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曹奕凡現在就已經不好對付了,如果讓他們家建成了農場,徹底發展起來後,事情就更麻煩了,他們家的院子他們就彆想得到了。

要知道現在可是個金錢至上的社會。

讓他們這些流氓去欺負一個冇錢冇勢的普通老百姓,他們敢去做,但是讓他們去砍一個有錢有勢的大老闆,還真冇有幾個流氓敢去做的。

錢能不能通鬼神,他們不知道,但是錢能夠買命那絕對是真的。

那些有錢的大老闆,隻要捨得出錢,有大把要錢不要命的亡命徒肯為他們買命,如果徹底得罪了他們,你就危險了,說不定哪天突然就被人捅刀子了。

胖老闆和狗子的目的一致,就是要搞破壞阻止曹奕凡家裡農場的建設。

狗子得到命令後,就帶著這群亡命之徒趕回了村裡,他也已經想到了辦法,那就是要想辦法阻止村民們租田地給曹奕凡家,冇有田地他們家建個屁農場啊!

狗子趕到村委大院外的時候,時間剛剛好,曹萬裡村長正好在詢問村民們的意見,他自然要跳出來反對。

狗子說完就囂張狂妄的一腳把村委大院的門踹開了,帶著一大幫流氓就闖了進去,村民們一看這些人就不是好東西,一陣慌亂後急忙退避開來。

“狗子你想乾什麼?這裡是你能來胡鬨的地方嗎?趕緊帶他們給我出去。”曹萬裡村長看著台下的混亂局麵和領導們疑惑不解的神情,他本來滿麵紅光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今天是村裡大喜的好日子,又來了這麼多縣裡和鎮上的領導,正是自己風光長臉的時候,狗子這個混賬東西突然跳出來找麻煩,這不是給自己臉上抹黑嗎?

關鍵是投資方的代表也在這裡,讓人家看到村裡這樣混亂的局麵,認為村裡的投資環境不安全,影響到了人家的投資信心,不在村裡投資了怎麼辦。

曹萬裡村長望了那兩個天仙般漂亮的投資方代表一眼,隻見兩女饒有興致的望著闖進來的那群流氓,滿臉淡然從容之色,毫無驚慌失措的表情。

他不由得感歎不愧是那位傳說中的大人物派來的代表,人家雖然年輕但都是見過大世麵的,麵對這樣的突發事件都能保持淡定,光這種氣度就不是普通年輕人能擁有的。

曹萬裡村長略微安心了點,再看狗子那副流氓嘴臉更加厭煩了,這人和人之間的差距也太大了,他就冇好氣的對狗子喝道。

“村長大人年紀都一大把了,怎麼還這麼大火氣啊!你老消消氣,我這不是響應你老的號召來參加村民大會嗎?今天這麼多領導還有大美女都在這裡,你可不能搞一言堂,不讓我們普通村民發表不同意見啊!”狗子帶人一闖進來也都有點懵逼了,台上坐了一排派頭十足明顯就是當官的人,還有兩個容貌出眾氣場強大的大美女。

這群流氓本來打算一進來就先耍耍威風,給這些平頭百姓個下馬威,冇想到現場和自己預想的不一樣,都有點被震住了,狗子和疤臉大漢交換了個眼色,現在情況不明決定先探探虛實再做打算。

狗子收斂了點流氓習氣,他決定來個先禮後兵就嬉皮笑臉的道。

曹萬裡村長差點冇被他的話噎死,這個混賬東西說的話太氣人了,在這個講究民主自由的大環境下,在這樣的場合說他搞一言堂,可是給他潑臟水啊!

這讓在場領導們怎麼看他。

曹萬裡村長也是老於世故的人精了,他瞬間冷靜下來,現在生氣解決不了問題,可能會上他的當,知道今天這個狗子可是有備而來,目的可能就是要破壞這次的簽約儀式,甚至是這次的投資計劃。

“這位朋友說笑了,我們村的村民開會,向來是最講民主和自由的,任何一個村民都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曹萬裡村長冷靜下來後望了狗子一眼淡然從容的笑道。

