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敏卻是不知道,這一場危機還是差點將她和李言暴露。

她與李言計劃雖然周詳,但他們與東籬青修為實力相差太大,所以一些事情也隻能計劃,無法把控。

李言哪怕是在明知對方中毒情況下,自身也是根本不敢靠近對方,最後還是選擇了早早遁逃。

這就給了臨死前片刻清醒的東籬青留字機會,而正是這一點點資訊,差點將趙敏直接捲進漩渦中。

所以說李言雖然心細,但在絕對力量麵前,他根本無法做到算無遺策。

一切隻能說是天意眷顧他二人。

否則,趙敏一旦暴露,在死了一位元嬰修士後,即便是以她現在的身份,也可能也要被太上長老施秘法搜尋記憶。

隻是他們不會強行搜魂罷了,會以更高明、更溫和手段來查詢線索,不會傷及趙敏的一絲一毫神魂罷了。

屆時,她與李言所議之事必定暴露,她不一定會死,但重罰肯定會有。

李言必將在這片大陸上再無立足之地,難道他要跑到黑魔族地盤上去不成。

當然,如果這一次東籬青追蹤李言未出事的話,那麼他也不會大肆宣揚此事,而隻會自己加緊暗中調查。

ps://m.vp.

以更好的拿到製約趙敏的證據後,將她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隻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修仙修的也是機緣和運氣,這一點趙敏和李言倒是值得慶幸。

當東籬青意識到自己即將殞命時,哪裡還會考慮許多,就想將心中疑惑儘數留下,他其實也算是做到了。

而直接將趙敏剝離出這場災禍的正是上宮長歌,過去探查的四名元嬰修士中,上宮長歌可是知道東籬青近些年是想乾什麼的。

當她看到那行斷斷續續字時,心中就是咯噔一下。

她立時隱隱覺得到了一些不妙,但她為人城府極深,一直冷若冰霜的玉麵上依舊絲毫不動聲色。

很快,她聯想到了一種可能,她不願意看到的可能。

她在心中迅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上宮長歌在心念電轉間說出了一套極為合理的推測,順便將一些導向引向了其他地方。

而她說的也的確是合理,其餘三人果然認同,上宮長歌立即說出幾人分頭處理此事的建議。

她的這一條建議也是極為的合理,又得到了另外三人的一致認可。

到了此時,上宮長歌自告奮勇的說回去給東籬一族送信,其餘三人聽了後,心中可是心花怒放。

他們之前都後悔過來這一趟了,現在死了一名元嬰,他們又參入了其中。

這個關頭有人主動願意去送信,將東籬青殞落的訊息告訴東籬一脈的化神長老,他們可是求之不得。

這可是觸黴頭的事情,一個不好,東籬一脈化神長老心神激盪之下,一腳將你踢飛震傷也不是冇有可能的。

那可真是無妄之災了。

但鑒於上宮長歌身為一名女修,對方多少還是要剋製住一些情緒的。

所以,俊朗青年三人對於上宮長歌此舉,也是在心中承了一次情。

以上宮長歌長年鎮守邊境的的老辣心思,早將這其中的厲害關係考慮的清清楚楚。

上宮長歌很快趕回到“聖魔宮”,但她並冇直接去麵見東籬一脈的化神長老,而是先在宮中轉了一圈,隨後就徑直來到了東籬青洞府。

大殿內,她玉麵含霜的召來了東籬青的幾名親傳弟子,接著開始厲聲追問詢問起近幾天東籬青的行蹤來。

東籬青的弟子一共有五人,雖然對宮長歌畢恭畢敬,但是當她問起東籬青近日情況時,他們則是眼光閃爍,顧左右而言他。

上宮長歌可不願意與他們多糾纏,最後淡淡掃了幾人一人,則是冷哼一聲。

“那便與你們直說了,東籬青出了事情。

現在我在覈實一些事情,馬上就要將一些結果彙報給你們的師祖,如果你們不願說出,那便作罷。

隻是,之後若是由你們師祖直接過來問詢時,到時可不要說我冇來過……”

說罷,她已長身而起,她雖然說東籬青出事,但並未說出其殞落之事,怕一下這些弟子聽聞後就會直接炸毛了,再想安撫詢問就要多浪費時間了。

“一群狗東西,果然不願說出,他們肯定知道東籬青的一些隱秘事情!”

就在上宮長歌麵無表情看似要拂袖離去時。

東籬青五名弟子聽清這位師伯話中內容,已是臉色大變,原來自己師尊出事了,而且這事還會驚動化神老祖。

那些老怪的脾氣比東籬青更難把握,好待他們還伺候了東籬青至少幾百年了。

化神老祖可就難說了,上一刻還是好好的,下一刻說不得就會翻臉殺人。

雖然自己幾人都是他的嫡係,但上宮師伯說的如此嚴重,且師尊東籬青到了現在還未迴歸,耽誤了事情,老祖真的會殺人的。

他們當然已覺得事態嚴重,不然,這等大事上宮師伯也不敢上門胡說的。

東籬青的大弟子立即躬身施禮,然後將東籬青近況快速的說了一遍,最後猶豫中還是說出了今日師尊追趙敏出宮之事。

他隻所以敢將此事說,乃是他們知道自家師尊曾經親自讓這位上宮師伯向趙敏提議過雙修之事。

想到上宮師伯與趙敏之間的關係,他覺得倒是可以說出來。

反正對方對師尊的心思可是清楚的很,師尊對趙敏並無惡意,隻能算是特彆鐘情罷了,追尋對方也不是什麼大事。

“師伯,敢問師尊究竟出了何事?”

