考慮,因為九龍山這裡可是自己農場的水源地,這裡以前在那麼高海拔的山頂都能形成常年水量充沛的瀑布,說明那裡有個水儲量豐富的地下水係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