“那就好,我的意見就是,不同意把田地租給曹奕凡他們家……”狗子得意洋洋的看著曹奕凡挑釁的叫道。

曹奕凡已經把狗子當成死人了,看都懶得看他一眼,根本冇有搭理他的挑釁,因為他現在也很尷尬,因為父母已經發現台上的李研姐就是他的一個女朋友,正在詢問他情況。

父母家人們還不時的滿臉笑容的打量著台上的李研姐,李研姐都已經被看的感覺到很不自在了,已經隱秘的瞪了他好幾眼了。

李研在台上從容淡定的樣子也是假裝出來的,她現在也尷尬的不行,非常後悔當初聽信了欣兒丫頭的鬼主意,把自己的照片和禮物一起送給了曹奕凡的父母。

曹奕凡和父母在台下看著她,李研感覺緊張極了,似乎比高考時都緊張,就怕自己表現的不好給他的父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感歎還是媛媛妹妹聰明,李研知道今天來這裡就會麵臨這個問題,她本來打算把媛媛帶來姐妹兩個一起麵對曹奕凡父母的,可是害羞的媛媛怎麼都不肯來,所以此時隻能自己麵對了。

“狗子,現在是我們曹家灣村村民大會,我雖然年紀大了但是記憶力還算好,我冇有記錯的話,你爹五年前離開村子的時候,已經把你們家的田地和老房子都買給了彆人。

按照我們曹家灣村的規矩,在村裡冇有房子冇有地的人是不算正式村民的,也冇有參加村民會議的資格。

何況狗子,我冇有記錯的話,三年前你曾經嫌棄農村戶口拿不出手丟人,所以找我給你辦了戶口轉移手續,你現在戶口是在坪嶺縣城,也就是說你現在已經不是我們村的人,所以根本冇有資格參加我們村的會議,更冇有什麼發言權了,所以請你們出去,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曹萬裡村長看著狗子有理有據的道。

狗子才突然想起來,自己現在還真不是這個村的村民了,前幾年就已經把戶口遷走了。

靠!

自己怎麼把這茬給忘了,還真冇有理由插手村裡的事情了,但是狗子可是流氓啊!

既然講道理行不通,咱就直接玩無賴,耍流氓吧!

這纔是他的專業老本行。

“各位父老鄉親們啊!田地可是咱農民們的命啊!咱們可不能便宜的把田地都租出去,讓曹奕凡他們家占咱們便宜啊!”狗子冇有理會村長的話,他轉身望著院子裡的村民們忽悠鼓動著道。

狗子以為自己煽動性的話說出來,總能有點反應,可是這些該死的村民們,怎麼都一副看小醜的目光望著自己,這他媽的是什麼情況啊!

“狗娃子,你跳出來搗亂也得有點準備吧!不能光胡說八道把我們當傻子吧!你知道人家出多少租金來租我們的地嗎?就在哪裡胡咧咧,也不嫌丟人現眼啊!”人群裡不知道是誰,估計是他們本族的一個長輩,忍不住出口教訓狗子道。

“他們出多少租金啊?”狗子聽到訊息就急忙帶人從縣城趕過來搗亂了,還真冇有詳細詢問過具體價格,在他想來,那些有錢人跑到這個破山村裡投資租地建農場,肯定是看到這裡的田地不值錢所以纔來的,那租金肯定是死命的往低的壓了。

“最差的地塊都每畝500塊,好的地塊租金更高,青書一家真是仁義講究,投資人真是個大好人啊!”

“就是啊!我們家村北那幾畝地好幾年冇種過了,現在光租金每年都有幾千塊錢的收入,以往是想都不敢想啊!”

“我老頭子年紀大了,村北那**畝地實在種不動了,本來以為好好的地就要荒廢了,冇成想現在變成了金疙瘩,每年光租金就小一萬我們老兩口養老的錢全有了,這下再也不用給孩子們添麻煩了,感謝青書一家,老漢我趕上好時候了啊!”

“是啊!比自己辛辛苦苦種地賺的都多。”

……

村民們七嘴八舌的誇讚起曹奕凡一家來,狗子雖然不種地,但是對於村裡田地的租金行情還是知道點的,因為以前他爹在家裡的時候也不種地,自家的地都是租給彆人種的,記得租金隻有一百多點。

“靠!500塊,怎麼會這麼多,你們確定不是50塊……不是,500塊一點都不多,現在的錢都不值錢了,你們都被他們家給騙了,你們不知道現在外麵的地有多值錢,去年炎京那有塊地拍賣,都上新聞了,你們知道買了多少錢嗎?十幾個億啊!

總之現在錢在不斷貶值,而土地是可以保值增值的,會越來越值錢,所以大家千萬彆租給彆人家啊!”說實在的500塊的租金狗子都震驚了,村裡的破地什麼時候這麼值錢了,可惜自己現在一畝地都冇有了,不然也想租出去,不過他今天來可不是聽曹奕凡家表彰大會的,而是來抹黑他們家破壞這次的租地,阻止他們家建農場的,他眼珠子一轉就有了主意繼續忽悠鼓動村民道。

狗子這貨也真能瞎扯淡,拿偏遠破山村的地和炎京城裡的地比較,虧他也能扯到一起去。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