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175章救治嬸子阿芳想到母親可能會好起來,心情就徹底放鬆下來,才發現自己被奕凡弟弟拉著手都快要進村了,自己在村裡的名聲可不好,不能影響到了弟弟。

她就用力掙紮起來,曹奕凡看到阿芳姐急切的樣子也不忍心難為她,現在給嬸子治病要緊,以後他一定會想辦法,查明阿芳姐一家這幾年的遭遇到底是為什麼這麼詭異。

真是純屬巧合嗎

是阿芳姐倒黴摧的都趕上了,還是幕後有黑手在操縱這一切,故意害阿芳姐一家。

如果真有黑手的話,他一定要把他們找出來趕儘殺絕,為阿芳姐全家報仇雪恨,還她清白。

等真相大白後阿芳姐心結解開了,自然就會恢複自信,現在勸說再多都冇有什麼用。

曹奕凡暗下決心後就放開了阿芳姐,她神色才放鬆下來點,低頭儘量躲避著村裡行人多的地方,行色匆匆的往家趕去。

曹奕凡見了更加心疼,阿芳姐本是天生麗質的大美女一個,本來應該聚萬千寵愛於一身,自信從容的麵對眾人愛慕關注的目光,可是多年來受天煞孤星名聲的影響,已經自卑到不敢麵對村裡人了。

他對那可能存在的幕後黑手就更加痛恨了。

曹奕凡隨著阿芳姐,再次來到了他曾經經常跑來玩的小院裡,這裡的環境就完全冇有辦法和自家院子相比了,就是很普通的一個農家小院。

這裡曾經幾年冇有住人,所以顯得更加破敗一些,阿芳姐大部分時間都要照顧母親,冇有時間更冇有精力好好搭理自家的庭院。

曹奕凡發現門窗等處都有新修補的痕跡,看做工應該出自父親的手藝。

“娘,我回來了你猜我把誰帶來看你了。”阿芳姐歡快的脆聲招呼著母親道。

“哎!你這孩子,現在那還有人來看…啊!難道是奕凡那孩子回來了嗎?”堂屋裡一聲略顯中氣不足的聲音傳出來。

“嬸子,我是奕凡,我回來看你了。”曹奕凡聽到嬸子的話更是心裡難受,曾經過得紅紅火火的一家人,竟然淪落到瞭如今這般無人問津的地步。

他要改變這一切,就從讓嬸子重新站起來開始吧!

阿芳姐把他攔在門外,紅著臉匆匆跑進屋裡趕忙收拾了一番才讓他進去,家裡有臥床不起的病人,即便照顧的再仔細家裡也不可能收拾的多利索。

曹奕凡進去後,看到病床上比前幾年憔悴蒼老了好多的嬸子,百感交集自然非常難受,不過這些都是暫時的,有他生命能量的調理,相信自己印象中那個和藹可親溫婉如玉的嬸子,很快就能夠回來。

嬸子眼裡含淚笑著和他嘮了陣家常,看的出來見到奕凡侄兒來看她,她還是非常高興的,自從阿樹冇了以後,她把全部的母愛都投入到阿芳還他身上,對他和親兒子也不差什麼了。

奕凡在她心裡即是兒子又是女婿,隻可惜自家阿芳的命不好,本來好好的一段姻緣,卻有緣無分啊!

阿芳也趁機和母親說了,奕凡要給她治病的事情,嬸子自然很是驚訝,他們家可從來冇有出過什麼醫生啊!

短短幾年不見,奕凡他從那裡學來的醫術啊!

嬸子內心自然是不會相信的,不過孩子也是一番好意,反正自己的身體也就這樣了,看看就看看,即便治不好,再壞還能壞到那裡去啊!

曹奕凡如果知道嬸子心裡的想法,估計就更加鬱悶了。

“嬸子你們不用擔心,我治療的方法就是通過按摩打通你腰部受損封閉的經脈,絕對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隻是可能會有點疼痛,嬸子你要忍著點。”曹奕凡剛纔邊陪嬸子聊天,已經用精神力仔細透視檢查過她受傷的腰部。

果然在那裡發現了五六條,或斷裂或封閉起來的暗灰色經脈,他隻要修複好這幾條經脈,讓她體內的元氣流通起來進入下肢,嬸子就能夠重新自由控製自己的雙腿了,她的病自然就好了。

阿芳母女聽到他的治療方案後,果然神色都輕鬆起來,按摩治療她們每天都會進行,這方麵她們都快成專家了。

隻是按摩的話就算治療冇有效果,至少冇有什麼危險性,她們還真擔心奕凡要讓她吃些莫名其妙的藥物,說實在的,對於最多隻學過幾年醫術的他,母女兩個都冇有什麼信心可言。

阿芳姐對按摩程式已經非常嫻熟了,她幫助母親翻身過來很快就準備好了。

曹奕凡洗過手後,順便拿出了兩瓶靈泉水過來遞給嬸子一瓶,示意她喝點。

阿芳母女見了互望一眼,難掩其擔憂之色,病人就是敏感,看到不明液體,就以為是什麼藥物,她們還真不敢亂喝他拿來的藥。

“奕凡弟弟不是按摩治療嗎?怎麼還需要喝藥啊?”阿芳和奕凡弟弟可不會客氣,當及就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曹奕凡很是無語,看來當個小醫生,冇有名氣前還真不好混啊!

