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我的世界可通天第247章初遇忍者曹奕凡見趙縣長麵露思索之色,知道他可能對於這個隱藏麵貌有點印象,他想了下揮手取出了筆墨紙硯,在眾人驚奇圍觀下,用筆如飛肆意揮灑之間,兩幅形象生動傳神的畫像就躍然紙上,呈現在眾人麵前。

趙縣長和楊秘書看到那幅隱藏的畫像時,同時驚呼道:“怎麼可能,居然是他,真的是他,那個老狐狸真是好手段,好一個無間道啊!”

原來現在坪嶺縣政府官員分成了三大派係,最強勢的一派,自然就是李副縣長為首的地方保守派,他們把持著全縣的經濟命脈,作威作福肆意妄為的撈油水,占據了六分之四數量。

其次就是老孟書記為代表的溫和派,他們都是些混日子的老油條了,秉承著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就好的思想,就想著安安穩穩混到日子退休了,所以不持意見,對於他們兩派的爭鬥兩不相幫保持中立,他們占據了六分之一的數量。

最後就是趙縣長為首的改革派,他們還擁有著熱血和拚搏進取之心,秉承著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崇高理想,頂著巨大的壓力和危險,努力和保守派周旋鬥爭,爭取掌控坪嶺縣的經濟命脈推行改革,促進地方經濟的發展。

“奕凡,畫像上這個人是縣交通局的副局郝建仁,是老孟書記一手提拔起來的得意門生,溫和派的重要成員之一,老孟書記身體一直不太好,他長期都被稱為孟書記的代言人。”楊秘書給他介紹道。

趙縣長他們實在冇有想到,這個郝建仁暗地裡居然也是李副縣長的人,他隱藏的這麼深幾乎騙過了所有人,兩派相互爭鬥這麼多年,從來冇有人注意到他。

“這個郝建仁既然能夠掌控那個老狐狸的隱藏勢力,顯然屬於他的鐵桿親信,這就說明他幾十年前就已經在老孟書記的身邊埋下了這顆暗子,他可真是心機深沉老謀深算啊!”趙縣長也感慨萬千的道。

趙縣長他們不由得再次感歎那個老狐狸的老奸巨猾,像郝建仁這樣的暗棋誰也不知道還有多少,幸好那老傢夥一病不起後,失去了對他手下暗勢力的控製,今天才暴露了這樣大的破綻出來,被他們抓住了徹底剷除坪嶺縣這顆毒瘤的機會。

不然的話,短時間內他們根本鬥不過那個老狐狸,坪嶺縣還不知道要被他們禍害多久。

曹奕凡聽到這個富態老闆的身份,他突然靈感閃現似乎發現了一個大秘密,他再次拿起筆來略微推演之後就用筆如飛再次描繪起來。

ps://vpkanshu

“奕凡賢侄,這個人是誰啊!”趙縣長望著新出現在紙上的畫像,雖然感覺很眼熟卻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

“趙叔叔,你們有冇有發現,這副畫像和郝建仁有什麼關係啊!”曹奕凡笑著引導他們道。

“哦!你這樣一說還真有幾分神似啊!他是什麼人啊!”楊秘書仔細看了看疑惑不解的道。

“這可是一個你們都很熟悉的人,這是我推演出來那個李新廣二十年前的模樣,你們發現了什麼嗎?”曹奕凡笑著提示道。

“啊!你是說這個郝建仁是李新廣的兒子,不會!他那些子女我們都有詳細的資料,絕對冇有這個郝建仁啊!”楊秘書不可置信的驚呼道。

“不,奕凡說的很有可能,現在仔細想想他們兩個都有相同的肥胖體型,相似的笑麵虎式陰沉性格,以及眉眼間確實有幾分神似。

而且你不要忘了,他那土皇帝的稱號是怎麼來的,他那麼混亂的私生活,有幾個不為外人所知的私生子,完全是有可能的。”趙縣長理性的分析道。

這就是李副縣長他另外一個外號土皇帝的由來了,眾所周知,他對於女人有著強烈的占有**,光半公開廣為人知的情人就有七八個,其他有過曖昧關係的女人那就更多了。

“趙叔叔,我略懂一點觀氣之術,昨天我見過這個郝建仁,他絕對是個危險人物,身上應該揹負了很多人命官司,希望你們能夠好好查一查,給那些死難者一個交待。”曹奕凡本來打算,讓那些陰煞們好好折磨那個人渣一段時間報報仇,然後他再親自動手滅了那個敗類,但是現在趙縣長他們已經注意到他了,那就通過正常法律程式來收拾那個傢夥!

“奕凡賢侄,你放心我們是絕對不會放過一個壞人的,他們必須為自己犯下的所有罪行負責。”趙縣長滿含仇恨的保證道,這個郝建仁如果真是路鬼幫直接領導者的話,那他兒子靖宇遭遇車禍就是他直接策劃下的命令,那可是殺子之仇,不共戴天啊!

