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曹奕凡見巡邏狗和家人相處愉快,他也就放心了,有它們兩隻實力接近古武者的狗狗,守護著家裡和父母,那個胖老闆在陰煞們的糾纏不休中,就算還有精力來找麻煩也不用怕了。

像武蚩那樣的高手,即便來十個八個的都不是兩隻狗狗的對手。

“奕凡晚上吃飯了嗎?你看一忙起來連飯都冇給你做,想吃什麼娘現在去給你做。”母親和狗狗們親近了一會兒,纔想起來兒子可能還冇吃飯急忙問道。

“娘,不用了,我在阿芳姐家裡吃過了。”曹奕凡拉住想去做飯的母親道。

“啊!你,你…見過她們了,娘也不是故意瞞著你,是怕影響你學習……”母親有點尷尬的解釋道。

“娘,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都是為我好。”

“好吧!既然你們已經見過麵了,有些話娘還是要說一說,你阿芳姐是個好孩子,但是…你現在已經有女朋友了,今後和阿芳還是保持點距離的好。”母親雖然不想但是還是勸說道。

曹奕凡瞬間想明白了,今天阿芳母女兩個的態度有點奇怪,他開始還想不明白,現在他終於知道了,原來都是因為母親的態度。

看來母親已經受到阿芳姐名聲的影響,改變了對她的態度,不然的話,她們母女回村,娘肯定第一時間就通知他了,以前可都是拿阿芳姐當兒媳婦看待的。

冇想到連和阿芳母女關係最好的自己家人,現在對她們都是這樣的態度,普通村民們的態度就更加不用說了,可見她們在村裡待著有多尷尬難受,看來要儘快幫助阿芳姐家查明事情真相,還她清白。

曹奕凡都不知道該怎麼勸說母親了,因為事情真相冇有查明白前,自己說什麼都顯得蒼白無力,她是不會相信的。

他也就冇說什麼,知道家裡人肯定擔心嬸子的身體情況,就告訴他們自己已經把嬸子的病治好了,並且說了下阿芳姐的情況和讓她們母女幫忙管理農場的事情。

父母聽說老朋友身體已經恢複能夠下床了,自然替她高興,也放下了件煩心事兒,他們都去探望過她,看到好朋友年紀輕輕就隻能躺在床上,那悲涼的情景看了就讓人心裡難受。

現在老朋友病好了他們也就放心了,至誇兒子現在有本事,連那麼嚴重的病都能夠治好,真了不起給他們長臉了。

至於讓阿芳她們母女管理農場的事情,父母都是支援的,說實在的,自家人裡麵還真冇有能管事兒的人。

阿芳母女都挺能乾的,比自家人確實強多了管理農場更加合適,母親隻是反對娶阿芳當兒媳婦,至於彆的方麵,她是不會乾涉兒子的任何決定的。

事情都說開了,母親也放下了心事就回屋睡覺了,今天她也跑了好幾家都累了,曹奕凡也剛想回屋和媛媛她們煲電話粥,卻被父親攔住了。

曹奕凡跟著神秘兮兮的父親,來到了他的工作室,整個東廂房都是屬於父親的地盤,這裡放置著各種各樣的木工用具和父親製作的稀奇古怪的木製東西,這些東西都是父親的寶貝,小時候這裡是他們姐弟唯一的禁地,嚴禁他們來這裡玩鬨,就怕打壞了裡麵的東西。

父親帶著他穿過放滿東西的大廳,來到了最裡間一個房間,父親得意的回頭看了他一眼,就在一個隱蔽的地方點了一下,輕微哢嚓一聲麵前的貨架居然緩緩移動起來,後麵露出了一個小暗格。

曹奕凡大為驚訝,冇想到自家居然還安裝了這樣巧妙隱秘的機關,莫非自己父親也還有什麼秘密不成,他一時間充滿了好奇。

父親看到兒子吃驚的樣子,得意的笑了,這段時間兒子給了他太多的驚奇,高興之餘也有點鬱悶,感覺自己作為父親好像很冇有麵子。

現在終於可以看到兒子驚訝的模樣,他感覺終於找回了作為父親的感覺。

“兒子,這裡就是咱們家最大的秘密了,本來打算等你大了再交給你的,現在你這麼有本事了,正好幫忙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我感覺這個東西很不簡單,可惜研究了這麼多年始終發現不了什麼東西。”父親從暗格裡捧起了一個小箱子般的東西,滿臉期待又帶著點不明意味的笑容道。

曹奕凡也被父親手裡的東西,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他發現自己的精神力透視能力居然看不透這個東西,它彷彿隻是個箱子形狀的東西,四周冇有看到任何拚接的痕跡,好像就是個暗金色大木塊或者金屬塊,因為它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一時間這個東西是什麼材質他都看不出頭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