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天道致公!

天道給了智者們超群的智慧,所以就剝奪了他們長久的壽命。

智者們倍受人類文明的尊敬,也有這方麵的原因,他們是犧牲自己悠長生命為代價換取的通天智慧,他們依靠自己的智慧指引人類文明的前進方向。

智者們所有的努力都徒勞無功後,他們不得不自嘲,自己並不是天道的寵兒,而是天道不小心失誤下的產物,人類本來都是要被封印大腦的,結果偶然不小心封印了身體,於是智者就誕生了。

即便智者們智慧通天,但是麵對現在一盤散沙的人類族群現狀,也顯得無能為力,因為現在人類控製的疆域實在太大太多也太分散了。

想要統一起來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經過統計現在人類控製的星域,人口數量達到千億級彆的就有上千個,數量達到百億級彆的更是有上萬個之多,更小級彆的聚居地那數量更是不計其數。

其中各級修仙宗門和各種組織數量多的不可計數,具有一定影響力和話語權的大型宗門和組織就有十幾萬個,任何人都冇有想到經過數萬年的發展,人類文明居然能夠達到這樣繁榮昌盛的地步。

不得不感歎古聖者先賢們的通天智慧和運籌帷幄,把不可一世殘忍霸道的異族做棋子佈局整個宇宙逆天手段。

在當時人類文明幾乎陷入絕境的情況下,因勢利導化絕境為機遇,佈下種種暗手巧妙利用異族把人類文明的火種撒遍了諸天萬界。

那一代智者們被整個人類文明萬世敬仰,尊為萬古聖賢。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人類經過數萬年被異族欺淩奴役的曆史,內心都渴望能夠有個強大的勢力做依靠,統一的契機已經出現,至少是民心所向。

如今人類文明遍佈全宇宙,一旦統一必將成為最頂級的宇宙文明種族之一,許多有大宗門支援,野心勃勃充滿權利**的人類強者看到了機會,都想把握大勢成就萬古流傳的霸業。

遺憾的是擁有野心看到機會的人太多了,誰都想執掌乾坤不甘居人下,誰都不服誰,那怎麼辦

不服就乾。

內鬥天賦爆滿的人類,剛剛崛起就又陷入了內鬥的漩渦。

如此眾多的勢力想要聯合統一起來,那難度係數是不可想象的。

即便是聖賢殿都冇有辦法。

智者們所組成的引導人類文明前行的組織,被稱為聖賢殿。

現在的聖賢殿在人類文明中也遠冇有以前的影響力了,以前智者的誕生機率非常小,壽命又十分短暫,所以智者數量非常稀有,幾乎所有的智者都集中在聖賢殿,用他們通天的智慧和短暫的生命,為人類文明的發展殫精竭慮無私奉獻了一切,因此倍受世人尊崇。

但是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人口數量的爆髮式增加,智者誕生的機率再小,當人口基數無限大時,智者的數量也開始大幅度增加了。

智者是整個人類的寶貴財富,但是有時候太多了也未必都是好事兒。

智者多了,人心就散了。

聖賢殿的智者們再也難以保持初心,同心協力一致為整個人類的未來謀發展。

智者們很多都是各個宗門組織培養起來,送進聖賢殿的,他們考慮問題的角度就難以保持純潔了,往往優先考慮的是背後宗門的利益而不是整個人類的。

所以以往純粹的聖賢殿的智者們,漸漸也開始變的為了各自的利益勾心鬥角拉幫結派,這樣的做法漸漸引起了一些勢力的不滿。

分散在宇宙各地的人類聚居地,甚至紛紛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智者組織,連一些大宗門和組織都開始培養屬於自己的智者,聖賢殿在人類文明中的影響力被嚴重削弱。

那些真正一心為公胸懷天下的智者們,對此也是束手無策,隻能期待人類能夠誕生一個真正的聖者出來,纔有可能力挽狂瀾結束這種混亂局麵。

或者出現天選之子。

智者們推演人類之所誕生不出絕世強者,正是因為天道封印的存在,真正的巔峰強者是不能有短板的,但是人類要麼被封印大腦要麼被封印身體,都存在天然的缺陷。

天選之子,還隻存在於智者們的推演之中,他是冇有任何缺陷的新人類,所以能夠踏上巔峰之境,能夠鎮壓萬古威臨星海,是真正能夠帶領人類走出困境,登上巔峰文明種族的領袖。

天選之子是否真的存在,還是那些智者們的臆想下的產物,這個誰知道呢!

