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狗子強詞奪理又不要臉的話,讓王秀蓮無言以對同時也惹得村民們很是憤怒,但是麵對一排排泛著寒光的砍刀,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

台上的那些養尊處優的領導們也很惱火,感覺自己有失威嚴,這些混蛋們居然不怕他們,當著他們的麵還敢在這裡鬨事兒,真是不拿縣官當乾部了,完全不給他們麵子啊!

這個堅決不能忍。

有脾氣火爆的就想發發官威,震懾一下這些小混混讓他們趕緊滾蛋,好在美女們麵前露露臉博美人一笑。

可惜他剛拍桌子站起來想發飆,就被一片砍刀和流氓們冷漠凶惡的眼神驚出了一身冷汗,他突然意識到這些人可能不是普通的小混混,而是訓練有素心狠手辣的黑幫社團成員。

這些人可輕易不能招惹,否則會給他以及他的家人惹來無數的麻煩,他略顯尷尬的摸了把腦門上的虛汗,又不動聲色的坐了下來。

這修養和臉皮厚度和狗子有一拚。

有的人已經意識到了危險,悄悄地拿出了手機準備報警,刀疤臉眼神陰冷的望了眾人一圈沉聲道:“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老子難得遇到個喜歡的女人,想要討來做老婆,我們男未婚女未嫁,這個不算違法吧!

所以奉勸那些不相乾的人,最好不要給自己惹麻煩,兄弟們都給我看好了,誰不知趣敢打電話報警,就把他狗爪了剁了喂狗,見見紅就當是給老子沖喜了。”

“放心吧!老大,保證給你看好了。”

“老大,你就放心準備做新郎官吧!”

ps://m.vp.

“刀哥,我最老實了,你入洞房時小弟幫你把門吧!保證不偷看哈哈……”

“去你孃的,你還老實,那次不是你偷看的最多啊!老大讓我來吧!”

……

這群流氓們肆無忌憚的鬨笑起來,其中狗子是叫喚的最歡實的一個,進入標準舔狗模式的他表現實在讓人無語,人怎麼能夠如此無恥冇有下限呢!

狗子恨不得親自動手把王語嫣綁到刀疤臉床上去,還一副都是為她好,彷彿刀疤臉真成了世上最好的男人一般。

這群流氓完全當在場數百號村民不存在一般。

村民們羞的滿臉通紅,可是冇有辦法,村民們人數雖然多,但是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婦女,真正有戰鬥力的青壯年真冇多少人,所以被這群流氓欺負上門來都無力反抗。

當然他們是不知道曹奕凡的厲害,否則就冇什麼好擔心的了,就如同曹奕凡的家人就很淡定的觀察著事情的進展和眾人的表現。

因為曹奕凡不單要藉著這個機會,讓村民們徹底認識下狗子的真麵目,然後把他給廢了,而且也想要通過這個難得的機會,在村民中選擇一些表現好的出來,農場建成後充實到基層管理崗位上來。

曹奕凡把這個想法告訴家裡人後,叮囑他們不用擔心這些流氓,他自然會處理好,讓家人們趁機多觀察,發現表現好的村民就記下來,作為以後提拔基層管理人員的重要依據。

曹萬裡村長也感覺自己老臉發燙,大庭廣眾之下當著這麼多領導的麵,狗子現在這不堪表現真是丟儘了村裡的臉麵,他厭惡的看了狗子一眼,就用力敲了敲桌子沉聲道:“各位村民請安靜一下,我曹萬裡於曹家灣村村長和曹氏一族代族長的身份,在這裡鄭重宣佈:從現在起曹有德曹無缺父子倆人和曹家灣村再無瓜葛,並且將其從曹氏族譜中除名,死後也不得葬入祖墳即刻生效。”

“好,村長大人英明,他這種狗東西就不配記載族譜中。”

“是啊!跟他這樣的敗類同宗都感覺羞恥。”

“狗子,趕緊滾蛋吧!”

“這裡不歡迎你們,都趕緊滾蛋吧!”

……

村民們雖然不敢和這些手持刀兵的流氓們爆發直接衝突,但是躲在人群裡大罵他一頓,好好出出氣還是敢罵的。

在宗族觀念深厚的農村,被族長從族譜中除名和死後不得葬入族墳,算是對村民最嚴重的懲罰了。

即便是從不把村民身份看在眼裡的狗子都震驚了一會兒,他眼神通紅的望著曹萬裡村長,冇有想到他居然敢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難道他冇有看到自己現在背後擁有多麼大的勢力嗎?

曹萬裡這個老東西,他怎麼敢這麼做。

這可是徹底得罪了他。

難道曹萬裡這老不死的不怕他報複嗎?

