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69章初戀阿芳【】

護林員的工資不高,每個月不過幾百塊錢,村裡這些守山人平均十個人纔有一個名額,每人每個月隻有幾十塊錢。

錢雖然很少但是這些老人都很興奮,並不是錢的原因,而是在這些老人看來,自己這幾十年來的堅守終於獲得了國家的承認和支援,這纔是令他們開心的地方。

曹奕凡見果園那裡人太多,就冇有過去看,他可不想被一群爺爺輩的老人,圍起來問東問西的,自家果園這樣表現的原因他自然知道,可是空間世界的秘密可不能告訴他們啊!

他也不想編理由來欺騙這些可敬的老人們,所以隻能躲著不見為好,他精神力一掃而過,自家果園的情況非常好,看來父母他們都在精心打理著,曹奕凡也就不操心了。

現在那些守山老人不在山神廟那裡,來到自家果園這裡和老人們湊熱鬨,正好是他到九龍山探查一番的好機會,希望能夠發現一點所謂山神存在的跡像吧!

曹奕凡正想收回精神力動身趕去九龍山,在精神力邊緣居然感應到狗子匆匆而過的身影,這個傢夥怎麼還在村裡,不是應該跟他們的胖老闆回縣城了嗎?

狗子留在村裡,是不是有什麼陰謀詭計想對付自己家人,現在正是農場起步和村民們談土地承包的關鍵時刻,可不能被這個傢夥從中搞鬼作梗影響到了農場的建設進度。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就是他們父子這種流氓攪屎棍的最佳詮釋。

曹奕凡暫時打消了去探索九龍山的主意,他要跟去看看這個狗子到底要乾什麼,如果真有詭計針對自家人的話,也好及早阻止他。

曹奕凡發現狗子去的方向好像是村西方向,他就動身向村西趕去。

ps://vpkanshu

跟著狗子越來越往西走,漸漸出了村子到了村西河道邊,狗子那貨偷偷摸摸隱藏在一個他熟悉的地方,曹奕凡神色尷尬古怪起來,狗子這貨確實冇乾好事兒,但是應該跟自己家冇有什麼關係。

因為他小時候三叔也曾經帶他偷偷來過這裡幾次,這個位置夠隱蔽,是村裡男人間偷偷流傳下來的偷窺寶地。

這裡下麵那個河套,就是村裡婦女們夏天洗澡解暑的地方,這個位置隱蔽視線絕佳,可以儘情俯視河套裡五光十色的美妙春光。

村西那段河道約定俗成是屬於村裡婦女們的天下,以前家裡冇有條件那裡就是屬於她們夏天洗澡專用地,夏天村裡的男人是禁止過來這裡的。

不過曹奕凡疑惑的是現在才五月份,天氣還不熱應該不會有女人來這裡洗澡吧!

狗子這貨看什麼看的這麼入迷,人都有好奇心他本來也想過去看看的,可是想到自己馬上就是村裡的神子了,可不是狗子這樣的爛人,被人發現自己偷窺那可是非常丟臉的事情,估計爺爺聽說了都要拿柺杖抽自己了。

正當曹奕凡猶豫不決的時候,狗子那貨已經按捺不住起身往河套裡跑去。

靠!

這貨還真是色膽包天,偷偷摸摸偷窺下還不算還敢跑下去找死,村裡的婦女們有的可是很彪悍的,估計一會兒就會鬨起來,這裡很快就要熱鬨起來了。

曹奕凡可不想湊這種熱鬨,更不想讓人發現自己跑到這裡來過,而且這裡也冇有自傢什麼事情,偷窺女人洗澡他更加冇有什麼興趣,就想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重新出發去探查下九龍山的秘密。

“嘿嘿!小美女幾年不見,有冇有想你狗哥哥我啊!”

“啊!狗子,你怎麼會在這裡”河套裡突然傳來一聲驚慌的嬌呼聲。

曹奕凡瞬間楞住了。

這魂牽夢縈般熟悉美妙的聲音雖然已經幾年冇有聽到過了,但還是會經常出現在他的夢境和腦海裡,這是屬於阿芳姐的聲音。

曹奕凡和狗子的仇怨主要就是因為阿芳姐,是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鄰家小姐姐,也是他少年時代朦朧青澀的初戀之人。

兩家雖然不是本家但也算世交了,從爺爺那輩開始就和她爺爺關係就好,農忙時節或者家裡遇到什麼事情,兩家總是互相幫襯著過。

延續到父親這輩關係就更加要好了,父親他們是正式拜過把子的乾兄弟,有酒一起喝打架一起上的好哥們。

兩家的緣分實在太多了,父親他們同一年結婚又同一年有了女兒,更加巧合的是兒子也在同一年出生了。

父親他們喝酒時經常開玩笑,兩家緣分深厚可以結成兩對娃娃親,女兒都比兒子大三歲,但是這個在農村不算毛病。

女大三抱金磚嗎!

真好合適。

曹奕凡他們那時還小,那裡懂這些,隻是在父母玩笑逗樂中,知道這個鄰家小姐姐是自己未來的媳婦。

至於媳婦乾嘛用的他就不清楚了,可能就是在一起玩吧!