阿芳母女都是和自己從小就相識相知相愛的親人,對自己都冇有什麼信任度可言,那在陌生病人麵前就更不用說了。

“阿芳姐,這可不是藥,隻是一種蘊含特殊營養成分的水罷了,這瓶是你的很好喝哦!”曹奕凡當及打開一瓶喝了一口,再遞給阿芳姐笑著道。

阿芳暗怪自己太敏感了,不好意思的笑笑接過來就喝了一口,水一入口她就知道這個確實不是藥隻是水,但是這種水那奇妙的口感實在太棒了,她不由自主的又喝了一大口,眯著眼細細品味著水在舌尖口腔裡流轉進入在胃裡,再徹底融入身體後帶來渾身暖洋洋的舒服感覺。

啊!真是太棒了!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喝的水啊!

阿芳在朱老闆家裡時,他為了顯擺和裝逼,也經常托朋友從國外訂購一些號稱世界頂級礦泉水,據說在國外都是專供那些富豪和貴族皇室享用的。

阿芳也喝過一些,據說一瓶就幾十數百米金的頂級礦泉水,普通人一個月工資也就能買幾瓶水的,她喝完雖然覺得很不錯,比普通礦泉水確實好喝點。

不過她感覺似乎那些裝水的瓶子更精美更吸引她些,覺得瓶子比裡麵的水更值錢,她都不知道那些人是在買水還是在買瓶子了。

阿芳覺得那些進口來的世界頂級礦泉水,絕對冇有奕凡弟弟今天帶來的這種水好喝,而且差遠了,就是瓶子檔次差了點,就是裝普通礦泉水的塑料瓶。

阿芳戀戀不捨的望著手裡的礦泉水瓶,又喝了一小口,見曹奕凡要開那一瓶,急忙搶了過嗔怪的道:“這種礦泉水很貴的吧!你這傢夥真不會過日子,咱們普通人家買這種東西乾嘛!多浪費錢啊!

你也老大不小快該娶媳婦的人了,要知道節約該攢下錢來準備娶媳婦用了,今天你來看娘就算了,以後可不能再買這種不實用的東西了。

娘你喝我這瓶,這瓶留著改天你再喝,奕凡弟弟給你帶的這種水可好喝了,喝完感覺渾身都舒坦,也許真對你的病有幫助呢!”

曹奕凡都來不及說話,就被阿芳姐好一頓埋怨他卻感覺心裡暖暖的,隻有真正關心為他著想的人纔會這樣說。

嬸子看著女兒的樣子也隻是笑笑冇說話,她小饞貓般的樣子可不常見,莫非這個礦泉水還真有什麼特彆之處,她也很是期待的接過來喝了一口水。

她眼睛都亮了起來,這種水果然與眾不同,彷彿有種奇異的魅力吸引著她,或者說是她的身體本能感知到了益處,她不由自主的就連喝了幾口,直到喝完了才意猶未儘的停了下來。

嬸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感覺自己今天在孩子們麵前,真是有點失態了。

阿芳目不轉睛的盯著母親的臉色看,突然驚喜的道:“奕凡弟弟,你看孃的臉色是不是比剛纔好看多了啊!這種礦泉水還真是神奇啊!”

手裡那瓶水被阿芳姐寶貝般抱在懷裡,曹奕凡看了對那瓶水很是羨慕嫉妒,那個曾經屬於自己的位置被它給霸占了。

不過阿芳姐緊張寶貝的模樣很是可愛搞笑,曹奕凡聽到阿芳姐的問話,也急忙看向嬸子,她由於長期臥床不起,氣血自然不足所以臉色呈現一種病態的蒼白。

現在已經開始漸漸泛起一絲健康的紅暈,皮膚有略帶了一絲光澤,身體狀態開始恢複起來。

“是的,阿芳姐,所以你們就放心吧!嬸子的病我還是很有把握治好的,相信嬸子很快就可以重新站起來了。”曹奕凡肯定的道。

阿芳母女兩個也對他的治療有了一點信心,阿芳重新幫母親爬在床上後,就站在了一旁讓出了位置。

曹奕凡也冇有再說什麼,走上前來,他把生命能量佈滿手掌後,開始在嬸子腰背上推拿按摩起來。

生命能量隨著他的按摩,侵入到嬸子受損的經脈處續接和疏通起來……

經脈的續接還是很有些疼痛的,曹奕凡早就有過交代,嬸子為了能夠重新站起來,她緊咬著枕巾強忍著疼痛一聲未肯。

隻有那不斷顫抖的身體和渾身的虛汗顯示著她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