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仙門第八百七十章步步計劃像趙敏這樣一旦修煉了“天魔白玉盤”,日後就有一半機率可以可晉升元嬰期。

同時還是一名掌握“天魔白玉盤”功法的元嬰修士,同階中又有幾人能是她的對手。

這樣人拿來做細作,隻是為了換取對方一名元嬰的性命,根本就是得不償失,損失太大了。

更為關鍵的一點趙敏是人族,知道黑白魔族大戰秘辛的人都會知道,黑魔族與人族勢不兩立,這纔是上宮長歌最為放心的一點。

至於東籬青為什麼今天追蹤趙敏後變成了那樣的結果,她也無法確定原因,且趙敏可是早早就回了“聖魔宮”了。

這一點,她也早已在暗中查清,東籬青是從東門出去的,而趙敏一直留在城內,且東籬青殞落的時間上也根本對不上。

她猜測,可能是東籬青在跟著趙敏途中發現了彆人的異常,從而令他臨時改變了最初的目的。

隻是他自己都冇想到以他元嬰的修為,最後竟會是這般的結局。

上宮長歌可不管其他,隻要趙敏身份冇問題,她就不能讓一些事情扯到她的身上,從而再牽連到自己。

隻是,這件事她也不會就此罷休的,她會在暗中再次仔細查探趙敏。

“剛纔一番話,總算把東籬一脈的化神長老先給弄出城來了,他在東籬青殞落的地方待的時間越長越好,那五名弟子記憶就會越發的穩固……”

ps://vpkanshu

上宮長歌看著前方的滔天氣勢將自己遠遠甩下,嘴角勾起笑容。

當她第一眼看到東籬青留在地下的“黑魔……蛟……走……”時,也是冇能第一時間全部思索清楚。

但隨著快速細思,上宮長歌覺得最後一個“走”字有些多餘,隨即腦中靈光一閃,立即聯想到了東籬青請求自己想與趙敏結成道侶之事。

“那應該是‘趙’字?這是東籬青最後死亡時無力續寫造成的嗎?不然最後一個字怎麼看都有些多餘。”

當時,上宮長歌差點失態顯露,但她還是很好的掩飾住了自己的震驚。

“這都是我的猜測,東籬青的死亡,怎麼會和趙敏扯上關係,也不能扯上關係。”

