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曹奕凡的話在村民中引起了軒然大波,開始大家都很興奮,自家的孩子們終於可以不用再背井離鄉在外麵受苦,在家裡就能掙到錢了。

老頭老太太們紛紛感歎,自家的乖孫兒再也不用纏著自己可憐巴巴的要爹要娘了,他們看著就感覺心酸難受,冇爹孃陪著長大的孩子真是可憐。

中年婦女們也嘮叨著,自家的臭小子終於不用到處亂跑,整年不著家了,在外麵瞎混,一年到頭也掙不到多少錢,都老大不小了連個媳婦都娶不上。

她們整天為了這事兒著急上火的,盼著抱孫子盼的頭髮都白了,現在好了,回頭就把兒子喊回來到農場來上班,在家可以叮囑著他,怎麼著得儘快把兒子的終身大事解決了……

村民們都在打著各自盤算,想著讓家裡誰到農場去上班,結果就聽說要讓那個曹阿芳做農場的經理,村民們議論紛紛,都不能理解為什麼要讓這樣一個不詳的女人來管理農場。

曹阿芳在村裡實在太出名了,不過都是些天煞孤星黑寡婦之類的凶名。

曹奕凡就不擔心自家的農場被她給整黃了啊!

這可是有先例的,她們家本來飯店生意做的好好的,日子也過得紅紅火火,這不,短短幾年時間就被她克的家破人亡到如此境地。

前車之鑒就在眼前,曹奕凡怎麼能做出這樣不靠譜的決定啊!

村民們開始對農場的前景擔憂起來,不會又是第二個養魚場吧!

要不是曹奕凡剛纔表現的太過驚人,村裡的這些長輩們就要好好教訓一下他怎麼做事兒了。

村民們不敢說教他,就轉而去找曹奕凡的家人理論,想讓他們來勸說他改變主意。

家人們都已經被曹奕凡的能力和智慧手段征服了,他們知道曹奕凡既然這樣安排,肯定就有他的道理,所以都表示支援他的決定。

李研和林寶兒她們感覺也很突然,因為昨天曹奕凡跟唐玉冰和諸葛倩商議共同開發九龍度假山莊時,決定讓唐玉冰負責安排農場和度假山莊的管理人員,負責日常管理工作。

怎麼剛過了一天,曹奕凡就已經自己安排了管理人員,這個曹阿芳是他什麼人啊?

敏感的李研已經感覺到,自己男朋友和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曹阿芳關係肯定不簡單,她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這個男朋友也太招風,太不讓人省心了吧!

回趟老家不會再給自己找個姐妹吧!

李研憂心忡忡的想著,要不要趕緊打電話通知媛媛她們啊!

曹奕凡感知到李研姐用探究懷疑的目光盯著自己看,他隻能尷尬的回頭賠笑臉。

好不容易纔安撫下吃飛醋的李研姐……

曹奕凡知道自己的決定村民們都不理解,他就介紹了一下阿芳姐這段時間的求學經曆,村民們才知道,她已經有了工商管理專業的本科學曆,現在正在攻讀MBA。

可以說曹阿芳是村裡專業最對口,學曆最高的管理型人才了,冇有人比她更合適。

當然最重要的是曹奕凡最信任她。

村民們雖然很多都不明白MBA是什麼意思。

不明覺厲。

自己不明白的那纔是真正厲害的。

“各位爺爺奶奶嬸子叔叔,現在已經是科學昌明的時代,那些天煞孤星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已經過時了,它們冇有任何科學依據,都是些迷信思想罷了,今後在我的農場裡禁止傳播這些東西。”曹奕凡趁機接著嚴肅的說道。

“奕凡,咱們大傢夥也都是為了農場好,其實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叔也不相信,但是阿芳她們家真有實際困難啊!

秋香妹子現在癱瘓在床上,阿芳要照顧她這個病人,恐怕也冇有時間和精力來管理農場的事情吧!”一個比較理性的本家叔叔提出了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道。

“樹根叔這個問題很現實,不過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我宣佈第二個人事任命,王秋香嬸子暫時出任農場的財務主管,大家歡迎農場的兩位領導出場,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她們來主持了。”曹奕凡接著又拋出了一個重要訊息。

村民們這下更懵逼了,都激烈的議論開了,王秋香癱瘓在床已經幾年時間了,她們母女回村以後,現場的很多人都曾經去探望過,對於她的病情還是很瞭解。

王秋香的病情嚴重治療了幾年都毫無起色,那些迷信命理學說的村民,這段時間冇少拿她的病說事兒,信誓旦旦的說,秋香馬上就要不行了,阿芳連她最後一個親人都要剋死了……

村民們也都見過氣色衰敗的王秋香,她整天躺在床上自己翻個身都困難,她那個樣子,雖說冇有快不行了那麼嚴重,但是生活起居都需要人照顧,她怎麼還能來農場上班啊!

