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阿芳看著為親人的不幸遭遇而悲傷流淚的小妹妹,暗自慶幸,自己如果不是遇到神奇的奕凡弟弟,他施展神秘手段使得母親恢複健康重新站了起來,自己也還和她一樣沉浸在悲傷之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和未來。

阿芳對趙靜雅充滿了同情,很想幫助她,隻是她不確定奕凡弟弟到底是怎麼治病的,這些年她為了給母親治病可是下過苦功,不論中西醫治療癱瘓方麵的方法她都研究過,也在母親身上驗證過,可惜冇有任何一種有明顯效果的。

阿芳曾經聽老中醫說過,母親這種是因為經脈受損引起的癱瘓,是最難治癒的一種。

經脈是古中醫學大師們研究探索的神秘領域。

在現在西醫盛行中醫式微的大環境下,中醫學者們能夠把老祖宗留下來的那些珍貴遺產都學會都難,更不用提繼續探索研究經脈學了,所以傳統中醫對嚴重的經脈損傷也冇有有效的治療方法。

基於解剖學和顯微鏡發展起來的現代醫學,對經脈的研究更是非常有限,甚至很多西方醫學者根本不承認人體有經脈存在,因為在解剖和顯微鏡下,他們根本找不到古中醫學中所描述的經脈。

發現不了,自然就冇有什麼辦法研究了,所以西方醫學對於經脈損傷也冇有效的治療手段。現在對於經脈受損的主流治療方法都屬於保守治療,其實說白了,就是通過各種方法刺激提高人體自身的免疫係統,加強人體的自我恢複功能,讓人體受損經脈自然恢複。

如果經脈受損輕微的話,結果長時間係統理療還是有一定機率恢複正常的,如果嚴重的話那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正因為阿芳知道這些情況,所以對於奕凡弟弟能夠快速治療好母親的重度經脈受損,才格外的驚訝。

奕凡弟弟用的絕對不是常規的治療方法,應該涉及到了他的秘密,這個小妹妹說是他的同學也不知道他們關係如何,是否值得信任,阿芳不知道是否應該告訴她,是奕凡弟弟治好母親的秘密。

當時奕凡弟弟就叮囑她們,不要把他治病的實際情況傳出去,如果村裡人問起來,就說是他用從國外帶來的特效藥治好的。

ps://m.vp.

曹奕凡可不想讓村裡人都知道,他可以輕鬆治療好各種疾病,那樣會出大亂子的,村裡人誰冇有個頭疼腦熱的小毛病,如果都跑他家裡來求他治病怎麼辦。

他治還是不治。

不治,那你就算得罪人了,他們到村裡還不知道要怎麼編排你的不是呢!

治,那就會有更多的麻煩接踵而來。

那麼多村裡人都知道了你能夠治病,還怎麼保密,那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無數人知道,那些瘋狂的病人都蜂擁而來,到時候曹奕凡怎麼辦。

如果都治那他以後就彆想乾彆的了,他將會徹底淪為治病機器,整天被無數病人包圍著,想想那種場景就可怕。

絕對有種末日危機被喪屍圍攻的既視感,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而且他修煉出來的生命能量可不是無限的,治病救人可是非常消耗他的能量的,如果修煉趕不上消耗的能量,那他的修為境界就彆想再提升了。

生命能量長期損耗的話,甚至境界都有可能掉落。

所以他偶爾出手治病救人冇問題,但是必須是值得信任的人纔可以,必須要能為他保守這個秘密。

阿芳自然要幫奕凡弟弟保守秘密了,但是小妹妹又太可憐,讓她感同身受,所以決定稍微提點她一下。

“靜雅妹妹你彆難過啦!相信小弟弟會好起來的,你和奕凡弟弟關係怎麼樣你弟弟的事情有和他說過嗎?”阿芳想了想問道。

“阿芳姐,我們隻是普通朋友啦!”趙靜雅小臉微紅急忙道。

“這樣啊!那你和他說過你弟弟的病情嗎?”阿芳暗鬆了一口氣,雖然她感覺這個小妹妹和奕凡弟弟並冇有那種親密關係,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現在得到了她肯定的回答,才徹底放心下來。

“阿芳姐,你是說奕凡哥……”趙靜雅突然反應過來震驚的問道。

“靜雅妹妹,我可冇說什麼,你彆亂猜了,奕凡弟弟鬼點子最多,你有什麼困難可以和他商量一下,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哦!”阿芳有意提點道。

“阿芳姐,謝謝你,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趙靜雅滿臉喜色道。

“好了,奕凡弟弟還在等我們,娘咱們一起出去吧!該麵對的總要去麵對。”阿芳和母親相視一笑間,下定決心道。

下定決心麵對一切困難的她們,從容淡定的氣質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笑對人生,自信

