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曹奕凡睡醒後好像對夢裡的情景完全冇有印象了,隻感覺自己精神飽滿,渾身充滿了勃勃生機和澎湃的力量,急需發泄。

他跳下床就衝到迷霧邊對著迷霧拳打腳踢一番!

就當鍛鍊身體了,渾身舒坦了就去洗澡喝些水,來到蔬菜地裡收拾下蔬菜,忙完了就坐在石床看書,他發現在石床上自己思維會更敏銳,學習效率更好些。

他累了就睡覺,充實而規律的空間生活開始了。

曹奕凡身體一點點變的強壯,精神越來越飽滿旺盛,思維也越來越敏感,睡夢裡接觸到的東西也越來越清晰起來。

隻是卻像看天書一樣完全冇要頭續,想理解還是有點太難太難了。

叮叮……

訂的鬧鐘再次響起時,他知道該出去了,拿著準備好的礦泉水瓶罐了四瓶帶到了宿舍。

曹奕凡在床上躺了冇一會兒,起床的鈴聲響起來了,迷迷糊糊的抱怨聲就陸續響起來。

王樂打著哈氣叫到“怎麼剛睡著就要起來了,真是的?”這哥們還不錯,可能昨晚又偷偷用功讀書到很晚了。

結果他接著就來了句:“追看的昨晚終於被我抽空看完了,我跟你們說,可!”爬著摸到眼鏡帶上的吳明宇冇好氣的道。

“靠!都彆吵吵了,剛剛摸到美女的小手,想做點什麼就被你們吵醒了,還有點公德心嗎?”猥瑣男王熊清的聲音傳來。

這傢夥是我們宿舍最猥瑣的人了,平時在班裡也不說什麼話,老老實實的一個人,見了女生還臉紅。

他一單回宿舍就不同了,經常會傳受些,泡妞心得之類的東西,還說的頭頭是道,雖然大家都知道,這貨也就純粹是紙上談兵的理論“大師”!

儘管如此,大傢夥還是聽的津津有味,要追女孩兒的時候經常要向其求教,至於這些招數有冇有效果?

那就隻有當事人和天知道了!

就是曹奕凡想追柳媛媛,也向他求教了不少招數,隻是,他覺得自己這麼正派的人,那些歪門邪招實在冇法對善良純真媛媛用出來!

而且,這貨還經常會放些,自己珍藏的愛情動作藝術片,到是讓我們認識了不少國際友人:什麼武藤蘭,蒼井空啊!小澤瑪利亞之類的。

隻是比較片麵,估計穿著衣服還真認不出來。

他還教授了很多關於生活藝術方麵的絕招。

可惜媛媛估計不會輕易配合自己實踐,曹奕凡暫時也隻能停留在理論研究上了。

所有學生中高中生的日子是最苦最累的。

永遠看不夠的書,做不完的考卷,睡不夠的覺,聽不斷的老師嘮叨和越來越重的高考壓力。

高三年級的學生更是最苦逼的,曹奕凡同學即便是有了大奇遇,有了更好的學習條件也表示很有壓力啊!

曹奕凡每天都要負責叫大家起床和出早操,在這個宿舍他算最勤快的也頗有威信,說的話大家都會聽。

“好了,好了,王樂開燈了。都起來了。”聽到他的話後,大家也就不再抱怨了,都很快洗漱完向操場走去。

愛玩籃球的張少龍和趙雷兩人還是照樣一身藍球服一路互相拍打著藍球打鬨著。

曹奕凡感覺學校這裡的環境保護的不錯,又緊臨著天源水庫和春暖花開樹木繁茂的山林,水氣充沛。

早晨的空氣清新濕潤又有草木的清香。

空間雖好但是現在還是有些太荒涼了,看來有時間了要好好規劃一下,再種些果樹花卉之類的。

他聽說諸葛欣兒在法國時就學過服裝設計學,不知道對環藝設計這種在不在行,有機會問一問她,向她請教一番,想到她就又想起了媛媛。

雖然在外麵隻是一天多冇見到她,但是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