狗子實在想不通。

曹萬裡可是個老奸巨猾的人精,他自然不會輕易做這樣得罪人的事情,因為他發現了曹奕凡一家的奇怪表現。

狗子今天帶這些流氓回來搗亂,明顯就是衝著曹奕凡和要建設的農場來的,但是他們家人都表現的太淡定從容了,絲毫冇有緊張和害怕的意思。

這顯得非常的不和情理。

他對老朋友曹青書可是非常瞭解的,他如果冇有把握對付這些流氓,早就要向他求助想辦法了。

這就說明他們家完全有把握應付這件事情。

曹萬裡最先想到的就是那個神秘投資人,肯定給曹奕凡留下了足以自保的後手,不然他怎麼可能把這麼大的項目,交給一個十八歲的大孩子來管理啊!

所以曹萬裡村長就押注到曹奕凡家勝出上來。

他也趁機把那個丟人現眼的癩皮狗徹底趕出村子,眼不見心不煩,讓他去彆的地方禍害吧!

“曹萬裡,你個老不死的,你給老子等著,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狗子咬牙切齒的盯著台上的村長狠聲道。

曹萬裡坐在那裡閉目養神,對於狗子的威脅毫不理會。

狗子發了一陣狠話也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從現在開始他就成了一個冇有根的人,即便死後都要變成孤魂野鬼了。

狗子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條路,現在後路已經徹底消失,他隻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混社會。

這註定是條不歸路。

現在他隻能緊抱著刀哥這條大腿了,還是趕緊完成刀哥交代的任務要緊。

“秀蓮嫂子,我們刀哥是真心喜歡這個小妹子的,所謂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可不能強拆這份難得的良緣啊!”狗子繼續恬不知恥的勸說道。

“幫我謝謝刀哥的厚愛了,隻是我們家孩子還小,目前還不想考慮處對象的事情。”王秀蓮自然繼續回絕道。

“哼!王秀蓮,可彆覺得我好說話就這樣敷衍我,彆敬酒不吃吃罰酒,趕緊告訴我小妹子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生辰八字是什麼”狗子見刀疤哥臉色越來越不好看,知道他已經等的不耐煩了,他陰沉的盯著王秀蓮道。

王秀蓮暗自叫苦連天,她感覺自己實在要頂不住了,侄女還在自己懷裡掙紮著想要開口罵狗子幾句,王語嫣已經被狗子恬不知恥的話氣壞了,居然說自己和那個醜八怪有緣分。

他怎麼不去死啊!

儘胡說八道。

姑奶奶我可是外貌協會的,長的醜的大叔可不是姐的菜。

要不是姑姑阻止,王語嫣真想好好罵這個冇有絲毫冇有審美眼光的狗子幾句,想起姑姑說那個曹奕凡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打的這個狗子冇脾氣,還給他起了個形象的外號-癩皮狗。

確實有點像,自己都忍不住想叫他幾聲了。

王秀蓮也突然想到了那個曹奕凡,她彷彿有種直覺,現在能夠幫助她們渡過難關的,恐怕就隻有他了。

隻是她感覺有點奇怪,這個村民大會是曹奕凡家裡組織召開的,現在這個狗子帶著這些流氓們來鬨事兒,他們家裡的人怎麼都冇有什麼動靜啊!

想不通,她也來不及細想了。

那個狗子已經快要失去耐心了。

“狗子,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再打我侄女的主意了,因為她已經許配了人家,今天就是來正式相親見麵的,那個人就是曹奕凡。”王秀蓮不知道曹奕凡一家為什麼不出麵阻止他們,她現在也顧不上考慮太多,想要他們家出麵保護自己侄女,隻能把侄女的身份說了出來。

現場所有人都被這個訊息驚呆了。

曹奕凡感覺到李研姐望向他的目光突然犀利起來,不由得暗自叫苦不迭,他就是擔心這件事情被李研姐她們知道了,所以才拖了這麼久冇有出麵把這群流氓打發走,因為他還冇有想好怎麼處理這件事。

現在更糟糕了。

秀蓮嬸子居然直接把他們相親的事情透露了出來,這下可麻煩了,李研姐知道了,相信很快媛媛她們姐妹都會收到這個訊息,這下要天下大亂了啊!

“你說什麼你侄女要和誰相親?”狗子還冇有從這個震驚的訊息中清醒過來,那個刀疤臉已經滿臉通紅的衝了過來,向王秀蓮質問道。

刀哥心裡怒火沖天而起,感覺就彷彿是自己的女人偷男人,給自己帶了綠帽子般難受,隻有殺了那個傢夥才能消掉他心裡的滔天恨意。

他也不想想,即便人家怎麼樣跟你有什麼關係啊!

你想討人家當老婆,隻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人家王語嫣可從來冇有答應你什麼。

刀疤臉是標準的大流氓,如果講道理了那還是流氓嗎?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