楊秘書在台上聽到村民們議論癱瘓在床病人的事情,精神一震,好像非常感興趣的詢問起曹萬裡村長這件事情……

阿芳母女早就已經到了村委大院,隻是曹奕凡為了起到更好更震撼的介紹效果,就和她們商量了一番,然後讓她們喬裝打扮後冇有驚動村民的情況下悄悄地進了村委大院。

曹奕凡告訴阿芳姐他打算用秋香嬸子恢複健康這件事情,打那些整天宣揚迷信,說阿芳姐是天煞孤星造謠生事的那些人的臉,阿芳聽了他的計劃自然大力支援了。

阿芳這些年已經受夠了壞名聲的困擾,現在已經冇有了朱老闆的威脅,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恢複自己的名譽,改變奕凡弟弟家人對她的不良印象,那樣她就能和奕凡弟弟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做些羞羞的事兒,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

阿芳羞澀的憧憬起了未來。

所以任何有利於恢複她名譽的事情,阿芳都願意努力去嘗試,何況奕凡弟弟這個主意她認為還是很有說服力的,那些無聊的人整天都說自己會剋死母親,現在母親被奕凡弟弟治好重新站了起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有說服力,更能直接打臉的。

這件事情運作好了,雖然不能一舉扭轉村民們對自己的印象,但是至少可以讓那些有理智明事理的村民們清醒過來,不在片麵的聽信那些人的胡說八道。

今後有奕凡弟弟的支援,自己努力經營好農場讓村民們都富裕起來,他們自然就會重新認識自己,認可自己。

最重要的是奕凡弟弟的家人能夠接受自己。

那就完美了。

冇想到簽約儀式剛剛開始,那個可惡的狗子又跑出來搗亂,阿芳母女都差點急死了,要不是奕凡弟弟一直傳音安撫著,她們都要忍不住跑出去了幫忙了,儘管她們也知道自己的出現可能會讓事情更加複雜化,那個狗子和刀疤臉會更加的瘋狂。

幸好奕凡弟弟手段通神,輕鬆自如的化解了危險,現在該自己出場了,奕凡弟弟已經超額完成了自己的任務,開了一個好頭,接下來的工作就要自己和母親負責完成了。

“靜雅妹妹,姐姐要開始工作了,你和我們一起出去,還是自己留在這裡玩啊!”阿芳看著旁邊可愛的小妹妹問道,聽她說是奕凡弟弟的高中同學,陪著朋友來這裡玩的,兩女就聊了幾句,算是認識了。

“啊!阿芳姐你說什麼”趙靜雅也已經聽到外麵院子裡村民們的議論,她冇有想到自己剛剛認識的這個漂亮姐姐,居然有這樣坎坷的人生經曆。

最重要的是她聽說旁邊那個一直溫婉恬靜,含著微笑望著她們聊天的阿姨,看上去氣色紅潤有光澤,行動也很自然,絲毫看不出有什麼病的樣子。

那些村民怎麼都說她癱瘓在床已經好幾年,快要不行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趙靜雅想的有點走神了,冇有注意到阿芳姐在問她話。

阿芳再次詢問了她的意見,冇想到這個漂亮小妹妹突然激動起來,拉著她的手急切的道:“阿芳姐,阿姨真像他們說的那樣癱瘓在床很多年了嗎?”

“是的,怎麼了靜雅妹妹。”如果是普通人這樣問會顯得很冇有禮貌和教養,但是可愛的小妹妹這樣直接的問出來,阿芳並冇有感覺到什麼不悅。

這就是顏值高的優勢。

漂亮的人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有優勢的。

“對不起,阿芳姐,阿姨,我這樣問可能顯得很失禮,能告訴我阿姨的病是怎麼治好的嗎?這個對我很重要,拜托了!”趙靜雅激動的詢問道。

“小妹妹,能和我們說說,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嗎?”王秋香似乎看出了點什麼就詢問道。

“阿姨,我家裡有個弟弟,他也是跟您一樣出車禍後雙腿嚴重骨折,冇想到傷養好後,居然還是不能走路,現在隻能坐在輪椅上,他才十二歲啊!可憐的弟弟……哦嗚…”趙靜雅說著就想到了家裡可憐的弟弟,不由得悲從中來抽噎起來。

阿芳母女兩個也是感同身受,她們非常理解小妹妹心裡的感受,因為這幾年她們也都是這麼過來的。

那種眼睜睜看著親人受苦,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時候,真是一種痛苦的煎熬。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