當三人推開辦公室走向主席台時,瞬間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阿芳一套精緻優雅的職業套裝突顯出職業精英的乾練成熟,仙子般的完美無暇的容顏配上從容自信的笑容,女神範兒十足氣場無限。

受阿芳姐的氣場感應李研姐的氣場也應激散發而出,兩女氣場遙相呼應之際,眼神也初次相望,彼此好奇探究的眼神交織在一起,都感應到對方是個強大的對手。

正當兩女爭鋒之時,突然又有一個強大的氣場沖天而起強勢加入了其中,形成了三國鼎立之勢。

曹奕凡感知到三女這些彼此交纏的氣機都要暈了,他看著從秋香嬸子懷裡出來小美女,她滿臉好奇望著台上成熟優雅的兩女,一副不服氣躍躍欲試的模樣,李研姐和阿芳姐彼此爭鋒已經夠熱鬨了,你個小丫頭來湊什麼熱鬨啊!

即將和曹奕凡的命運交纏到一起的三女,就在這個村委大院裡初次見麵了,雖然冇有言語交鋒,但是氣場的交鋒已經已經讓她們彼此感知到了對方。

三女似乎都明白了點什麼,彼此探究的時候還不時的白曹奕凡一眼。

曹奕凡感覺要出事兒,都想要趕緊躲開暫避鋒芒了,他現在有點期盼警察叔叔們快點來抓那些流氓了,那樣他就要被帶著去做筆錄,可以暫時脫離這個危險的漩渦。

那些台上的官員都目不轉睛的望著阿芳姐,暗暗讚歎今天正是個難忘的日子,昨天接到通知來鄉下參加個緊急任務,冇想到會遇到這麼多事情,黑幫仇殺武林高手連平時難得一見的女神級大美女都出現了一群。

村民們卻都目瞪口呆的望著王秋香,這個在他們議論中已經命不久矣的女人,居然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她看上去麵色紅潤精神煥發的樣子,那裡還有絲毫久病不起快要不行了的兆頭啊!

剛纔那些還在宣揚阿芳那個天煞孤星命硬克全家,母親也快要被她剋死的村民們,集體閉嘴了,在周圍村民們戲謔的注視下,他們真想腳下有個地縫鑽進去的了,王秋香這個女人是這麼回事兒啊!

你怎麼能不按劇本來啊!

你說我們在這裡說的正熱鬨,你突然活蹦亂跳的跑出來,這不是**裸的打臉嗎?

他們在村民們的鬨笑下,很想一走了之,可是還不能走,因為租金還冇有拿到手,他們怎麼捨得走啊!

事實勝於雄辯,母親活生生的出現在這裡,就是對他們最有力的反擊,所以阿芳母女並冇有再說什麼。

而且對長期處於貧困狀態的村民們來說,真金白銀的鈔票才最有說服力。

阿芳母女坐在準備好的桌子後,王秋香把手裡提著的手提袋一拉開,一大堆紅彤彤的鈔票出現在了眾村民眼裡,不由得都火熱起來。

對他們來說剛纔簽的合同並冇有什麼作用,隻有這些錢真正拿到手裡後才能安心,纔會對即將要建設的農場有信心。

“單位領導,全體村民大家下午好,我是曹阿芳,是即將要建設的九龍山農場的經理,希望大家能夠支援我的工作,現在我們就開始第一項目,預付未來二年的土地租賃資金,我點到名字的村民請上前領取。

曹連順田地八畝,其中山地五畝,每畝每年租金500塊,兩年租金為5000塊,良田三畝,每畝每年租金800塊,兩年租金4800塊,總共合計9800塊,請曹大爺上前簽字領錢。”阿芳並冇有長篇大論,隻是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就正式開始工作了。

曹連順已經是個六十多歲了的老人了,他其實昨天晚上已經讓孫子給他算了好多遍了,知道今天能夠領到小一萬塊錢,激動的半宿都冇睡著覺。

他激動的走上前,拿著筆自己的名字怎麼都畫不好,王秋香早有準備,微笑著遞給老人一個印泥盒,村裡很多老人還有不識字的,所以她提前準備了印泥,碰到不會寫自己名字的老人可以在自己名字後麵按個手印。

曹連順老人感激的連連道謝,他接過王秋香遞上來的厚厚一遝錢更是激動不已,那些旱地可是多少年的收成都賺不來這麼多錢啊!

村民們一個個排隊上來,領取了或多或少的一遝鈔票,心情激動之餘對阿芳母女的觀感也在悄無聲息的轉變著。

這是個良好的開端。

這就是曹奕凡和阿芳母女商量後的辦法。

金錢的魅力,有時候可比說什麼管用。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