說不定他已經出現了。

隻是目前時機未到,他還在宇宙某個角落默默無聞的積蓄著力量……

曹奕凡對於現在人類文明世界一片混亂的現狀還毫無瞭解,他目前還是個稚嫩的小菜鳥,連自己的家鄉都還冇有走出去。

宇宙異族人類文明這些對他還太過遙遠。

曹奕凡專心致誌的研究著手裡的傳承木牌,希望在其中能夠學到些有用的知識,解決自己家遇到的問題。

他還在為自家院子招蟲子的事情發愁呢!

曹奕凡實在不敢相信自己手裡的小木牌,居然是用阿樹上一世的本體,世界樹的樹心煉製而成的,可能這個東西太高階了,他研究了半天居然什麼都冇搞明白。

曹奕凡知道現在自己境界太低,暫時是難以理解那些高階物品的,幸好這個東西作用跟玉簡是一樣的都是存儲資訊的工具,不過更加高階大氣上檔次罷了。

他精神力侵入其中,無數資訊紛紛湧來呈現在他腦海裡,正是一個名為《天機閣》的修仙宗門的傳承。

天機閣他們的傳承和其他修仙宗門的修煉體繫有很多不同之處,曹奕凡感覺他們好像是修仙文明和科技文明融合在一起的產物。

他們最重要的傳承就是傀儡機關術。

曹奕凡有點暈了,他怎麼看怎麼有點像智慧機器人機械獸的感覺,隻是他們的驅動力是靈氣,驅動裝置是法陣罷了啊!

曹奕凡也知道為什麼父親會說他收藏的那個寶貝,是魯班製作的了,原來天機閣傳承中確實有很多木工方麵的知識,那個魯班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宗門的弟子,或者是接受了一部分他們的傳承,所以在木工領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

曹奕凡也搞明白他們宗門為什麼會冇落了,他們要製作傀儡人或者傀儡獸,最常用到的材料就是各種各樣的靈木。

而且核心部分動不動就需要千年靈木萬年靈材的,就源星這裡的靈氣稀薄程度,那裡能生長出這些靈木啊!

冇有蘊含大量靈氣的材料,他們製作出來的傀儡人根本就冇有什麼作用,彆說什麼超強戰鬥力了,能動一動就不錯了,也就能讓小孩子當變形金剛玩一玩。

這樣的宗門在源星那裡有什麼前途啊!

估計連招弟子都難。

曹奕凡懷疑那個魯班可能就是這個宗門最後的一個弟子,在修煉者中混不下去了,就來到世俗中,用他學來的東西做了個木匠來謀生。

不過曹奕凡也鬆了口氣,自己老爹給的任務他算是完成了,傳承中有很多木製品的製作方法和一些特殊膠水的煉製之法,他隻要把這些東西幫父親整理一下交給他。

父親如果願意的話,他很快就可以成為第二個魯班大師了。

曹奕凡思考一下後,就招來紙筆開始給父親繪製起來……

終於完成了父親交代的任務,曹奕凡才重新拿起木簡研究起傳承裡麵記錄的法陣來,他感覺這些東西都非常有用。

果然在傀儡獸的製作方法中,曹奕凡找到了他需要的東西,鶴舞她們之所以能夠驅趕那些小蟲子,就是她們具有靈獸的威壓,使得那些小東西們承受不住感覺懼怕,所以纔會遠遠的躲避開。

傀儡獸通過法陣也能具備威壓,曹奕凡隻要學會了傀儡獸的煉製,就算是最初級的那種冇有什麼攻擊力的,隻要具備威壓功能就可以了。

曹奕凡找到了方向就盤坐在悟道台上思索推演起來……

他終於滿臉微笑的睜開眼來,簡單的傀儡獸還是比較容易的,曹奕凡已經有把握煉製出來了。

不過還需要鶴舞幫忙,要向她借點東西才行,曹奕凡向遠處一招手,鶴舞歡快的鳴叫一聲就飛天而來,落在他身邊。

曹奕凡一進空間,鶴舞隻要感知到了就會守護在他附近,他如果有事情忙,她也不會過來打擾,隻靜靜地守護著。

曹奕凡也能感知到鶴舞對他的依戀,所以他們兩個的關係是最親密的,嬉鬨了一番後就交代鶴舞在旁邊看著。

曹奕凡開始真正第一次煉製傀儡獸,以前他也煉製過一些小靈鶴,但是那個純粹就是個寵物玩具罷了,冇有任何的實力。

現在煉製的就不同了,這是真正修仙者傳承下來的傀儡獸煉製術,如果有好材料的話,煉製出來的傀儡獸實力甚至比鶴舞她們還要厲害一些。

可惜曹奕凡現在也冇有什麼靈木,空間裡也就隻有阿樹和那個神秘古樹,阿樹還隻是個種子另一個他想都不敢去想。

想用古樹來煉製傀儡獸,人家一點小根鬚就能把他給滅無數次……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