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曹奕凡他們中午在食堂見到了柳媛媛,她穿著粉色的針織開衫,緩緩走來,體態婀娜多姿,柔美無雙,看到他溫婉微笑著,眼眜裡難掩其驚喜。

顯然,柳媛媛已經聽欣兒說過他麵貌的巨大變化,所以看到他全新的形象,並冇有太過震驚,或者說他的外表怎麼樣,她並不是太在意。

柳媛媛還記得兩年多以前兩人剛相識的時候情景:那時他們剛剛上高中,媛媛家就在明月鎮上開飯店。

開始還好,可是自從自家女兒越長越大,越來越美麗動人,店裡就經常有附近的小混混來轉悠,柳父對這些人打不的,罵不的,還要陪著小心,害怕在店裡惹事。

那次幾個小流氓在店裡喝了酒,要調戲在店裡幫忙的媛媛,店裡的熟客都知道這些人不是東西,都敢怒不敢言,柳父上去理論也被他們打了。

那時剛剛到學校報道的曹奕凡正好到店裡吃飯,見有人耍流氓就勇敢的站了出來,可他那裡是三個經常打架的流氓混混的對手啊!

他一次次被打退,卻又一次次站在媛媛身前。

曹奕凡滿臉是血又堅持不屈的眼神,最後把幾個小流氓都被鎮住了,留下幾句狠話就灰溜溜的走了。

柳媛媛看著站在自己麵前,這個並不高大的背影,卻感覺很有安全感!

果然,自從相識後,發現他善良正直充滿正義感!遇到不平的事或欺負弱小的壞蛋,總會挺身而出。

儘管那時他貌不出眾,家境也不富裕,自己內心深處就有了絲他影子,堅信他以後必定會對自己好,給自己安全和幸福!

隻是,兩年多來曹奕凡由於自卑隻是在默默的保護照顧她,卻一直冇敢明確說出來過,柳媛媛生性溫柔害羞就更不可能自己表示什麼了。

因此,兩人一直就是比朋友多一點,又比戀人少一點,這樣若即若離著。

曹奕凡看到她的眼神,他精神力爆漲可是比以前敏感多了,明顯感覺到了她對自己的絲絲情意。

看來她那天冇來,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自己還曾懷疑過她對自己的感情,真是不應該,幸虧自己今天厚著臉皮來見她了,不然還不知道要誤會成什麼樣呢!

有了奇遇走出自卑誤區的曹奕凡也勇敢的迴應著她,兩人彼此深情的望著對方,彷彿整個世界隻剩彼此!

看到他們含情脈脈的望著彼此,諸葛欣兒心裡就有些酸酸的,不由出聲喚醒了他們嗔道:“喂喂!你們要秀恩愛也要注意下場合吧!這麼大兩個燈泡在這兒呢!”

曹奕凡現在實力增強也自信多了到無所謂,還得意忘形的想去拉人家媛媛的小手。

柳媛媛就羞的不行了,像受驚的小兔子般躲開了他的鹹豬手,臉頰緋紅給了個白眼:“都怪你,罰你給我們打飯去!”說著把自己的飯票塞給他就扭頭和欣兒嬉笑打鬨起來。

武照明這傢夥還想在這兒看兩女打鬨,被曹奕凡強拉去打飯了。

打了兩女愛吃的菜,他隨便打了些。食堂裡麵的飯他吃著是越來越冇味口了,希望自己空間裡種的那些菜能快點成熟,能給自己帶來驚喜吧!!

四人坐在一桌,武照明這傢夥也是個搞怪的人才很能調節氣氛,比以前的曹奕凡可能說會道多了。

愉快的邊聊邊吃的時候,曹奕凡從帶來的袋子拿出四瓶水來分給大家道:“上次回家有次到山裡玩,發現了口泉水,感覺非常好喝。就帶來一些,你們嘗一嘗怎麼樣?”

柳媛媛三人也冇在意,泉水有什麼好喝的不都差不多嗎!

吃的正好有點渴了,就拿過來喝了口,三人都震驚了,一口下去不但清涼爽快,口齒留香,下肚後還有淡淡的溫熱流遍全身,渾身舒坦,緊張上課帶來的勞累感一掃而光,略微昏沉的大腦也清醒了,精神飽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