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46章推演之道村民們發現那個大師出現消失都很神秘,有人甚至懷疑那個神秘和尚就是九龍神山的法外化身,特意來點化世人的。

曹奕凡這次卻冇有反駁爺爺,他突然發現自己對於九龍山的態度很大一部分還是來自於小時候的認知,並冇有從一個修仙者的角度來看,修仙者認為天地自然萬物皆有靈性,都有修煉成仙的可能,雖然一座大山有了靈性會修煉,看起來確實非常詭異,但是誰又能說完全冇有可能呢!

如果九龍神山真的是個修煉有成的靈山的話,那可就有意思,自己在家裡也算有個修煉同道了,今後說不定還能見到他,彼此交流一下修煉經驗也是好的,他畢竟存在無數年了,修煉經驗肯定非常豐富。

曹奕凡心神一動神識向九龍山方向探索過去,可惜他現在的探查距離隻有1400多米,九龍山離村子有3公裡遠,探查不到那裡的具體情況,他仔細感知了一番並冇有在那裡感應到精神力波動。

曹奕凡不清楚什麼原因,最有可能的是所謂的山神隻是村民們的臆想,其實並不存在。

也有可能是那個山神非常善於隱藏自己,能把自己的精神力波動完美隱匿起來,讓他感知不到,或者山神的精神境界遠遠高於他,那樣的話曹奕凡同樣發現不了他。

“奕凡,爺爺知道你不相信這些東西,你萬裡爺爺也不相信,爺爺起初也不相信,但是人啊!活的久了,見的多了,有時候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曹青書見孫子沉默不語的樣子,以為他不相信自己說的話,就勸解道。

曹青書的話打破了曹奕凡的思緒,他望著爺爺意味深長的眼神,似乎明白爺爺想要乾什麼了,他忍不住道:“爺爺你不會是想……”

“造神!”爺爺睿智的眼神望著孫子堅定的道。

曹奕凡吃驚了,冇想到爺爺居然真的打算這樣做,人為造神,借天名義行事,在炎黃曆史上經常出現,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幾千年前的成勝吳廣就用過這招,到後來的太平天國義和團等都曾經用過這種伎倆來糊弄淳樸善良的老百姓。

其實那些個封建皇朝那個不是假借天的名義,帝王自己號稱天子,把君權神化用來愚弄統治普通老百姓。

ps://vpkanshu

曹奕凡想了想,爺爺這個辦法雖然老套冇有什麼新意,但是用來對付村裡那群古板迷信的老爺爺們確實非常管用,但是他總感覺怪怪的,好像自己在騙人家老爺爺們似的。

曹青書看到自己孫子猶豫不決的樣子,繼續勸說道:“奕凡,那群老頑固的秉性爺爺太瞭解了,哎!他們也都是可憐人,自己受了一輩子苦麵朝黃土背朝天在地裡刨食,麵對苦難的生活自己無力去改變,隻能把所有的期望寄托在虛無縹緲的神靈身上。

九龍神山是他們精神的寄托,你想要開發九龍山,他們肯定不會答應的,除非你成為預言中的神子,他們必然會成為你最堅定的支援者,今後不管你想開發九龍山,還是想在村裡做什麼事都不會遇到阻力。”

曹奕凡冇有想到爺爺居然這麼能忽悠,他都被說動心了。

他做為一個真正的修仙者,其實在普通人眼裡就已經算是仙神一般的存在了,那個所謂的山神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即便他真是個得道的另類修煉者,可能也不算多厲害。

不然以前那些普通村民怎麼可能把他的本體九龍山給燒了,脾氣再好的修煉者也不會允許自己的身體被凡人這樣亂搞啊!

現在爺爺居然讓他扮演山神選擇的所謂神子,曹奕凡還真有點不甘心,自己可不是普通的修仙者,而是牛逼的空間之主那傢夥未必有自己厲害,現在居然和自己有了這樣一段因果,他可是占自己大便宜了。

曹青書可不知道孫子居然會有這樣奇葩的想法,他見孫子有些意動就繼續說服道:“奕凡不用考慮太多,也不需要你特意去做什麼,反正恢複九龍山瀑布也是你早就計劃要做的事,不然這麼大的農場水源都冇有辦法解決。

咱們隻需要把這件事,引導向預言中所說的‘九龍再現’把它們聯絡到一起,用現在的話說叫做炒作,這些爺爺去運作就可以了,你隻要到時候讓九龍山瀑布重新恢複正常,那你就是村裡一言九鼎的神子了,冇有人敢反對你做的決定,開發九龍山自然就很輕鬆了。”

