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53章獵豔之旅神婆不知不覺間,自家的情況就差不多都被馬大渣套出來了,他暗自興奮不已,原來神婆夫家已經過世多年,隻留下來一個兒子,現在已經在大城市裡讀大學,常年也不在家,所以她是個寡居多年的俏寡婦。

俏寡婦40來歲正當年,這樣的女人難免寂寞難耐,在馬大渣看來是最容易得手的獵物,是的,他已經忘記自己是來拜師學藝的,而是把這次當成了場獵豔之旅。

馬大渣能夠靠著行騙混了這麼多年,自然有他的長處,長的雖然不是很帥,但是很有男人味容易讓女人產生好感,能說會道會討女人歡心。

他現在就彷彿是隻到了發情期的雄孔雀,充分發揮出自己的特長,努力討好著自己看準的獵物,馬大渣給人家看完手相,就開始東拉西扯講著外麵世界的各種各樣的趣事兒,他風趣幽默的談吐逗得俏寡婦開始還比較矜持,後來就忍不住咯咯笑個不停。

由於馬大渣的刻意迎合引導,兩人初次見麵就彷彿有聊不完的話題一般,氣氛輕鬆愉快,不知不覺間天色就暗了下來,俏寡婦看到天色已晚就清醒過來,知道應該送客人走了。

要知道在農村,寡婦門前是非多,稍有不注意就要惹來村民們的非議。

俏寡婦就客氣的說要不要留下來吃飯,炎黃子孫們說話都比較含蓄,這句話其實就是送客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主人家一說這話就是表示你該走人了。

馬大渣自然也明白人家的意思,但是他可是個騙子,那臉皮厚可是基本功,故意裝作不明白,還高興的道還真有點餓了,中午飯都冇有地方吃。

俏寡婦一聽這話傻眼了,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這人怎麼這樣啊!

會不會聊天啊!

怎麼聽不懂人話呀!

ps://vpkanshu

真討厭!

但是她內心深處其實並冇有反感,要知道她老公已經過世十幾年了,她當時還不到三十歲,長的也漂亮正是一個女人最風華正茂的時候,要是普通人家,早就應該有媒人上門來提親改嫁了。

但是那個時候她還不是神婆而是她的婆婆。

她婆婆可是當地遠近聞名,供奉著法力無邊狐仙兒的神婆,她的兒子剛過世心情正不爽的時候,誰敢上門來給她兒媳婦找新婆家啊!

不怕惹惱了人家狐仙兒降罪下來,誰扛得住。

所以她就一直寡居在家,後來婆婆過世後她就繼承了神婆之位。

神婆。

雖然備受村民們尊敬,但是在她看來更多的其實是敬畏。

所以供奉狐仙兒的神婆備受村民們尊敬的同時,就要長期忍受孤獨寂寞的日子。

其實不難理解。

狐仙兒其實就是狐狸精,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這個可不是說說的,民間本來就流傳著狐狸精可以吸收男人陽氣修煉的傳說,再加上她們家兩代男主人都不到三十歲就過世的事實,更加證明瞭狐狸精害男人的傳說。

所以她婆婆在世時,男人們怕她婆婆,她成為神婆後那些男人們就開始怕她了,設身處地的想一想,那個男人敢娶一個會害死自己的狐狸精回家啊?

不要說男人了,就連村裡的女人們平時對她都是敬而遠之的態度,冇病冇災的輕易不會進她家門,她想要和普通村民那樣,農閒下來到左鄰右舍家串串門子嘮嘮家常那是不可能的。

俏寡婦閒的實在無聊的時候曾經就去過鄰居家串門,她冇想到一到鄰居家裡,人家急急忙忙全家總動員恭謹的迎接她,那場麵比迎接領導視察都莊重。

她感覺那個彆扭啊!

因為在村民們眼裡她已經不是她了,她的一舉一動,代表的都是她身後那個虛無縹緲的狐仙兒的意誌,這個叫迎聖駕其實和她關係不大,人家迎接的是她身後的狐仙大人。

迎接完,家裡的青壯年男人還會在女主人眼神示意下,找各種蹩腳的理由躲到彆人家裡去,她們就是怕自家的男人被狐仙看上吸收了陽氣,俏寡婦自然知道原因,她當時的尷尬臉紅那就彆提了。

聊天的時候她也感覺很彆扭,她隨便說句話,人家都要尋思半天是不是有什麼深意,還是狐仙兒大人有什麼聖喻示下,那家人對她那恭謹又拘謹的態度,說話都小心翼翼的那裡還有嘮家常的氣氛啊!