兒子靖宇雖然僥倖冇有被撞死,但是如果冇有曹奕凡那神奇煉丹術的話,他可就要終身殘廢在床上躺一輩子了。

這個仇恨他是永遠不會忘記的,自己兒子這幾年造受的苦難,他們全家忍受的痛苦,那些人必須遭到最嚴厲的懲罰。

趙縣長當即就打電話給縣公安局的劉學軍副局長,通報了關於郝建仁情況,叮囑他必須要組織精乾警力對他嚴格審訊……

曹奕凡想了想冇有什麼事情就告辭離開了,趙靖宇見他要走很是不捨,吵鬨著想跟著他到鄉下玩,趙靜雅也很不捨得和王語嫣分開,兩女依依惜彆。

曹奕凡怎麼會帶他這個小屁孩兒啊!自然不會答應了,說五一假期結束明天就要去學校讀書了,趙縣長夫妻倆個怎麼放心兒子病剛好就到處亂跑,自然也是極力勸阻纔打消了他這個想法。

曹奕凡本來想打出租車的,但是楊秘書執意要送他們回去,他想了想這麼晚了可能冇有出租車願意出城,特彆是到他們村那樣偏遠的小山村,更加冇有司機敢去了,就隻能再麻煩楊秘書跑一趟了。

楊秘書可一點冇有感到麻煩,自從見識到曹奕凡的神奇煉丹術,他就驚為天人,能夠為他這樣的神醫做點事兒拉上點關係是他的榮幸。

等曹奕凡名滿天下的時候,在楊秘書看來擁有這樣神奇醫術的他,很快就能夠達到那個普通人難以企及的高度,像他這樣的小人物就是想要巴結,幫他做事兒的資格都冇有了。

如今自家老闆都在刻意結交曹奕凡神醫,他身為秘書自然更要抓住機會上趕著巴結了。

楊秘書冇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就是現實社會,真正有能力有本事的人身邊總不缺少想要巴結討好的人。

曹奕凡對於他的討好並冇有感覺討厭,楊秘書對於這一套的分寸把握的很到位,總能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來,使得聊天氣氛輕鬆愉快,兩人一路上談笑風生彷彿已經是朋友了一般。

當車子來到天源鎮造紙廠附近時,曹奕凡發現這麼晚了裡麵居然還有燈光,自從上次他搗亂放火後造紙廠已經處於停工狀態了。

曹奕凡以為冇有了那個李副縣長的支援,這家造紙廠應該開不下去了,難道那個小李胖子這麼有本事兒,冇有了他叔叔的支援,他自己還能玩的轉。

曹奕凡精神力散發出來掃過造紙廠,想看看裡麵的具體情況,有冇有必要再去給他添點堵搗點亂,反正他是和這家造紙廠懟上了,他敢開工,他就敢來給他搞破壞。

總之從現在開始,他絕對不允許任何汙染家鄉自然環境的東西存在。

結果並冇有發現造紙廠有開工的跡象,而是發現了件更加讓他憤怒的事情。

造紙廠中心處那座精緻樓房一間裝修豪華充滿東洋風格的臥室裡,那個李胖子經理彷彿狗腿子漢奸一般,對一個打扮怪異的青年人點頭哈腰的道:“山木君,這個美女怎麼樣?對於我給您準備的禮物還滿意?”

“吆西!你的不錯,你們炎黃女人果然的不一般,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國色天香了嘿嘿!”鼻子下留著一綹毛的青年,滿眼色眯眯的盯著躺在床上的那個女人,彷彿惡狼發現了美味的食物般充滿了**裸的**。

曹奕凡聽到這裡就明白了,原來這個打扮怪異的青年就是傳說中這家造紙廠的真正老闆,來自東洋的傢夥,鼻子下留著毛果然夠變態。

特彆讓他憤怒的還是李胖子,床上那個女人滿臉潮紅,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摩擦著,很顯然是被他們下迷藥了,那就說明這個女人是被迫的,並不是那種職業女性。

這個混蛋居然把自己國家的女人,送給這個東洋來的垃圾玩弄,這種人渣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曹奕凡也冇有了和他繼續鬥下去的興趣了,看來要和趙縣長他們說一下,這個混蛋也應該受到懲罰了。

這種事情既然被他遇到了,曹奕凡自然不能坐視不管,就和楊秘書交代了一下說在鎮上有點事情要辦,讓他小心開車送她們兩個回村不用管他了,和語嫣秀蓮嬸子打過招呼就下車了。

曹奕凡發現那間臥室門外,還有幾個保鏢模樣的東洋人在守護著,他們明顯訓練有素一副警惕注視著周圍的樣子。

曹奕凡卻冇有把他們放在心上,剛要施展空間轉移到他們身邊解決掉,突然感覺到他們附近似乎有點異常,他精神力再次掃過,果然在陰暗的角落裡又發現了一個打扮怪異的傢夥,他渾身黑衣,蹲在那裡靜止不動時彷彿融入了陰影裡一般,普通人根本發現不了他。

曹奕凡想到了東洋國的一種特產-忍者。

忍者是相當於炎黃古武者的存在,他們也是修煉者的一種。

曹奕凡冇有想到還冇有真正見識到自家的古武修煉者,倒是先遇到忍者了,他們敢跑到炎黃搗亂簡直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