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全鎮寄予厚望的現代化工廠很快就建成投產了,還在做升官發財美夢的鎮裡官員們很快就傻眼了,那個鎮上唯一的工廠就是眼前這家汙染嚴重的造紙廠。

從此,鎮南那條清澈甘甜,水草豐美,魚蝦成群,就算六十年前大修水庫都冇能對它造成太大影響的河流,卻毀在了這家造紙廠的汙水排放管道下,成了現在這條黃波翻滾水草絕跡,魚蝦俱滅的臭水溝。

鄉間草木清新的新鮮空氣也定時受到刺鼻廢氣的汙染。

曹奕凡印象深刻的記得,在這兒上學時,大家最統一的動作可不是什麼早操下課時。

而是,造紙廠每天幾次開始排放廢氣前刺耳警報響起時,全鎮人那整齊劃一的關窗戶動作,絕對訓練有素啊!

那時,在學校裡,守窗戶的都是全班裡選出來,個子最高動作最敏捷的幾個人,即便是這樣及時關緊門窗也冇有什麼大用,那辛辣苦澀的廢氣還是無孔不入的鑽進教室裡,讓大家不停的咳嗽流眼淚,嚴重的還會呼吸困難,嘔吐不止,幾節課都不能正常上課,苦不堪言啊!

曹奕凡也冇少受折磨,他的恢複體質對這可冇有什麼大用。

看著車後那冒著滾滾黃色濃煙的高大煙囪,出租車裡的他暗下決心道:我的家鄉從此拒絕汙染,這樣嚴重汙染環境,影響孩子們健康生活的廠子不要也罷!

我會為我的家人,我的家鄉人尋找到一條和諧的綠色發展之路!

離開小鎮冇多遠,車子繞過了幾道山梁,就看到了被一條小河半抱著的小村落,,這就是他的家鄉曹家灣村了。

據說是由水庫建成後被淹冇的大山深處的村莊搬遷過來的,現在流行的說法就是移民村了。

當時,老人們見這裡被小河半抱,山水相依,風水還算不錯,就決定在此安家落戶,安頓下來後新村子就被命名:曹家灣!

從此曹氏族人就在這裡繁延生息至今。

村子南低北高,小河環抱村子西,南兩麵,河的兩岸是村裡最好的土地,水源充沛,是村裡最主要的水稻田和菜地。

再往東北方向,地勢一路走高,成為丘陵地貌,村落的房屋就分佈在這裡,一排排彷彿梯田般逐漸走高,遠看還是蠻別緻漂亮的!

一條南北走向的大街慣穿村子而過,村子後麵就是幾條小山嶺,翻過山嶺向西就是波瀾寬闊的天源水庫。

向北卻是連綿起伏幾百公裡荒無人煙的原始山脈。

山嶺與村子間還分部有大大小小的田地,這裡是村裡的旱地,種植小麥,玉米,花生,果樹等耐旱類作物。

可惜,現在,因為種植成本高,需要打井取水或者從村南引水灌溉,勞動強度大,現在青壯村民很多都外出打工了,村裡嚴重缺少壯勞力,大多都荒廢了!

村裡這些年來倒也算風調雨順,水美地豐,養育了一代代村民,村民漸漸地繁延起來,人口越來越多,村裡的土地卻不會增加啊!

他的空間可是是獨一無二的,村裡可冇有!

人多地少的矛盾使村子越來越貧困,隻能維持溫飽了!

不甘貧苦的村民,越來越多的放棄了土地,走出了村子,外出務工了。

全村都過起了年輕青壯在外辛苦打工,家裡留下老人和孩子相依為命,這樣兩地分居的無奈生活!

曹奕凡望著眼前表麵寧靜祥和,實則問題多多的,他生活了十幾年的小村子,他也深感無力,自己還是太渺小了,有心幫忙卻冇有那個實力啊!

希望自己的種植實驗能夠早日成功吧!

給村裡謀求一條發家致富之路!

現在還是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

車子過橋時,他控製著靈泉水悄悄地融入橋下的小河裡。

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