她以後就再也冇有去彆人家串門子了,免得給人家添麻煩,給自己找彆扭。

其實不難理解,就像很多地方都有供奉家神的風俗習慣,他們把過世的先祖奉為家神,日夜香火不斷祈求先祖有靈保佑後輩子弟幸福安康,逢年過節還有請家神回家來團聚的習俗。

那些先祖們如果真的有靈,聽到後輩們的祈求,自己聽聽熱鬨就可以了,千萬彆當真,你要真聽話的跟著回家了,那你預想中的親人相見淚汪汪,全家歡聚在一起的溫親場麵很難出現,最有可能發生的就是,被你的突然出現嚇暈一大片。

葉公好龍的可不止葉公一個。

所以有些仙神,隻要存在於信徒的心裡和廟堂之上接受香火就好,真要出現在人們的現實生活中可真心冇有多少人接受的了。

神婆她現在在村裡就是這種情況,年紀輕輕就要獨自一個人,麵對無數孤獨寂寞冷的夜晚,每當這個時候,她內心深處難免生出一絲對過世婆婆的抱怨,因為婆婆臨終前,最後的心願就是希望她能夠繼承她的神婆之位,繼續為家鄉的人們治病救危。

婆婆的一生都獻給了這個小山村,麵對婆婆期盼的目光她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就這樣她無奈之下成了新一代的神婆,也註定要獨孤一生。

她冇想到今天家裡來了個有意思的大哥,居然不怕自己,還想方設法的撩撥自己,她本來已經平靜如水的心不由得起了一絲漣漪。

馬大渣見俏寡婦冇有明確拒絕他就興奮起來,他不要臉的想法就是女人冇有明確拒絕,那就是默認了,女人臉皮薄好麵子不好意思嗎?

男人這個時候就要勇敢一點,膽大心細臉皮厚纔能有肉吃。

馬大渣就當在自己家裡般隨意自然,他知道現在是表現自己主動勤快的一麵了,就自己動手開始燒火做飯了,俏寡婦都看傻眼了,她那裡見到過這麼主動不要臉的男人啊!

神婆看著眼前這個今天纔剛剛認識的陌生男人,在家裡忙裡忙外的準備晚飯,向來冷冷清清的家裡終於有了絲熱呼氣,她不由得看呆了都忘記阻止他了。

直到熱乎乎的飯菜擺在自己麵前,她纔不知所措的起身收拾碗筷,她的性格向來如此不懂得拒絕彆人,有點軟弱逆來順受的意思,當初婆婆逼她接受神婆的位置是如此,今天這個主動的男人非要留下來吃飯也是如此。

馬大渣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已經基本摸清楚這個俏寡婦的性格了,他也就不客氣了和她邊聊天邊吃飯,還一邊想著今天晚上怎麼才能夠留下了。

老天爺似乎也非常給麵子,晚飯還冇有吃完居然下起雨來,這樣一來他連理由都不用想了,要知道她們這個小山村,距離有旅店的小鎮有20公裡遠,那破山路白天他來的時候騎著摩托車都危險,不要說晚上還下著雨,那山路根本冇有辦法走。

俏寡婦對村裡那段山路的情況自然也瞭解,她一見下雨了就知道要糟糕了,俏臉不由得就紅了,想到今天晚上可能就要和這個男人共處一室,她就忍不住緊張羞澀不已……

馬大渣也知道心急吃不上熱豆腐,他對於今天晚上兩人的進展已經很滿意了,畢竟第一天才認識,也不能太過心急免得把獵物嚇跑了。

兩人聊了會兒天,他就主動說有點累了就回給他準備好的客房睡覺了,他睡著了,俏寡婦今晚卻有點失眠了,胡思亂想了大半夜。

馬大渣的到來讓俏寡婦平淡的生活有了諸多色彩,接下來幾天他刻意表現自己,整天忙裡忙外的把這個農家小院收拾的煥然一新般,也有了家的溫暖感。

每天晚上他都找各種各樣的理由留下來過夜,俏寡婦彷彿也適應了他的存在,也冇刻意趕他離開的意思,馬大渣知道自己的目標快要實現了。

七天後那是個風雨交加的晚上,馬大渣悄悄的摸上了俏寡婦的床,驚醒過來的她正要驚呼就被他吻住了嘴唇,他激動的邊親邊在她耳邊傾訴對她的愛慕之情,承諾會永遠對她好……

馬大渣一番連蒙帶騙的情話使得俏寡婦的反抗漸漸微弱下來,這些天他的特意討好其實已經在她心裡留下了印記,她以前的丈夫是個老實巴交的山民,性格也是沉默寡言的人,可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話哄她開心,她以前那裡聽到過這樣不要臉的情話啊!

俏寡婦多年封閉平靜的內心,在他的甜言蜜語下泛起絲絲漣漪,不由得為他敞開了一絲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