曹奕凡雖然覺得爺爺講的很有道理,但是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是什麼山神預言中的神子,在他接受到的修煉界的常識中,也有關於修煉星辰命運這方麵能力者的知識。

修仙界中有極少一些體質特殊的修煉者,他們能夠修煉感悟星辰之力,認為天地萬物都與星辰存在某種神秘聯絡,他們能從星辰運行中窺探一絲天機,所以那些修煉者雖然戰鬥力不強但是往往能夠預知危險保命能力一流。

他們這些修煉者能夠窺探天機,按說應該會仙緣不斷大機遇常伴,其實不然。

天道是公平的。

命運之道本來就是虛無縹緲難以捉摸的。

他們的推演能力有個嚴重的限製,那就是隻能推演比他們等級低的人事物,所以他們推算普通凡人的命運非常容易,推算修煉者就會困難的多,拖算比他們等級高的修煉者幾乎冇有可能成功。

青蓮仙帝評價說推演之道是大命運之道的分支,命運之道是最難修煉和參悟的幾種大道之一,整個仙界都冇有多少修煉有成者,他們修煉晉級都非常艱難,大部分都是低價修煉者,在危機四伏的修仙界幾乎冇有什麼作用,所以他們大多都憑藉自己擅長的推演算命之術混跡在凡俗界。

凡人世界那些算命測字非常準的那些半仙們,很有可能就是推演之道修煉者,比他們混的更好的可能會被統治階層發掘,封侯拜相出入廟堂之上成為軍神國師之類的,比如炎黃曆史上最出名的就是諸葛孔明。

倩姨出生的諸葛世家傳說就是諸葛孔明的後代建立起來的,具體是不是真的那就難說了,畢竟他是千年前的古人,時間太過久遠已經難以考證了。

那些大家族也不能免俗,和某個棒子小國一樣,總喜歡把自己的家族和曆史上的名人名事聯絡到一起,顯得自己家族底蘊深厚源遠流長。

不過諸葛世家好像真是有點底蘊,據倩姨說她們家的祖祠堂裡供奉著一件聖物,據傳說就是諸葛孔明生前常年不離身的八卦羽扇。

那八卦羽扇可不止是名義上的聖物,而是本身就蘊含著莫大的威能,族誌記載諸葛世家千年傳承也數次遇到滅族危機,每當危機時刻都是它顯聖而出,用通天智慧指點迷津引導家族走出困境或直接爆發出莫大威能滅殺強敵,護佑諸葛家族千年傳承不衰。

曹奕凡聽到倩姨的描述後心神嚮往不已,如果諸葛家族先輩不是閒得無聊在吹牛,在族誌上亂寫糊弄後輩的話,那八卦羽扇至少是個靈器甚至是法寶都有可能。

如果是法寶的話那可就是非常珍貴的寶物了,即便是在修仙界,也是隻有那些富有強大的元嬰期修士才能用的起法寶,那已經不能夠用價值連城來形容了,在高階修仙者眼裡,像源星這樣靈氣稀薄的凡人星球都冇有一件法寶來的珍貴。

八卦羽扇要不是倩姨家的族傳寶物,曹奕凡都想偷偷去借過好好研究研究了,按理說他應該能夠正大光明的借來看看的,畢竟他可算是諸葛世家族長的外孫女婿,也不算外人不是。

可惜諸葛家族那些老頑固長老們,因為欣菲兩姐妹具有法國血統,認為是蠻夷後裔居然拒絕她們姐妹認祖歸宗,身為她們姐妹外祖父的族長居然因為要循序族製也不肯幫助她們。

諸葛倩一怒之下就和父親徹底鬨翻了,帶著她們姐妹兩個離開了諸葛家族,獨自帶著她們姐妹兩個生活。

曹奕凡知道原因後很是氣憤,自己的欣菲姐妹多好的兩個大美女啊!及聰明伶俐又有良好的修煉資質,他們諸葛家族居然有眼無珠敢不認她們姐妹。

他真想去諸葛家族大鬨一番,見識見識他們這些千年傳承下來的世家有什麼了不起的底蘊,居然把兩個修煉天才往外推。

倩姨知道自己兩個寶貝女兒都是難得的修煉天才後大為驚喜,阻止了他想去找諸葛家族麻煩的主意,壞笑著叮囑他們三個努力修煉,等修為高深了,再親自帶他們三個去諸葛家族打他們的臉。

到時那幫老傢夥們和老頭子的臉色肯定很精彩,要知道高價修煉者可是那些世家最重要的底蘊之一,世家之間的競爭也是非常激烈的,每過十幾年都要舉行一場世家論武大會,來決定世家間的排名和利益劃分。

到時就該他們求著自己寶貝女兒們迴歸家族了,那可就要看自己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