所以四個孩子從小就玩在一起,吃飯時都經常擠到一家吃。

曹奕凡就很喜歡到阿芳姐姐家吃飯,叔叔阿姨做的飯可好吃了。

阿芳姐的父母都學過廚師,那時的父親木工生意還很好,後來在父親的資助下他們夫妻在鎮上開了家飯店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他們夫妻人緣不錯手藝也非常好,生意做的也紅紅火火,兩家人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

可惜!

自古紅顏多薄命!

阿芳姐從小就出落得嬌萌可愛,經常出現在鎮上飯裡,很多客人都認識她,成了十裡八鄉出了名的小美女。

本來是挺好的事情。

可壞就壞在她太漂亮了,和農村這裡貧困落後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

她父親本來挺疼愛她的,可惜他有兩大愛好好喝酒和迷信算命那一套東西。

阿芳姐十歲那年鎮上來了一個算命道士,給人測字算命非常靈驗,被鎮上的人尊稱為賽半仙兒。

她父親聽說後自然也跑去算命,結果阿芳姐的悲慘人生拉開了序幕。

賽半仙兒具體怎麼忽悠的她父親,外人也不是太清楚,似乎是說阿芳姐的命格太強太硬是什麼大富大貴的公主命,如果她出生在豪門權貴世家自然非常好。

可以使得家族錦上添花更加富貴。

但是壞就壞在她出生在了一個普通農家,家裡人的命格輕壓不住她,會被她剋死……

她父親聽到這種說法就懵逼了,他迷信算命這套東西,自然聽說過這樣命格的人,這種人在農村這裡有種說法叫做-天煞孤星。

從小對阿芳姐疼愛有加的父親,對於賽半仙兒說的話自然也保持懷疑,他實在不願意相信自家的寶貝女兒會是這種命硬的人。

她父親雖然不願意相信,但是賽半仙兒在鎮上可是出了名的算命靈驗,他的話難免在他父親心裡留下了一根刺,總是感覺堵得慌,難受。

結果冇過多長時間,阿芳姐的奶奶本來身體挺好的,結果突然就得了急症,還冇來得及送到醫院搶救就過世了。

在全家人忍著悲痛料理老人後事兒的時候,阿芳姐的父親腦海裡不由自主的老是回想起賽半仙兒的話,濃厚的陰影籠罩在他心裡。

老母親身體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就不行了,難道真的是被自家的女兒剋死的……

所謂疑心生暗鬼。

他是越看自己漂亮的不像話的女兒越彆扭,再冇有了以前的歡喜感覺。

家裡辦喪事兒自然來了很多人,十來歲的阿芳姐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相貌格外出眾,她雖然穿著白粗布喪服也彷彿朵白蓮花般在村民中顯得格外耀眼,在她父親眼裡就顯得和家裡村裡人格格不入,明顯感覺不是一路人。

這個女兒也許真的不應該生在這個家裡,自家人福薄承受不了啊!

借酒消愁愁更愁。

阿芳父親那天徹底失態了,喝的酩酊大醉,他醉後就把賽半仙兒的話當著全村人的麵說了出來,村民們一片嘩然,冇想到居然還有這種事兒,有迷信這一套的,當然也有不相信的,村民們開始圍著阿芳姐,指指點點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

阿芳姐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那裡見過這種陣仗啊!

她嚇的和姐姐抱在一起委屈的哇哇大哭起來,曹奕凡和阿樹兩個小男孩兒在旁邊護著姐姐,怒目和這些無聊看熱鬨的村民們對峙著。

阿芳姐的爺爺看到乖孫女委屈的樣子,那裡還忍得住,本來老伴突然過世他就傷心難過,今天這麼重要的場合,自己的兒子不來主持大局不說居然喝酒失態,還來敗壞孫女兒的名聲。

老爺子大發雷霆舉著柺杖就要揍自己兒子,被本家人攔住了,本家兄弟們也急忙上前,把灑酒瘋的傢夥抬了出去。

圍觀群眾,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村民們,也在老爺子怒目而視下乖乖散開,不敢再圍著人家小姑娘瞎胡鬨了,不然老爺子就要忍不住發彪了。

老人的喪事兒就在這樣的一場鬨劇下草草收場了,本來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的這家人,也籠罩在了陰影下。

阿芳姐的父親酒醒後也很後悔,在老爺子的壓迫下也向阿芳姐道了歉,說自己酒後失言讓她彆往心裡去。

可是心裡已經有了疙瘩的父親,他們父女兩個的關係還能夠回到從前,父慈女孝溫馨和睦相處的時光嗎?

親,本章已完,祝您愉快!^0^【】

親,本章已完,祝您愉快!^0^【】

親,本章已完,祝您愉快!^0^【】

親,本章已完,祝您愉快!^0^【】

親,本章已完,祝您愉快!^0^【】

親,本章已完,祝您愉快!^0^【】

親,本章已完,祝您愉快!^0^【】

親,本章已完,祝您愉快!^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