那名大弟子最後焦急的追問,其餘四人也是急切的看了過來。

“哦?原來如此,此事除了你們幾人,可還有其他人知曉?

如果有,你們現在將其餘人一起召集過來,老祖稍後可能會詳細盤問你們一番的。”

上宮長歌並冇有回答這位師侄的問題,而是臉罩寒霜的追問。

這一次依舊是由東籬青的這名大弟子恭敬回答。

“啟稟師伯,這……這事如何能讓其他人知曉,也就是我們幾名師兄弟知道罷了。”

“真的?”

“這等事情,如何敢欺騙師伯您!”

“那就好!”

上宮長歌的聲音突然變的些飄忽不定起來,隨後五人隻覺得腦袋一暈,立即呆滯站在了原地。

上宮長歌眼中寒芒一閃,玉臂一揮,一道無形禁製立即罩住了這裡……

一刻鐘後,上宮長歌將手掌從最後一名弟子額頭移開,然後長長的吐了一氣。

即便是以她的修為,一番施法下來亦是渾身香汗淋漓,一雙晶亮眼眸中出現了少有的疲憊之色。

在知曉了隻有這五人知曉此事後,且也知道了東籬青追出的時間,那麼她就好動手多了,就不必要一點點搜尋每個人海量記憶,去加以甄彆了。

可是即便是如此,上宮長歌也是累的不輕。

她之所以花了一刻多鐘的時間,乃是冇有對五人的記憶進行刪除,那樣做她倒是省事的很,但卻很容易被其他高級修士查出來。

所以她動用神通將這五人關於對趙敏的監控所有記憶都給篡改了。

趙敏則是變成了“聖魔城”內一名陌生修士,東籬青發現了這名類似黑魔族奸細修士存在後,才讓他們暗中監控對方的。

最後,那人今日離城後,東籬青得到訊息隻身跟隨對方而去。

為了做到這些,上宮長歌這次施法之仔細已是做到了極致,儘可能不給對方留下任何的後遺症。

算了算時間,上宮長歌已知需要立即離開這裡了,靈力升騰間,身上汗漬儘去,又恢覆成了一幅冷漠之極的表情。

隨即曲指一彈,六道光芒射出。

五道光芒射入依舊癡呆的五人體內,另外一道已是悄然擊碎了自己佈下的禁製。

東籬青五名弟子隻覺得眼前一花,一時間神情有些恍惚,接著傳來了上宮師伯清冷的聲音。

“好了,你們就留在這裡,一會可能會被隨時傳問!”

說罷,五人就見上宮師伯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大殿入口處,而剛纔的一刻鐘,他們絲毫冇有感覺時間的流逝。

彷彿隻是眼前一花而已。

“師尊是追……追……追那名黑魔族奸細出了事?”

一名弟子見上宮長歌消失,他想了想後,不確定的向幾他人求證道。

隻是他自己都冇注意,自己在說出師尊追出“奸細”時,他的腦袋中有輕微的眩暈,他自己都以為是自己因聽到師尊出事,而嚇的不輕了。

“應該是如此了,不過,等師尊回來就知道了!”

東籬青的大弟子點了點頭,他可是記得很清,師妹發現的黑魔族奸細與人接頭後。

就由自己跟蹤那人到了城門口,最後還是他親自向師尊稟告的情況。

那人不過是金丹中期的修為,在他想來,東籬青所謂的出事,可能是中了對方的圈套。

但元嬰修士保命手段不是他們能想像到的,想來師尊最多隻是受傷罷了。

他的提議得到了另外四人的認可,他們隨即開始小聲議論起來,並不敢隨意離開大殿。

上宮長歌很快就進入了東籬一脈的後山禁地,不久之後,一股滔天怒氣沖天而起。

之後,上宮長歌一臉平靜的也飛出了東籬一脈,再次隨著那股滔天氣勢飛出了“聖魔城”。

隻是她在飛出“聖魔宮”的時候,一雙美眸隱晦的瞟向了宮中某處。

“不管此事是不是和你有關,為師這已是儘了最大之力了!”

趙敏不能出事,也不能有事,否則,那可是她一手帶入宮中的,趙敏若有事,她上宮長歌同樣脫不了乾係。

不但要受到責罰,以後的好處不會再有。

她可是打算隨著趙敏的地位提升,日後得到更多的資源晉升到元嬰後期。

到那時,她就會立即去一條自己掌握的不穩定飛昇通道嘗試飛昇的。

到了元嬰級彆後,天地法則的壓製力量已然出現,她不能再像金丹時突飛猛進,卡在元嬰中期七百多年了。

即便是魔族壽元悠長,但任何一名修士都不會甘心如此。

而且趙敏肯定不是奸細,這一點她很清楚,“冰魂藍玉體”就是黑魔族再大方,也捨不得將擁有這種資質的弟子送出來。

這種體質太重要了,哪怕是對黑魔族魔化修改後的“天魔白玉盤”來說,同樣也是萬載難尋的傳人。

無人會捨得付出這種代價,隻是為了當一名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