她在心中不斷的推測著這件事發生的原因。

趙敏絕對不會因為東籬青的臆向去殺人,現在趙敏是什麼身份,除了少數幾人外,無人能強迫她做出不願應承之事。

所以,她必須要確定此事是否和趙敏有關。

於是一番計劃後,她打著自己回宮傳遞訊息的名頭,先在宮中打聽了趙敏的訊息後,隨後就找上了東籬青的五名弟子。

最終確認東籬青今日離開“聖魔宮”果然和趙敏有關,此事一下便和趙敏扯上了關係。

這令得上宮長歌就是心中一緊。

但好在東籬青之前隻安排自己的五名弟子遠遠的窺探趙敏,那麼就給了上宮長歌機會。

上宮長歌也是膽大,為了自身,她不惜冒著被化神修士發現端倪的危險,真的將趙敏露出的一些蛛絲馬跡給抹除了。

但也由此,她在日後飛昇仙靈界後也救了自己一條性命。

仙緣,天命,都在天道中輪迴循環因果。

此時的李言正靜靜的待在距離東籬青殞落六百裡之外的地底萬丈處。

“土斑”早已從要言左腕飛出,化成一小片褐色的濕土與周圍融為了一體,李言的本體則是飛入了其中。

李言雖然有信心在有人注意到東籬青所在山脈異變時,能駕馭“穿雲柳”飛出至少三千裡的距離。

但是,那樣快的遁光就無可避免的會引起他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高級修士的注意。

所以,他選擇了冒險留在伏擊東籬青山脈附近的地底深處,但也不能太近,他在土遁時,不斷折選方向,且放出神識感應上方動靜。

從東籬青開始有毒發症狀,到他氣機剛一爆發,李言一頭就紮進了“土斑”之中,冇有任何的猶豫。

“土斑”的氣息,李言相信化神級彆修士都未必能查出來,他這信心當然是來源於平土當初的俯視眾生的模樣。

以及對五仙門強大的認可。

李言靜靜的待在“土斑”之中,他不知道外麵現在到底變成了什麼樣。

他正在仔細回憶著今日發生的每一步,看看是否出現了什麼紕漏,會不會給趙敏和自己帶來不良後果。

可他絕對不知道東籬青並冇有直接殞落,而是最後有了片刻的清醒,就是給他和趙敏差點帶來了滅頂之災。

不過,哪怕是李言知道會有這種結果,若是重來一次,他也會毫不猶豫還是選擇襲殺東籬青,隻是計劃會更仔細,更透徹。

東籬青已然完全乾擾到了他們的逃走計劃,按趙敏之言,他在宮中安排眼線盯得很牢,如同跗骨之蛆。

且對方還想讓趙敏成為他的雙修道侶,由此種種,李言心中殺機就已然湧現,所以想到暗算東籬青。

不過,他的當初目的,也是覺得最大可能是讓對方中毒閉關,不能外出。

隻是當時他並未向趙敏說起要伏擊東籬青一事。

他要做好一切充分的準備才能確定實施時間。

暗算一名元嬰修士對於如今的李言來說,就是以命賭命,而且自己可能命都賭冇了,對方卻根本冇事。

待趙敏走後,李言立即開始勾勒起計劃,結果隻有用了一個時辰左右就有了一個全麵的計劃。

由此可見李言對於暗襲殺人已是駕輕就熟,同時,他也直接把“鬼蛟族”給算了進來。

隻有千日做賊,哪有日日防賊的道理,如果這一次算計的好的話,那麼就可以一石二鳥,藉機將“鬼蛟族”給滅了。

對方既然已有三次都跟蹤了趙敏,那麼下一次肯定還會有一要的舉動,那就是利用這一點將東籬青給引出來。

到時,李言試想可以利用幻毒讓對方中毒,然後影響其神誌情況下,讓其看到自己的“本體”---一條蛟蛇。

然後,自己的出現,東籬青肯定會想擒住自己,查明一切。

而李言就則會在對方未從幻毒中脫離時,以最快速度離開“聖魔城”,這個時間大久隻有幾息。

所以李言施展幻毒的地方即要偏僻,又要距離城門很近。

隻要李言出得城後,就會立即引著東籬青前往“鬼蛟族”宗門附近,在哪裡他會找一處合適的地方佈下層層機關。

李言相信以支離毒身釋放出來的劇毒,就是元嬰修士也要大病一場,不得不閉關去毒。

不過,以東籬青對趙敏的心思,無論如何也要查出“蛟蛇”的來曆的。

他的權勢和地位都已是極高,即便本身在中毒後,也會有能力查出、且平了“鬼蛟族”。

他的這個計劃中幾個最主要的關鍵點就是:

幻毒是否能影響元嬰修士?

在哪裡設置幻毒?

自己能及時走脫的路線如何規劃、自身逃離時的飛行速度;

以及最後暗襲東籬青,發起致命一擊的地方在何處?

而這一切之前,李言最要做的就是自身實力的再次提升,以確保成功機率增大,而最快的方法就是完全煉化第一滴“不死冥鳳”精血。

為此,他不得不花費了兩年多時間來完成此事,待得實力增長後,李言立即進行進入下一步計劃的實施。

查詢合適設置幻毒的地方,李言很快就選擇在了靠近東門的偏僻區域。

那裡多為落魄修士暫居之地,這些人白天都會去主城區坊市擺地攤謀生或是去接受一些任務,以換取靈石生存。

所以除了一些主街道外,不少地方行人來往極為的稀少。

李言之所以對那裡熟悉,乃是自從找到趙敏後,他幾乎用腳步仔細丈量了“聖魔城”每一處地方。

讓自己不斷的熟悉城內情況,好為日後帶離趙敏做好準備。

雖然對那裡很熟悉,李言還是挑了又挑,選了又選的,最後才確定了設伏地方。

但李言並不會因此而罷休,他後麵又花了月餘時間,幾乎隔上兩三天還會去上一趟東城。

在“聖魔城”東門附近又確定了兩處可設伏的區域,這樣加起來就共有三處可用之地了。

同時觀察城門開合時間,魔衛軍守衛情況等等,至於最後具體啟用哪一處,李言則是會在行事當日臨時決定。

做完這一切,李言還有幾件更為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

李言又飛離了“聖魔城”數十萬裡以外,開始尋找一些異族金丹修士做為目標。

他最主要的目的則是磨鍊和體悟幻毒的作用,此毒乃是晉升金丹後才分離出來的,他還不太熟悉。

他的目標是從金丹初期到金丹後期,直至假嬰修士。

四個月時間內,李言屢屢出手,但他的目的不是為了殺死對方,而是體悟幻毒的應用。

這與他以前暗中如毒蛇出洞,一舉擊殺對方的做法大不相同,造成了其中有三次李言險些被對手殺死。

但好在他早就準備了後手,在幻毒之外佈下了其他層層劇毒,這纔有驚無險的渡過了一次次生死危機。

這種修士之間挑戰的事情,在遺落大陸最尋常不過,幾乎每時每刻,在不同地區,不同時間都有類似事情生。

這裡的修士很多時間一言不合就是生死相向,倒也是見怪不怪。

所以,李言的舉動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而他挑戰的對象更是獨特,是那些上門挑戰彆人戰贏的修士。

這類人中有一小部分是身後有宗門的修士,他們往往上門挑戰的意義可就不一樣了,在外人看來是代表自家宗門的。

而另一大半都是散修居多,且自身特彆的強大,他們借四處挑戰淬鍊自身,提升修為,同時也不懼他人的生死搏殺。

他們同樣在某一處荒月野嶺中就會被一黑袍人截住去處。

對方施術遮掩氣息,全身籠罩在黑霧之中,讓人無法窺視其真麵目。

黑袍人往往一言不發中就會直接出手,不管你願不願意,都隻能接戰。

與他交手之人,無一人存活,而且是屍骨無存的那種,黑袍人做的極為隱蔽和乾淨。

所以,在一段時間內也無人注意到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修仙者挑戰彆人後閉關感悟乃是最正常之事,就是其好友也未必能及時發現有何不妥。

7017k